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要起尸啦1
章节列表
第六章 要起尸啦1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阵摸索后,胡言并没有摸到第三颗尸丹,嗯,看来那个神棍就放了两个这东西。只是…..胡言看向那个被杜亦羽打开胸部的尸体,他有时间将尸体的缝合拆开,放入东西,再缝上吗?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又哪来的自信要我们去查监控录像呢?……他又为何不省事的,将那东西放入尸体原本的伤口内呢?

胡言脑子飞快的转着,目光不自觉的便看向那女尸尸检后缝合的胸部,虽然这么做有些违规,可是……

胡言再次戴上塑胶手套,深吸一口气,便用剪子拆开了那女尸的胸口缝线。

嗯…..好恶心!胡言一边探手摸索一边暗骂,即使不信僵尸之说,要他一个人掏三具尸体,也够麻应的。终于,他目光一亮,从心脏附近的位置拿出了一颗黑色的软丸!

胡言长嘘一口气,看了看剩下的两具尸体,妈的,不拆了。三颗已经足够证明许多事了。哼,以为随便塞进一个破药丸,就能唬人了?下面的这些警察素质就是差,竟然连局长都相信僵尸?!

不过……胡言仔细的看了看那三颗小丸,又小心的摸了摸,这里面的液体究竟是什么?不会真的灌了什么毒液吧?

想到这里,胡言连忙将小丸放下。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哐’的一响,突兀得令人心悸。胡言猛然转身,心脏也不争气得砰砰跳了起来。

什么声音?像是重物砸到铁上的动静……胡言顺势拿起一把手术刀,双眼不停的扫视着整个房间。什么也没有……他皱了皱眉,突然蹲下身体,停尸车下空荡荡,一览无遗,整个房间也没有能藏人的地方……错觉吗?还是外面的声音被他听错了?

‘哐,哐!’又是连续两声!胡言惊得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声音就在他的左面!而他的视线也恰好看到左面放了那个老头的停尸床晃动了两下!

好像是……好像是一个人在用力的砸那张停尸床!但这房间里,除了他,哪里还有人?



孟久从第8排牢房里出来,忍不住挠着头喃喃道:“躲哪里去了?两个健康的大活人走在楼道里,它却不出来攻击?难道僵尸也学会深沉了?”

“还没找到吗?”刘东焦急的看着楼梯口的齐长:“齐队好像越来越不对劲了!”

孟久闻言看了过去,微弱的电筒光线下,齐长的身周似乎冒起一层白烟,而那双眼睛却像狼一样亮了起来。孟久皱了皱眉,将手里的铁铲交给刘东:“如果来不及,就先拿这个抗抗吧!”

“什么?!”刘东看着手里的铁铲,有些傻了……

孟久走到第9排牢房前,回头看了一眼刘东,忍不住苦笑自语道:“这好像是杜亦羽那家伙曾经让我做过的事呢……”

说着,刚要探身进入左面的牢房,突然注意到前面似乎有间牢房的铁门是关着的!

孟久心思一转,直接走到那铁门前,贴上听了听,眼珠子一转,伸手又敲了敲。

砰!

里面突然传来一下异常沉重的撞击,吓了刘东一跳,孟久却露出了微笑。他回头对正要过来的刘东道:“快,带齐队过来,八成在这里呢!”

刘东一呆,一时也不知是该紧张还是该高兴,却是连忙跑向齐长――但愿还来得及!

孟久伸手到铁门的扳手上,用了用力,却没有拉动。

砰,砰!里面又响起了两声撞击,意外的,这次竟然还有一个人的声音:“小心!那怪物就在门口!”

这下连孟久都忍不住一愣,喊道:“你在哪里?”

“我也在屋里,但我的位置很安全。门是撞锁,先去拿钥匙啊!”

“齐队!”孟久正要问刘东去找钥匙,却听刘东大喝一声:“我是刘东啊!”

转过头,那边却比这边先乱了起来,齐长面目狰狞,斯喉着向刘东扑过去,而刘东却不敢出手,只得狼狈的靠着铁铲隔挡,一边还在试图唤回齐长的理智。

孟久忍不住叹了口气,虽然理智是不可能这么叫回来的,但幸好刘东的胆量使得他不用分神去管他们。

回头看向铁门,孟久从怀里掏出修罗刀。撕去外面封印用的符纸,那好像生锈了一样的刀身立刻隐现流光,彷佛渐渐变得透明起来。而等孟久输进一丝内力后,刀锋外便又多出一层白光。

“唉,修罗刀切生铁,真是浪费啊!”低喃间,那门锁已经被轻易的切开了。



胡言第一次感到那种直透骨髓的寒意,下一刻,他猛然站起看向那老头的尸体。却恰好对上了老头那闭不上的双眼,里面是一对苍白的眼珠,毫无生气,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邪气。这令胡言感到不管他走到哪里,都彷佛被紧紧的盯住一样。

胡言倒退一步,撞在一张办公桌上,大喘了几口气,总算想起那老头的脑袋在孟久被按在旁边的停尸床上时便扭了过来。

想到这里,他才微松了口气,暗嘲自己竟也会疑神疑鬼。但就在他转头去收拾桌子上被他弄乱了的手术器械时,心脏却突然一紧,一口气提到嗓子眼便怎么也下不去了!

不对!他清楚的记得那个老头的头曾经被姓杜的法医正了过去!而且,记得刚才他掏小丸的时候,还曾经刻意的背向老头的脸部,就是为了不去看老头盯着房顶的眼睛!

胡言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他再次攥起那把手术刀,咽了口吐沫,才用力扭过那有些僵硬的脖子。

那老头还是那样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只是那嘴角似乎扯出一抹讥笑。

难道,刚才的砰砰声,会是这死尸弄出来的?不,不可能!那怎么可能?!

胡言梗着脖子,僵着肌肉,心跳如雷,盯着那老头的眼睛,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老头所在的停尸床最里面,左面是一张空的停尸床,右边则是那女人。胡言从老头的左面走过去,贴着那张空床蹭到老头身边。此时,他所对的便是老头的后脑,摆脱了那双邪气的眼睛,他总算缓过一口气。想起方才自己伸手入胸去掏那小丸,当真是有些后怕,却又有些自得于自己的胆量。

胡言仔细的看了看老头的尸体,看不出有挪动的迹象,更无法解释刚才的砰砰声。于是,他大着胆子用手术刀捅了捅那老头的胳膊,难道是所谓的神经反射?但立刻的,他便否定了这个猜测,都死了这么久了,怎么可能还有神经反射呢!

他妈的!一定有科学的解释的!胡言闭着眼,快速的摔了摔头上的汗珠,等他再睁开眼的时候,却惊得大叫一声,砰得撞到后面得空床上!

那个女尸,何时竟也转过了头,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

本来还想更新,可似乎网络和我一样,被月月帮忙做的封皮吓倒了,不听刷新也更新不出来了。今天就暂时这样吧.....请大家继续,努力的支持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