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雨灵还是宋肖?2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雨灵还是宋肖?2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雨灵用用脚轻轻的踹开的房门,她还是害怕,不管见过多少鬼魂,她也无法适应。不过,她得承认,她已经不像最开始那样会被吓得腿脚发软了。

屋子里阴暗得厉害,风铃已经不再响了,雨灵谨慎的走向灯的开关。嘎达一声,吸顶灯的光芒总算给房间带来一线光亮。

雨灵刚刚松了口气,那灯光却猛的一亮,然后突然暗了下去。她深吸一口气,还没有任何动作,身后的门已经砰的撞上,同时,窗户被大风猛的刮开,发出惊人的动静,风铃犹如要粉身碎骨一样剧烈的撞击,发出紧锣密鼓的丁当声。

暴雨,倾盆而下,被风刮入室内,劈头盖脸的打在跑去关窗的雨灵。

哗啦一声,风铃终于承受不住暴风雨的力量,被刮到地上,混乱得响了一阵,几根丝线缠在一起,再也发不出清脆得声音了。

嘻嘻

一声轻笑从背后响起,在这雷霆般的暴雨中却是格外的清晰,雨灵的动作一下就僵住了。

嘻嘻

又是一声轻笑,带着一丝冷意划过雨灵的耳畔。

她霍然转身,然后便倒吸一口凉气!那个梦里的小女孩,不知何时坐在了沙发上,两条腿形状怪异的盘曲在一起,脖子破了一个大洞,一双眼睛里满是腐烂的脓水,嘴角却挂着一个冰冷的微笑。

“你为什么能逃走?”那小孩终于开口了,雨灵压抑着自己的心跳反问:“什么?”

“我为什么没能逃走?”那小女孩抓起自己的一条腿,贴在那张苍白的脸上,说话突然提高:“为什么,我就要被**,而你却能逃走?!”

“你在说什么?”雨灵急道:“我什么时候逃走了?”

“今天早上!”小女孩扔下自己的腿,扑到茶几上,像蜥蜴一样翻到地上,尖叫道:“就在那个天桥上!你为什么逃走?!为什么你能逃走!”

雨灵深吸一口气,原来今早跟来的不止一个……

“这和我没关系啊!”雨灵看着那像在梦里一样爬过来的小女孩道:“你该去找那个歹徒啊!”

然而这次小女孩却似乎根本听不到雨灵在说什么,只是满眼凶虐的向她爬去。而站在窗口的雨灵,根本不知该往哪里去躲。

房间根本就不大,所以,只是几步,小女孩的手已经抓到了雨灵的脚踝。那手上的冰冷一直透入她的骨头。然后,那小女孩张嘴就像雨灵的小腿咬去。

“不要!”雨灵突然伸手将那八卦镜贴到小女孩的脸上。

“啊!”小女孩嘶叫一声,却并没有如想象般的放开手或者消失,反而更加的凶狠了。

雨灵吓了一跳,紧接着,小女孩苍白的脸一抬,那双腐烂流脓的眼睛竟然冒出了青光!

小女孩像蛇一样嘶叫,毫不留情的咬到了她的胳膊上。

“呀!”雨灵此时也顾不得害怕了,见镜子不管用,随手扔在一边,忍着剧痛拼命的去撕扯小女孩的头发。小女孩可能是被扯得急了,突然松开口,手臂抱着雨灵一用力,就攀上了她的肩,这次却是对着她的喉咙咬下去。

就在她以为自己死定了的同时,门突然发出砰的巨响,她吃惊的看到孟久一脸焦急撞了进来,挥手就飞出一张黄纸。

那黄纸还没飞到,小女孩已经滚开,像只咆哮得野兽一样趴在地上对着门口呲牙吼叫。孟久刚踏进门里,那女孩便大叫一声扑了上去。

“小心!”雨灵担心的叫。

而孟久却是不急不忙的闪身避过那女孩,同时反手一掌拍在女孩的身上。

啊!女孩大叫一声摔在地上,孟久又是随手一招,那女孩竟变做一个光团飞入他手中。然后,在雨灵惊讶得目光中,孟久将那个光团收入一个小瓶里,又贴上一张符纸。

“这……”雨灵想问,却不知该如何问起,孟久收起小瓶笑道:“一个小鬼,收回去,净化了怨气,还是可以往生的。”

“小鬼?……”雨灵吐出一口气,实在无法相信那个恐怖的女孩只是一个小鬼!不过,孟久也却是没有费劲就把那小鬼给收服了。唉……看来自己也该学些法术才成呢!

窗外的暴风雨终于停息了下来,一缕缕阳光破开残云照射下来,远处的风景美丽的犹如一副水彩画。

这时,孟久似乎看到了她脚边的八卦镜,便好奇的拿过来,雨灵苦笑道:“一点都不管用,害得我挨咬。”

“挨咬?”孟久一愣,猛地看向雨灵道:“你被鬼咬了?”

“嗯……”雨灵被孟久的神情吓一跳,刚点了下头,孟久已经急道:“咬哪了?”

雨灵紧张的捋开裤腿,露出小腿,自己却先一愣,刚才那焦黑的伤口怎么没了?

