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X城凶案3
章节列表
第三章 X城凶案3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胡言第一个骂了一声道:“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孟久连看都不想去看那个家伙,只是对马胜道:“道家有云:尸丹,尸者渡化也。内敛尸毒,外聚嗔念,凝其不正,容其不净,乃是镇其尸、克其怨、渡化尸身,使之随天地而消融。”

“不懂。”马胜毫不客气,但却神情认真。

孟久点头道:“简单说吧,这东西是尸体自生的,就好像人身体里的结石,不断的吸收和净化尸毒,化作这样一个尸丹。有这东西在,可以防止起尸,不过同时的,因为它不断的压制着这具尸体,所以,一旦尸丹被拿出,立刻便会起尸,而且会很凶。”

马胜听到这里已经有些苦笑不得了,尸捡的时候明明没有这东西,显然,是这个姓孟的趁机放进去的,但却又一时想不出孟久这么做的目的。而其他人的神情也都是似笑非笑,胡言却干脆冷笑一声道:“我的妈呀,僵尸啊!快,快,让我看看僵尸复活是跟大侠一样从停尸台上跳下来,还是直着腿滚下来!”

大家再也忍不住嗤笑出声,谁也没有注意就在胡言说这话的时候,他身后那具尸体,那个在马桶里自杀得男人的脚突然抖了一下,然后又是一下…….

杜亦羽叹了口气,尽量不引人注意的走过去,食指轻轻的敲了敲那尸体的头,那脚立刻停止了抖动。在胡言看向他时,杜亦羽却一笑道:“想不想看看这尸体里有没有尸丹呢?”

胡言一愣,马胜已经咳嗽一声道:“不必看了,没有的。”

杜亦羽却不急不慌的戴上手套,一边以一个法医的熟练手法剪开尸捡后被缝合的胸腔,一边道:“尸丹这东西我也听说过,据说这东西很少见,需要许多巧合的因素才会结成。”说话间,他已经放下剪刀,拿起扩胸器:“比如一个可能会尸变的尸体被埋在风水宝地,抑或是……”他将手伸入被扩开的胸墙道:“发生了尸变的尸体遭到一定程度的攻击和阻碍,发生暂时的停尸现象,体内的尸毒和怨气郁积而产生尸丹。”随着他的手再次拿出,所有人都看到了他手里的那颗黑黝黝的小丸,但却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左手又按到了那尸体的头上。

“咦!”马胜忍不住道:“怎么可能?!肯定是有人放进去的!”

孟久却悠然道:“你可以去问那个守卫,也可以调出监控录像,我绝对没有接近那个尸体哦。” 孟久看了杜亦羽一眼,杜亦羽叹了口气,把那丹丸放入尸体之内。然后,他随手在一把手术刀上蹭出一个小口,又接过孟久手里的道符,用流血的手指捻开那些道符,似乎是随意的看了看便又还给孟久:“前者产生的尸丹是通红的,使用正确的话对修道者有很多好处。而后者便是这种黑色的,无论对什么人来说都是剧毒,千万不能弄破,否则便是神仙也难救。”

胡言似乎经常接触尸体,才能面不改色的看着那具胸口大开的尸体,还可以怪声怪气道:“你怎么知道的?”

就在这时,警局内突然警铃大作。远处隐约传来阵阵枪声,所有人都有些变色,齐长喊了声“留下一人看着这里。”后,他便摔先跑了出去。

“我留下。”胡言主动开口,其它人也不再多说,便跑了出去。

见人都走了,那胡言眼珠子一转,看向那几具尸体,喃喃道:“尸丹?别开玩笑了。就让我看看僵尸什么样好了!”



枪声自关押室传来,夹杂着令人发根直竖的惨叫。是什么事,竟然可以令这些训练有素的刑警惊成这样?!

停尸房位于办公楼左侧的小楼地下,要去关押室需要从地下出来,再穿过一个很大的停车场,从办公楼的侧门进入,在从后门出去才成。因为路途遥远,所以齐长格外的焦急。慌忙中,刚刚迈进办公楼的大门,便于一个小刑警迎面相撞。两人都被撞的后退两步,后面的马胜刚刚扶住齐长,齐长便愤怒的跨前两步,揪住那个一脸青色的小刑警喝道:“出什么事了?!”

那小刑警显然受惊不浅,被喝了一声竟还无法安静下来,两个瞳孔没有聚焦得扫动,结巴道:“怪物!怪,怪物!”

马胜似乎突然意识到什么,叫了声不好就独自往前赶,而齐长也铁青了脸色,摔开那个几乎瘫软得小刑警骂了一声‘没用’后,目光一扫,竟抓起了一边收发室里的一个铁铲,咬了咬牙,对身后几人道:“来不及取枪了,能用什么,就抓什么吧!”

那角落里还有几把铁铲,大抵应该是刑警们用来挖证物时会用的。而在那种紧张的气氛下,就连孟久也挤过去抓了一把铁铲――对付僵尸嘛,物理攻击还是很有用的!但当他拿起铁铲之后,一直跟在后面的杜亦羽却不知何时离开了。

“靠!”孟久嘀咕:“太不讲义气了。”虽然语气是抱怨,但眼中却满是笑意。果然,如果他假装没有注意到的话,杜亦羽便一定会回去停尸房。以那家伙的性格,肯定会选择人数少的一边。那边可是马上就要尸变了呢。

一路上又陆续撞到了两个浑身是血的逃兵,令齐长又是愤怒又是焦急,那个调动了十几辆警车,用三十三枪才射死的怪物突兀的浮上他的脑海。

转过门厅,便可以看到一些文职的警员正神色紧张的站在办公楼的大厅,见齐长等人跑来,竟齐声高呼道:“齐队长来了!”

齐长一眼看到神色焦急的副局长,连礼都没敬,直接便问了警力和情况。那副局长乃是主管行政的,此刻局长和另外一个主管刑侦的副局都正在赶往省城汇报的飞机上,他独立面对这样的局面一时竟慌了阵脚,只是说已经派了局里的所有刑警过去支援。

马胜急道:“副局,快请求上级支援吧!”

副局长连忙摆手:“不行,不行,事情闹这么大,我们必须先控制局面,再等局长回来才能研究如何汇报!”

马胜瞪大眼,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明哲保身的家伙,拳头刚刚握紧,齐长却已经一拳打在那副局长的脸上,吼了声“混蛋!”便急向后门冲去。

刘东貌似礼貌蹲在那个被打翻在地的副局面前,亮出自己警员证道:“我是省厅派来的,有枪没有?”

后门外面是一个百余平米的小院,小院的对面就是有两层楼的关押室。而在齐长推开后门的瞬间,那幢两层小楼里蓦然传来一声惨厉的哀嚎,犹如箭一样将众人的脚步钉在地上。然后,便是诡异的寂静!刹时间,就彷佛时间静止了一样,小楼里的一切混乱与战斗骤然的消失,只剩下小楼前地上与墙上那些触目惊心的的血迹,还有一些被揉捏变形的内脏昭示着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

心脏剧烈的跳动着,齐长看着一楼楼道窗户上挂着的一只断臂,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这才后悔自己没有先去拿佩枪:“马胜,立刻请求支援!”说完,握了握手里的铁铲便向那小楼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