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猜想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猜想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晋阳村自打出事后,便派了两名驻守的警力。杜亦羽他们到村口的时候,那两个警员已经在那等了好一会了。

寒暄了几句之后,那两个警员便带着他们到村委会的办公室了解情况。谈了一个下午后,杜亦羽三人同时注意到了一件事:

省里年前曾经探讨过拆村造水库的规划。而晋阳村所处位置在水库规划的边缘,属于探讨之列。如果涉及到水库环保,以及交通问题,晋阳村确实可以列入迁移队列之中。但迁移的费用以及村民的安置等问题也同样现实,所以,省里一直没有决定下来。

晋阳村的事情几经讨论后,省里的态度突然转移到迁移那边。而其时,晋阳村的大多数人都是不愿迁移。人们早已习惯了生活了几代的地方,无论是生活习惯,还是谋生手段都不是一时可以改变的。所以,便有人主张去省城请愿,村长更是积极的联络省城的相关人员,试图说服省里,毕竟他们村并不是非迁不可,所以,村长便认为还有转机。

可是这么一活动,村长也就听到了一些谣言。据说之所以省里的态度忽然改变,全是因为一个风水先生。说是晋阳村如果不迁,于水库不利,早晚会出事。但是,晋阳村本身是块风水宝地,所以,如果迁村发展水库旅游,于水库和经济都有莫大的好处。

本来,如果只是风水问题,省里的态度不可能这么快妥协,因为哪个干部也不敢公然将风水列入政策决断之中。只是,那个旅游开发却是让许多干部眼前一亮,这正是一箭双雕,政绩经济同发展的好招。

而看到了经济利益,有几个晋阳村的村民也开始同意迁移,原因是政府同意他们在将来的旅游开发中享受低税经营的政策。

当村长在三人的不断发问中说完这些情况后,杜亦羽悄悄跟马海说了几句话,马海便点点头,拿着手机出去了。而刘东则问道:“我想问一下,同意迁移的人多吗?”

“不多,原来也就五个。”

“原来?”

村长叹了口气道:“那不,那三人出了这种古怪的事情后,便有人说迁村发展旅游惹怒了山里的东西,所以,主张迁移的人便受到了惩罚。剩下的两个人当然也不敢再提旅游开发了。”

刘东点了点头,看向杜亦羽,杜亦羽道:“山里的东西?村子里有什么传说吗?”

村长笑道:“咳,其实,无非是老娘们唠嗑的话题,还有父母吓唬小孩子,怕孩子不知深浅,闯进那片山林的借口。从来没人当真的,不过这次出事,确实邪乎的很,让人不由得就往那传说上想。”

“哦?说说看。”

村长咂了口浓茶道:“这山里的东西啊,有说是仙人的,也有说是恶魔的。但不管是什么,都被说成是守护着我们晋阳村后面这座山林子的东西。这后山林子树木茂盛,而且毒蛇毒草特多,所以很少有人去。而且山林子里有一处深谷,里面终年瘴气弥漫,根本进不得人。大家便都说那里面藏着那东西,守着林子里的宝物,不让外人打扰。”说到这,马海正巧回来,向杜亦羽点了点头。

于是,三人辞别村长,回到给他们安排的住处。刚一迈进房门,马海便迫不及待的说道:“已经有眉目了!那个割腕的男人,也就是那个旅游局里项目开发处长,他死前最后负责的项目就是水库旅游开发的可行性调研。而那个割喉的女子,不用查,大家都知道,她是省长的秘书,大家心知肚明,两人关系不单纯。不过,我们一直忽略的是,那女人曾经是省旅游局局长的秘书。据说两人之间也曾经有过绯闻!如果按你的推断,那么,那个女人就可能是旅游局长给省长用的美人计。至于那个台湾回来的老人……唉,就是那个提出迁移晋阳村的风水先生,他以前在台湾有些声明,现在落叶归根想要回老家养老,给家乡发展捐了不少的钱,因此和省长有些接触。最后,那个被击毙的男人,他确实相中了这水库旅游的开发的机会。这些人都是和这个水库旅游开发有关的人,却又都不是主要的人。”

杜亦羽冷冷一笑道:“现在旅游开发不过只是立项调研,离规划还很远。这人不过是敲山震虎,怎么可能一下就杀死省长这样的人?”

马海点头道:“你说的是,我想,这些人接触起来也比省长那些大人物要容易,不容易被人查到他的痕迹,也方便下手投放尸虫。”

杜亦羽拍了拍马海的肩膀道:“看来,我们方向没有走错。那么,村里后续的调查就交给你和刘队了。”

“咦,你呢?”

“我去那片林子里看看,那个传说让我感觉很不放心。”

刘东皱眉道:“那片林子不是很危险吗?只是一个传说,怎么可能真的有仙人或者恶魔?”

杜亦羽笑道:“刘队你又忘记了,连僵尸都出来了,还有什么传说是不可能的?”

刘东苦笑,摇了摇头道:“唉,人老了,脑子就是死性。不过,你一个人太危险了。不说什么毒蛇毒草和瘴气,就说那深山老林的,万一迷路也会要命的啊!”

马海道:“是啊,太危险了。再说,那传说要是真的,你一个人去更不成了!怎么也要等孟久来啊!”

杜亦羽微微一笑,缓缓道:“如果我都应付不来,那孟久就更不用来了。”

马海和刘东愣住了,一直到杜亦羽离开房间,两人才对视一眼,都露出一种‘果然如此’的表情!虽然他们谁也没看到杜亦羽做过什么,但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又看到孟久对杜亦羽的信赖,他们都在心里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这个杜亦羽,可能是一个比孟久还厉害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