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冥心帮
章节列表
冥心帮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某医科大学办公楼下,杜亦羽披着白大褂站在一辆陆虎车旁,一脸不耐烦的看着那个把他强拉下来的男人:“你去银行,为什么一定要我跟着?”

“因为钱太多,我拿不动。”

杜亦羽皱了皱眉:“你要取多少?”

“350万”孟久很认真的回答,然后便大叫一声,绕过车头,抓住那个转身就走的男人,很无辜的道:“别走阿,我可是想了很多办法,才‘弄’到这笔钱的,而且…….已经替你请好年假了。”

杜亦羽脚步一顿,一向冷漠的神情上,眼角似乎跳了跳。他回头看向孟久,认真的想着要不要杀了这个男人!

孟久咳嗽一声,松开了手,却挡在杜亦羽身前,唠叨:“我说杜兄,你好好想想,我为什么会拿不动350万呢?”

……

孟久无趣的叹了口气,没有人接他的话茬,他也只好自己说下去:“那是因为我只有一个人,可为什么我只有一个人呢?那是因为我的老婆不在身边。为什么我老婆不在身边呢?那是因为她被你老婆骗出去旅游去了。杜兄,难道你不该为了你老婆的拐骗行为而补偿我吗?”

杜亦羽盯着孟久半响,竟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主动坐到副驾驶的位子上,反正,年假都请了不是吗?

孟久启动车子,却忍不住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你是希望我拒绝了?”

“怎么可能”孟久看了眼后视镜里那个正向这边走来的女人,似乎想到了什么,笑了笑:“上了我的车,可是要有始有终啊。。”

杜亦羽皱了皱眉:“你到底开不开车?”

孟久不急不慌的看着杜亦羽,前阵子听翡月唠叨,好像有个女学生最近总是缠着这个冷血的家伙?…….看起来,挺漂亮的,似乎家庭条件也不错的样子…….不过,还是很搞笑!

杜亦羽看着孟久那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好吧,不管你要干什么,我陪你到年假结束。”

“好!”孟久笑,毫不犹豫的踩下油门。

―――――――――――――――――――――――――――――――――――――

不知道孟久要去哪里,杜亦羽也不问,只要不换他来开车,就算那家伙星夜兼程也没关系。

孟久并没有从银行取钱,而是用500万的银行卡从黑市换来了350万的现金,装在两个破旧的旅行箱里。杜亦羽虽然没有跟进那胡同,却也知道他是干什么去了,眉头不觉皱了起来――他一向不喜欢太麻烦的事情。

不知是怎么走了消息,抑或根本就是孟久自己放出去的消息,一路上,几拨人马在他们后面跟着,而孟久却好像完全不知道是的,听着歌,吹着口哨,开着车,抱怨着杜亦羽太过沉默,毫无幽默感,然后,每三个小时左右会到休息站吃点喝点,休息半个小时再上路。晚上,孟久随便挑了个就近的旅馆便住下来,完全没有身携巨款的自觉。 而那些跟着的家伙们因为互相牵制,也被孟久毫不掩饰的态度弄得有些疑惑,怕有陷阱,跟了整整一天,竟没一个出手的!

将行李箱扔在房间里,丢下杜亦羽看行李,自己出去遛了一圈,再回来,手里拎着两套新买的衣裤,从内到外,连袜子都有……

“跟着来的,有警方的人?”杜亦羽冲了个热水澡,换上一身新衣服,似乎觉得很舒服,终于有心情开口了。

孟久点头:“当然了,平白无故冒出我这么个傻大款当诱饵,那些刑警怎么可能放弃这个机会。”停了下,孟久看向杜亦羽,突然嘿嘿一笑:“这次,连你也猜不出我要干什么了吧?”

“好像是叫……[冥心帮]吧?”杜亦羽淡淡一笑:“听说帮里有个法师?”

…….

孟久像看怪物是的看着杜亦羽:“这世上真的没有什么事能瞒过你?”

“前些日子听翡月提过……”杜亦羽在心里叹了口气:“她不会去找你了吧?”看着孟久的样子,杜亦羽就忍不住真的叹了口气:“看来,那俩丫头所谓的旅游也是你的建议?”

咳,咳,孟久咳了两声,提起一只箱子,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临出门丢下一句话:“早睡吧,今晚恐怕睡不安稳呢。”

杜亦羽看着房间中央被孟久刻意留下的一个大箱子,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是麻烦!那个帮派的人如果查到孟久也会法术,那肯定会先从自己这个大学教授下手!

唉,他就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被孟久这些小小的计策牵着鼻子走呢?!

