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小楼僵尸2
章节列表
第五章 小楼僵尸2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又上了两节台阶,便进入了第二层的楼道。刘东也立刻抛开心中的疑惑,举枪扫视楼道里的情况。而目光所及之处,到处是一片血腥与破碎的身体,还有,就是朴鼻的血腥!这简直就好像是一处人类的屠宰场!

刘东好不容易才忍住胸口的恶心,小心的走向最近的一具尸体。

那尸体是个二十出头的男性,满脸的惊恐与血污。四肢还算完好,但胸口却是破了一个大洞,血污污的一片。刘东皱眉,那伤口就好像是被一段木桩钉入贯穿一般,巨大而快速,带着毫不留情的杀意。虽然惊愕,但刘东还是很快便恢复的警戒状态,他将手电的光线再次打入漆黑的楼道。

“没有吸血呢…….”随后而来的孟久若有所思的照着前面自言自语。地上有无数血水汇成的血坑,在电筒的光线下彷佛一个个来自地狱的深谭。

“什么?”刘东目光一转,恰好看到齐长站在那个尸体前,浑身明显的有些发抖。刘东咳嗽一声,感叹道:“你的人吗?”

“是!”齐长似乎是很用力才答出这个字,刘东便又长叹一口气:“虽然警察不该说这样的话,但是,我们会为他们报仇的!”说完,他便再次迈步向前搜索。

楼道两边的关押室都是铁栏做门,为了节省空间,外面的铁门一律是推拉式的,而白天,这些铁门一般都是敞开的。就是因为这样,刘东才更加的紧张,这么多的囚室,为何一点声音都没有?难不成都死光了?

“这里一共关了多少人?”低声询问齐长的同时,刘东已然从左侧牢房门的死角斜着瞄准了右侧第一间牢房。然后,他便深吸一口气,到底是怎么弄的,那么粗的铁栏杆竟然被硬生生的掰开一个豁口!手电划过,一道血迹从牢房内一直延伸出来,出了铁栏向右一转,一米开外,是一个没有腿的尸体面朝下趴在地上。看穿着,应该是那牢房里的犯人。

刘东咬了咬牙,不由回头看向齐长,希望他能和他一起配合,左右戒备着往前搜索。但当他回过头去的时候却是一惊,脱口而出:“你怎么了?!”

“他没事。”孟久一把拦住刘东,缓缓道:“至少目前没事。”

刘东吃惊的看着齐长扭曲的表情,颤抖的身体,止不住的汗水,以及…….那苍白得不象话得脸色。如果此时不是在这种环境下,刘东一定会大吼出声,然而现在,他也只能震惊得看向孟久,低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孟久不答,随随便便得走向那豁开的铁栏前,往里探了探头。刘东紧张得差点就跑过去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孟久扯回来,但他此刻也知道,这个神神叨叨的男人,并不是一个愣头青。

再转过身,孟久又往左侧的牢里扫了一眼,才道:“不用这么紧张,对面那间也一样,人估计都死了。”

刘东闻言一愣,随即将手电转回左面,铁栏同样被豁开一个洞。里面隐约散落了几具尸体。

“虽然对你们来说都是僵尸,可我们却把尸分为许多种。像这里这只,属于没有意识的单纯尸变,我们才叫僵尸。虽然力气大,追逐生气,但却也是最好解决的一种。”孟久自顾自的说着,同时走向前面那个短腿的尸体:“这里的尸体被毫无目的的破坏,而且血也任其流失,并未被吸取,可见宿主应该已经死亡,并完全的尸化。”

“你在说什么?!”刘东有些恼怒的跟上来,他一向不喜欢这种不明情况的境地。

孟久一抬眼,突然指向后面的齐长道:“他也是宿主,尸虫的宿主。而你们这里发生的怪事,应该也都和尸虫有关。”

“什么?!”

孟久回身看了看楼道深处,这个动作令刘东一紧,立刻举枪瞄向远处,孟久却又回过头,依然不急不慌的道:“尸虫这种东西,是寄居在僵尸身上的邪秽。以尸气为食。而如果寄居在人身上,则会为了生存而将人尸化。在此过程中,它会需要大量的鲜血暂时供给生命,所以宿主也就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凭着本能去攻击其它生物取得血液。当然,因为这种寄生其实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有时候尸虫无法完全影响宿主,所以,有的宿主不但不会去攻击其它生物,反而会发疯般的自残。当吸取的血液达到一定的程度,尸虫就会进入短暂的睡眠阶段,并分泌出尸毒,慢慢的侵蚀宿主。这段期间,宿主意识便会恢复正常,只是身体会越来越差。最终,尸毒会杀死宿主,使宿主成为僵尸,尸虫才从睡眠中恢复。”孟久拍了拍一脸愕然的刘东,转身继续往下检察牢房道:“当然了,尸虫很少会这么麻烦的寄宿人体的。只有在原本寄居的僵尸被杀死,为了活命,有可能移居到接触僵尸的人类身上。不过,这也是几率很小的事情,齐队长大概是接触那些尸变的人太多了,再加上本身的体质有些偏阴,容易吸引这些东西,而他却又有些这方面的资质,所以才不幸变得容易被寄宿。” 第二、三排牢房的铁栏是完好的,只里面并未关押犯人。

刘东此刻脸上已经是一片愕然,他不觉的将手电照向依然站在楼梯口的齐长,想起他发髻下那两个怪异的鼓动,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你说的是真的?”

“你自己已经有了判断,不是吗?”孟久回头看了眼齐长道:“他的眼神已经有些涣散了,大概随时会出现攻击行为。我们动作要快些了。这里也有人。”说着竟然探身走进第四排的一个牢房。

刘东心里一跳,孟久脱离开他的视线后,他突然便掩饰不住的紧张起来。那满楼道的血腥也似乎变得更加刺鼻起来,以往再紧张的追击也没让他如此惊惧过啊!而且,他更不愿去承认,他身为一个刑警,竟然在依赖别人。虽然,这个家伙不大普通……

刘东忍不住追到第四排牢房,看到孟久在里面绕了一圈,用铁铲确认人都死了以后,才对探身出来的孟久急道:“你有办法救他吗?”

“应该没问题的,看情况,他体内的尸虫刚刚寄宿没多久,不超过两天,所以体内的尸毒也还不到产生尸化的量。只要及时还有救。”

“怎么救?!”刘东在孟久进到牢房里检察的时候,便立刻戒备着四周,直到孟久失望的走出来才松了口气。面对这些被撕开的铁栏,满牢房残缺的尸体还有遍地的血水,再加上齐长的异常,已经由不得刘东再做怀疑了。

“找到那个僵尸!”

“啊?”

“尸虫会被僵尸吸引,只要让齐队长靠近僵尸,其体内的尸虫肯定便会冒险再次迁移的!”孟久说着已经向第五排牢房找去。与此同时,停尸房里,胡言正把手伸进那个割喉自杀的女人脖颈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