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X城凶案1
章节列表
第一章 X城凶案1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男子精神错乱,当街割腕自杀。’

‘割腕男子抢救及时,家属感谢急救中心。’

‘割腕男子马桶自溺身亡,法医表示该男子精神存在问题。’



‘女子当街挥刀,自斩双腿,割喉自杀。’

‘八旬老者深夜当街吞食双手十指,司机受惊撞飞老人。’

‘男子嗜喝鲜血,连杀八人,被击毙。’

‘山村怪事,死者起死回生。’



X城公安局会议室,X城公安局刑侦大队长齐长,以及法医马胜正在为杜亦羽以及从省厅警局借调过来的3名优秀刑警介绍情况。

这3名刑警都是中年纪最大的是刑警队长刘东,还有搏击冠军李壮及新入队的研究生胡言。

桌上放着几份剪报材料。前三条是当地晚报的连续报道,后几条却是一些不知名的小报和低俗杂志刊登的内容。而正是这几条看似用来吸引眼球的新闻,令当地警局束手无策。

新闻可以杜撰,所以事实才会被大多数人当做传闻,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街角偶谈。但事实却依然是事实,对于当事者来说,充满着残酷与无力。

事实上,X城发生的各种怪异的事情还不止这五条。在政府得知那些小报的新闻都是真的以后,立刻采取措施,封锁了其它未报道的消息,阻止专案组调查,争取在事情闹大前侦破。

“下面,由我局的马法医介绍一下情况。”齐长介绍完基本案情后,便将电子教鞭递给马胜。马胜托了托眼睛,将一些照片打在幻灯上开始更为详尽的介绍:“这一组,是前三条消息的现场,该男子一直处于精神极度混乱之中,症状……有些类似精神暴力患者,也有些类似狂犬病的攻击性,但经检查,其身上完全没有任何异常病毒或细菌。你们可以看到,该男子最后是自己将头扎入马桶之中,又不断的用喷头向里浇水溺死的。这完全超出正常理解范畴,人在接近死亡的时候怎么可能还维持着弯腰将头扎入马桶,手持喷头并不断的去按冲水按钮的状态?” 马胜说到这里有意的顿了下,向下看了看,才咳嗽一声继续道:“后面几个例子,尤其是前两个,这在正常人的精神状态下也是完全不可能的。”

齐长补充道:“这些人都被证实,在事发前一天,都还是精神极为正常健康的人。当然,人或多或少有些心理问题,但这些人却绝对不会比我们这些当刑警的心理问题多。”

“催眠?”胡言第一个问道。

马胜摇头:“不可能,催眠不是神话。当人身体受到这样的伤害时,不可能还维持在催眠状态中。”

“那就是药物?”李壮道。

马胜摇头:“没有查到药物反映。”说到这里,马胜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神色道:“不过,死者的血液也并非全无问题。”

“老兄,快说啊!” 刘东也忍不住开口,马胜神情有些异样的说道:“这些死者的血液粘稠度,血细胞的数量,还有…..血液的颜色都极为不正常。”

“怎么不正常?” 刘东显然不喜欢马胜这种神神叨叨的语气,话里便透着些许的不耐烦。

马胜却还是不紧不慢的打出了几张有关血液检验的专业数据,却自嘲是的道:“和死人一摸一样!”

胡言长相秀气,但却意外的直性子:“靠,活人和死人的血液怎么可能一样?能不能说话直接一些?”

马胜皱眉还没说话,旁边一直沉默着的杜亦羽突然道:“是死亡时间,这些血检报告的数字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死了7天以上的人。”

这次大家都是一愣,马胜苦笑道:“没错。”

杜亦羽又对马胜道:“除了血液呢?”

马胜看向杜亦羽,脸上露出一种惊讶与兴奋的神情。这个杜亦羽是这次陆续派来的人手中最年轻,也最没有头衔的一个。而且整个会议中,他要不是托着腮坐在那里,要不就是转着手里的笔,对这些离奇的案件似乎没有感到任何可疑。所以,马胜本来是对这个年轻人有些失望的,但杜亦羽的这个问话,却令他忍不住多看了杜亦羽几眼,一瞬间,似乎感到那双眼中闪过一些非常深的东西,但再细看,却又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大概是错觉吧……

马胜又打开另外一张幻灯道:“内脏、骨质以及C12衰减都和死了一个月的人完全一样!”

“鬼扯!这怎么可能?!”胡言第一个站了起来,跟着刘东和李壮也跟着附和起来。

杜亦羽却叹了口气,喃喃道:“我倒真希望是鬼扯。”

马胜苦着脸道:“我之所以说得这样慢,就是怕大家不相信。但这是事实。”

X城刑警大队长齐长也郑重道:“我理解大家,任何人听到这样的事情都会怀疑的。但我想请诸位想想,市局怎么会为了一通鬼扯就把你们调过来呢?而且,我们也完全没有必要做这种骗局啊。”

胡言被噎了一句,一时不知如何反驳,但却还是执扭的一字字道:“无论如何,我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齐长一笑:“我知道。这样吧,大家先去看看尸体,你再自己判断吧试试吧。”

“也好。”刘东打圆场,先站了起来。其他人这才陆续起身。



五具冰冻的尸体已经被后勤人员分别置放在停尸房的五张滑轮床上,马胜换上白大褂,戴上塑胶手套,同时道:“我接着说。那个嗜喝鲜血的男人,我们给他取了个代号――吸血僵尸。而那些起死回生的人,在复活三天后,也出现了嗜饮鲜血的症状。不过因为地处偏远,当我们得到消息,再到那里的时候,因为村民愚昧迷信,已经将其中两个当做妖孽,设计陷阱抓到烧死。而剩下的那个人一直没被抓到,却在复活五天后停止攻击活物,不再需要鲜血,和常人无异,只是没有发疯期的记忆。所以,他只是在恢复正常后被抓住关了起来。好了,到现在为止,有什么要问的吗?”他紧接着推出一张工具车,上面放着一些手术器械。

“那男人真的喝人血?”李壮诧异发问,马胜苦笑点头,神情越发的古怪。而齐长也叹了口气沉声道:“三十三枪啊,连射了三十三枪,才把那人打死。”

李壮一愣,一边的刘东也是皱起了眉,只有胡言冷嘲热讽般的道:“真的有起死回生?你们看到了?还是仅仅是听村民说的?”

马胜看了一眼那个胡言,略有些生气的说道:“年轻人,等你把该看的都看完了,再用这种语气说话吧。”

胡言被抢白,一时气得涨红了脸却说不出话,刘东也忍不住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但凡学历高一些的便带着股子傲气。刘东曾很给胡言留面子的批评他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今天一连被下属单位里的人教训了两次,虽然很丢他们省厅刑警队的面子,但对胡言的成长还是有好处的。

那边马胜也不再去看胡言气愤的表情,检查了下车上的器具,便准备带大家过去。走到门口却转回身,递给杜亦羽一双手套道:“不介意检查一下尸体,验证一些东西吧?”

杜亦羽淡淡一笑接过手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