――――――――――――



午夜十二点,关着的空调突然自动打开,吹进一阵冷风。床头灯毫无预兆的亮起来,闪了闪,原本柔和的橙色光线突然变成了血红。

床上的男人鼻息依然均匀,似乎睡得很熟,只是身体因气温的降低而蜷了蜷。

床尾电视黑色的屏幕上,映出了床侧根本就不存在的白色身影。那身影摇摇晃晃的站在那里,盯着床上那男人的背影,缓缓伸出了手。



与此同时,孟久大大咧咧的盘膝坐在床上,看着窗边突然冒出来的那个中年男人,懒洋洋的问道:“跟着我的,好像一共有4拨人?”

“5拨,但现在只剩下我了。”

孟久耸耸肩:“干得漂亮。只是很可惜,这里的是只空箱子。”

“没关系”那人干瘦的脸上布满皱纹,龇牙笑了笑:“我要的本就不只350万。”

“哦?”

“其实我们早就盯上你了,只是没想到你会突然卷款离开。”那人咧嘴道:“警方最近好像在调查你名下的几个诈骗案?你很有手段呢,竟然在这种情形下,还能疏通关系,取出这么多现金。”

孟久露出一丝疑惑:“你是什么人?盯我干什么?”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那人从怀里拿出一个八卦镜,看着孟久诧异的神色,得意的笑道:“没想到吧?我也是个法师,而且,是货真价实的。”

……孟久似乎愣了一下,问道:“我那朋友呢?”

“已经被请走了。”那人说着叹了口气:“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带着一个大学教授跑路呢?”

孟久摇了摇头,也叹了口气:“你不会明白的。”

那人冷冷一笑:“看他那样子,似乎会些功夫吧?可惜,他要对付的,不是人力可以与之抗衡的东西。”

孟久疑惑的看着那人,不死心的问:“人真的给你抓走了?”

“这么近你都感觉不出?”那人轻蔑一笑:“你的水平也不过如此。”说着,低声念了句咒语,祭起八卦镜:“我先封了你的灵力,抵抗只会让你多受些苦楚而已。”

该死!孟久暗骂,只是对付一个小法师,他用不着这么小心翼翼,还让人给‘掳’走吧?还是…….难道他看出来了?

嗯,好吧,他承认,这次计划实际是警方高层突然找上他,让他帮忙对付那个游离于法律之外,让警方感到棘手的法师。警方的高层说他们曾请过其他人帮忙,但那些人只一深入,便会知难而退,因为那个法师很‘厉害’,而且擅长灵控术。

本来,他可以推掉或者暗中去做,可他正好在想办法弄一个矿产开发的批文,如果能得到这些高层的帮助,会做得顺利一些,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下来。只是现在的他,即懒得花心思再去摆弄权益,又想要维持经营内容很是敏感的[凡记],又不想让警方太过注意他……于是,他就不经意的将消息透露给翡月……

本来他的计划很简单,身为他的同伴,却又是个‘普通人’的杜亦羽,肯定会成为敌人的第一目标,借以要挟于他。而要对付杜亦羽,那个法师想不现身恐怕也由不得他了。灵控术就是这样,被他操纵的凶灵若是有危险,身为主人的他亦会受到致命的伤势。

而只要杜亦羽一逼那个法师现身,他就会和那两个跟来的刑警一起闯进去。他负责悄悄封掉对方的力量,警方负责抓人,而杜亦羽就正好算是一个证人。如果顺利,他会将此次功劳不动声色的推给杜亦羽,大不了,那家伙再去做法医好了。

只是他没想到,一向不喜欢多事的杜亦羽会不嫌麻烦的来整他…….唉…….世道变了……

――――――――――――――

老老实实的让那个法师封住他表面上的灵力,老老实实的跟着法师离开旅馆,来到一个废旧的仓库里,却……没有看到杜亦羽……

面露疑问的看向推了他一把的法师,法师冷冷一笑:“放心,你朋友现在没有危险,你交出那350万,就可以看到他了。”

孟久很认真的想了想,似乎有些为难:“如果我不交……你会把他怎么样?”

法师冷哼:“你说呢?”

孟久神色有些纠结,但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可以,不过,藏钱的地方被我用法术隐藏了起来,恐怕得我亲自去一趟才成。”

“用不着”那法师布满皱纹的脸堆出一些不怎么好看的笑意:“只要将你的灵力给我,我一样可以接触你的术法。”

孟久似乎吓了一跳:“这怎么行!”

“哼,到了这里,你以为自己还能逃吗?”法师扬手,将一张血符点燃,按在旁边的墙上。

哄的一声,阵眼启动,整个仓库被一张肉眼看不到的红色大网罩住,变得有些闷热起来。

孟久似乎被吓呆了,半响,缓缓低下头:“我没了灵力,再把钱给你的话,岂不是死定了?”

“你不管你那朋友了吗?”