而孟久的神情却更是诧异,他看了看那白皙的小腿,又看向雨灵道:“你确信被咬了?”

“是啊,刚才还有伤口呢。”

孟久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雨灵,突然一笑道:“看来你不光招鬼,还百毒不侵啊。”

“啊?”

雨灵等着孟久的解释,孟久却已经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那八卦镜上道:“你从哪拿到的这镜子?”

“邻居。”

“邻居?”

“嗯,邻居喜欢这些东西,我从她那里买了这个。”

孟久眼珠子一转道:“带我去你邻居家看看好吗?”

“有什么事吗?”雨灵莫名其妙的看着孟久:“我可以看得到,那八卦镜,并没有太多的力量啊。”

“看过才知道。”

雨灵却苦笑道:“说实话,邻居,并不欢迎我。”

“没关系。”他倒是不客气的先走到了隔壁,当当的敲响了门。

雨灵叹了口气,只得跟了过去,刚一出门便看到那女人一脸的不耐烦。而雨灵只好赶上去道:“您好,我朋友,也想买你那些东西。”

那女人一听这话,才不高兴的打开门,一张脸却是拉的老长。从那女人身边路过的时候,雨灵不禁想:刚才闹得那么凶,为何这女人也不会出来呢?

“哇塞!”孟久进屋就直接走到那道坛前大叫:“东西好全啊!!买,买,我都买!”

“哼。”那女人冷哼一声,雨灵连忙掏钱。只是这次那女人却并不接,反而沉声道:“不能都卖,我丈夫和儿子就要回来了,少太多,他们会不高兴的。”

孟久一边爽快的答应着,一边在道坛里翻东找西,动静大到连雨灵都感到很不好意思了。

“喂,”雨灵欠身走到孟久旁边,低声道:“你能不能轻一点啊,好歹找两件完了,这些东西都没有什么力量啊。”

孟久也不说话,依然不死心的翻看。那道坛正中有个洞,而洞里塞满了符纸,孟久似乎寻宝一样往里掏着。雨灵偷瞄到那女人越来越不耐烦的脸色,刚要去拉孟久,却突然看到孟久从一堆符纸下拔拉出一张照片来。而看到那张照片的同时,雨灵便是一机灵,脸色也绿了。

那是一张出殡时做祭奠的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是他们身后的这个女人!



她深吸一口气,突然感到空气有些冷,梗着脖子回过头,看向那个女人。此时,那女人正转过身去开窗,雨灵清晰的看到那女人的脑袋后面有一个大大的破洞,里面空荡荡了,什么都没有。

一瞬间,雨灵想起她从未见过这个女人出门,也从未见过那丈夫和儿子对这个女人说话,从未见过那丈夫和儿子对那女人的言行对她表示过歉意……

雨灵忍不住轻叫出声,那女人皱眉回头,正好看到孟久手上的照片。雨灵吓了一跳,想收已经来不及了,而那女人显然也是一愣,哑声道:“你们拿的是什么?!”

孟久不知从哪又掏出一张符纸,一挥手,那符纸竟无火自燃起来。然后,他道:“你该想起来了,你已经死了,不要再纠缠他们父子了。”

“不!!!!!!!!!!!!”随着符纸的燃烧,那女人的眼里渐渐浮现出一种无法回避的恐惧!她愣了半响,突然哭道:“我不要死!我儿子还小啊!!!”突然,她恼怒的看向雨灵:“都是你!你为什么要跑来,为什么要让我想起来!!!”

那女人疯了是的扑向雨灵,雨灵吓得倒退几步靠在墙上。此时,孟久默默的点燃了那张照片:“你还没有形成怨气,不要再逗留,不要胡乱去怨恨。往生吧,这样你儿子才能正常的生活。”

“不!!!!!!!!”随着那照片的燃烧,那女人的身体却突然化作了飞灰,带着一抹留恋,被强行送走了。

“这是怎么回事?!”雨灵再也忍不住向孟久大吼。

孟久一边认真的用符纸擦拭着那八卦镜和道坛上的几样东西,一边道:“你那八卦镜上阴气憧憧,已经失去驱鬼的功能了。所以,我就觉得你的邻居有问题,顺便帮你解决一下隐患。不然,早晚有一天这女人会来找你麻烦。”

雨灵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道:“不过,我们也该离开了,不然,被人撞见怎么解释啊?”

孟久却还是稳坐着擦拭着那些东西道:“不急,这才几点啊。我先把这些东西的阴气去了,好事做到底。”

雨灵无奈的坐下,看了一会,忍不住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到你家来避雨啊。”

雨灵眼神一闪,却笑道:“你身上一点都没湿,就算坐车到楼下,那么大的雨也不可能安然跑进来。你根本没离开这楼,你看到我家的鬼气,所以不放心离开对不对?”

孟久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铜鼎,看向雨灵道:“女人不该这么聪明的。”

“谢谢你。”雨灵直视着孟久道:“如果可以,欢迎你随时到我家来。”

孟久摆好道坛上的东西,摆了摆手道:“算了吧,你家楼道简直是个迷宫!光爬楼就累死人了!”说完,就向门口走去,而雨灵看着孟久的背影,不知为何突然很高兴,笑着跟了出去:“喂,你必须要来啊,我还想跟你学法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