“我自己都要死了,还管得了他?”

法师一愣,脸上露出一丝暴虐的神色,拿出电话:“把那人带到里面来。”

仓库的门被打开,一个人用枪压着杜亦羽走进来,只是……压人的人显得格外紧张,而被看压的人却一脸闲适。

法师显然没有注意到这有些反常的气氛,普通人在他的眼里,不过是一只只蝼蚁,早晚有一天,他会成为一个连政府都要敬三分的人!

“到那边去”法师示意。

那人连忙压着杜亦羽走到一个木箱子旁边,拿出一副手铐,将杜的左手拷在箱边的铁架子上,这才松了口气。这个男人表现得太配合,太闲适,反而让他感到紧张。

木箱上盖着一层帆布,虽然没有棉布的贴合,但也能隐约看到下面的一个人形。

挥了挥手,让那人退出仓库,法师走过去,阴阴的一笑,道:“我把他,和这尸体关在一起怎么样啊?”说完,一用力,掀开军旅色的帆布,露出下面一具男尸:“看得出来吗?这尸体里压着一个凶灵!而且……你这朋友若凶死在我这阵里,也会化作凶灵。到时候,你想死个痛快怕是都不能了。”

“他不死,也够‘凶’的了”孟久嘀咕了一声。

“什么?”法师不快的看向孟久,这个人的脸上,为什么没有那种精彩的绝望和恐惧?!

孟久看了看表,时间应该差不多了,追踪器就藏在他衣服纽扣里,那两个刑警人也很机灵!

懒得再磨时间,也懒得再演下去,端了端肩道:“要杀人,你最好快点,不然,我怕你就来不及了。”

法师脸上的皱纹抖了抖,孟久的态度让他起了一丝警戒之心,低声念了一句咒语,一股冷风自门窗的缝隙飘进来,仓库里的视界突然变得不清晰起来,仿佛有无数透明的幽灵飘荡在众人的眼前。

嗯…….孟久皱眉,这个家伙简直是个变态!这么小的地方,弄来这么多怨灵飞来飞去,他不觉得眼晕吗?

“哼哼”法师冷笑:“现在知道,你和我的能力有多大差距了吧?”

“知道了”孟久揉了揉太阳穴:“比我最初估计的还要大得多……”

哼!法师满脸焦躁,明明站在上风,可却被孟久的态度弄得很不痛快!他一只手缓缓覆上那尸体的眼睛,目光闪烁着:“别再耍花招了,赶紧告诉我钱放在哪?!”

“你以为我愿意耍花招吗?”孟久恨恨的看了就势靠在铁架子上的杜亦羽一眼:“你怎么看出来的?”

杜亦羽叹了口气:“如果是那丫头去找你,你根本不必这么费事!从你跑去换钱我就感到和警方有关系了,别忘了,我好歹是做过法医的人,你们这计划里多的是警方惯用的手法。你感觉不出来,我却不可能察觉不到。”

“那也不用这么整我吧?”

杜亦羽叹了口气:“你以为我是你吗?”

“不是要整我?”

“我只是不想替你出头,引起警方的注意罢了。”杜亦羽淡淡道:“我可不想他们三天两头跑到学校去,让我给那些古怪的尸体做尸检。”

孟久彻底败倒,看来,他俩还真是‘朋友’呢。

一旁的法师脸色越来越阴沉,最初因听到警察而感到的惊疑很快被愤怒所取代,被人给耍了!可是,他的手缓缓离开那尸体的眼睛,嘶吼的声音近似狰狞:“你傻了吗?警方又能怎么样?能控告尸体杀人吗?能从这布满怨灵的空间里救人吗?哼哼!”而他,随时都可以隐身离开,然后,等这个孟久死在阵内,灵力将自动传到他的身上。真不知这两个人为何如此轻松,难道他们看不清形势吗?!

“尝尝被活尸生生咬死的滋味吧!”法师的手离开尸体的眼睛,低声念出一串咒语。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尸体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是咒语念得不够清晰吗?!

自从他法术初成之后,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有点惊慌,他快速的又念了一遍咒语,又咬破手指,将血点在尸体的眉心!

可是……尸体还是尸体,老老实实的躺着……

“嗯……严格的说,这尸体并不是活尸。”一旁的杜亦羽叹了口气:“只能算得上一具灵肉契合度并不高的伪尸罢了。”

“你是什么人?”法师有些惊愕,第一次认真的看向那个人,却心惊于那人眼中的深邃与冷漠,一种他从未体验过的恐惧如气泡般在心底浮起,存在却又难以抓住。那种不确定的彷徨让他有些慌乱,他,认错了对手吗?!

“我啊,恐怕会成为你这一辈子最大的噩梦。”杜亦羽淡淡的,像是说着无关紧要的话。

有些冷冽的声音自那个男人唇间涌出,声音不大,却让屋中那些游荡的冤魂也为之凝缩成一团,像是感到了什么是的不安的抖动着。

法师看向那个一手还被拷在铁架上的男人,怎么也压抑不住心脏剧烈的擂动,那一瞬间,他竟有下跪的冲动!

嘴角微微上扬,那个男人的笑却令那个法师冷到心底。

孟久轻吸了一口凉气,有些着急的声音脱口而出:“别杀……靠!”

孟久两步跑过去,一把耗住像瘫泥一样慢慢软倒的法师,探了下鼻息,这才松了口气,却苦笑着看向杜亦羽:“还以为你有了女人会和以前有所不同,怎么还是这种别扭的性格。”

杜亦羽随意的靠在架子上,冷笑:“既然知道我别扭,以后想演戏,就别拽着我。”

孟久叹了口气,外面已经听到脚步声,趁警方冲进来之前,只随意的挥了挥手,便将满屋的凶灵收于掌内,手一翻放入随身携带的小瓶子里。

然后,他拖着法师走到那尸体前,扔在地上,又拿来一根钢条扎入尸体的心脏,再抽出,塞进法师的手里,顺便将那尸体中压制的凶灵收走。

杜亦羽看着孟久,忍不住道:“这栽赃的也太假了吧?”

“警方会愿意相信的。” 孟久瞪了杜亦羽一眼,往脸上摸了把血和土,没好气道:“你若不把他弄傻了,我用得着这么干折磨尸体这种缺德事吗?”

“我不想他进去以后胡说八道。”杜亦羽完全不理孟久的责问:“嫌麻烦,下次记得自己动手。”

孟久翻了个白眼,掏出法师怀里的八卦镜,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大叫了一声:“我跟你拼了!”然后将一拳打在早已昏迷不醒的法师脸上,将那八卦镜重重的扔向对面的墙上,砸掉上面的一张道符,破了仓库里的结界,人也顺势坐在了地上。

外面早已包围仓库的警方的人听到这一连串的动静,再不敢犹豫,哄的一声破门而入,几十挺机关枪的严阵以待,却已经没有了该对付的敌人。

之后,警方‘解救’下杜亦羽,在孟久一番胡乱的解释下,勉强接受了那法师变得呆傻的原因是走火入魔。杜亦羽做为证人讲述了自己被绑架的经过,法师被宣判杀人及绑架罪,而因为本人失去正常行为能力,只能交给精神病院看管。他的家也被彻底的搜查了一番,找出很多冥心帮犯罪的证据,很快,便瓦解了这个曾经让警方毫无办法的黑社会。



――――――――――――――――――――――――――――――――

“喂?”杜亦羽坐在副驾驶座,很不高兴的道:“还不打算回去吗?”

孟久笑:“把这350万都花光,我们就回去。”

杜亦羽没好气的瞪了孟久一眼,懒得再和这个人争论。直到孟久把车开进一个小村庄,将那350万和一个矿产开发与经营权的批文交给那个有些傻了的村长后,杜亦羽才微微露出一丝诧异。

“这里,是我这一世出生的地方。”孟久趴在车门上,看着山下炊烟袅袅的村子,淡淡道:“十八个人……也许凡图真的让我们更加契合这个世界了,也许是因为我这个妈生我的时候正好在地里干活,初生的我所引来的妖怪和凶灵并不多,只死了18个人,而且,这个身体的父亲侥幸逃脱。可……这个村子当年也不过四十多人而已……”

杜亦羽推开车门,迎着山风走到崖边:“可也因为一个天授的出生,这山里的灵气很旺盛,庄家才会长得如此好。”

孟久笑了笑:“你什么时候学会积极面对人生了?”

“在你让凡记重新营业的时候”杜亦羽的话让孟久愣了一下:“谢谢你。”

“谢个屁……喂,你当年是怎么做到800年长生不死的?”孟久的声音有些无奈,却带着一丝坚定:“如果每次初生都要死爹死妈,我希望将这间隔尽量的延长一些。” 他曾发誓,只要这个世界不毁灭,那凡记便会永远存在,为了杜亦羽,为了这世上还存在的天授,也为了给了雨灵生命的那个人。

他一直认为在某些方面,他比杜亦羽要入世得多。.



风吹落一片树叶,秋天快到了……

杜亦羽看着那片叶子在空中打了个转,似乎想要舞上天际,却还是不可逆转的落在地上。

“如果你想做不死的怪物,我陪你吧”杜亦羽捡起叶子,轻轻的揉碎,他从来就不喜欢被命运所操控,所以,就抗争吧,哪怕狼狈,却是他们这些人唯一能找到的,活下去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