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外传之好你个牛鼻子老道(杜、孟)非vip
章节列表
外传之好你个牛鼻子老道(杜、孟)非vip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外传,换个轻松点的风格吧



顾德今年32岁,父母都死得早,所以他很早就出来闯荡,在做生意赔光了父母百余万的积蓄后,痛定思痛,从头做起,好不容易开了一家美发店,还把理发店对面,X大学的校花追到了手,引来许多羡慕的眼光。

虽说是他穷追猛打,外加月月光才得到美女垂青,可他是真的爱这个猫一样的美丽女孩,这段时间,也是他自父母死后最幸福的日子了。可就在韩泠泠毕业的前夕,她却突然兴起出国留学的愿望,这令顾德多少有些沮丧,身边因为出国而分手的例子已经有很多了,他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也会面临这个问题。

在多次劝说无效后,顾德生气的,或者说自暴自弃的抛下一句‘你不就想嫁个美国人吗’便头也不回的走了。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多少有些偏激,可没办法,他心里很清楚,他和韩泠泠之间的感情,是靠着他出手大方,外加前途光明换来的。这样的感情,怎经得起时间与空间的考验?!

顾德心里感到极端的憋闷,便拽了好友刘飞出去借酒消愁。半醉半醒之间,刘飞喝干杯底的XO,大着舌头道:“阿德,别想了,咱爷们就是这命,我跟你说,这情场失意,赌场就得意,咱明天抓彩票去!你信不信,如果你突然抓彩票中了五百万,那小妮子敢从飞机上跳下来追你!”

刘飞这话才一说完,顾德脑子里突然机灵一下,猛的跳起来,掉头就往外跑!弄得刘飞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鉴于酒钱还要那小子付,刘飞毫不犹豫的也跳了起来跟着往外跑。



两人在门口被人拦下,交了酒钱,顾德抓着刘飞就往出租车跑,刚刚入秋,冷风一吹,两人的酒都醒了不少。两P股坐到车里,刘飞再也忍不住埋怨道:“你小子急什么急,家里着火了咋地?!”

顾德交代了司机地址,这才看向刘飞,双眼中却带着一种难以掩饰的兴奋:“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什么事?”

“今年该迁祖坟了!”

“什么?!”刘飞张口结舌,好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顾德,被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顾德咧嘴一笑,以兴奋的语气开始讲述事情的原委。



原来,顾德虽然生活在北京,可他的太爷那辈却是地道的河北农民,而且还是个小地主!

他太爷死后,曾经找过风水先生看过宝地,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凸山头上下了葬。而下葬的时候,风水先生说过,这块宝地只能保他后代两代富贵,再之后,就必须要重新下葬才行,否则于后代非但没有好处,反而有害。至于到底有什么害,就不得而知了。

他父母生前很信这些,所以曾经仿佛跟他说过,要他一定记得去迁祖坟,可他根本不信这些,所以一向是有听没有记。可今天刘飞一句话,却令他突然想起这件事,更是联想到自己最开始事业上的挫折,不觉大是感慨!人在不顺的时候,便会去寻找一些精神寄托,而这风水之说,终于在他的心中撬开了一块砖,令他抱着试试也没害处的念头开始实施这件事。



顾德于是拽着刘飞翻出爷爷留下的祖坟地图,对照着现在的河北省地图查了查,很高兴的发现祖坟所在地区还没有城市规划!也就是说,他们有很大的可能找到那个祖坟,而且,部分农村现在还习惯土葬,他们的迁坟也不会惹来太多的麻烦。

好了,第二个问题,就是需要带个风水先生,重新找块风水宝地。于是,两人凑了两万块钱,请了一个很有名气的风水和道家大师――宋天仑,宋道长同行。



三个人按图锁地,终于在一个村后的小山头上找到祖坟的影子。给村长塞了不少钱后,终于得到了挖坟的首肯,外加8个壮劳力和一群看热闹的!

而宋道长为了显示那两万块钱的价值,特意在起坟前摆弄了一番仪式,倒也把顾、刘二人,还有那几个壮劳力糊弄得一愣一愣的。

然后,宋道长便命人挖坟、架架子,一阵忙活,总算把里面的棺材给拉了出来。

“好了,今天是顾老先生重见天日之时,凡属属鸡的、属马的、年龄23、25的,都转身回避。”

“嗯….”刘飞暗自嘀咕:“这词咋听着这么熟悉呢……”

“开馆!”随着宋道长一声煞有介事的吆喝,几个小伙子便准备敲钉子,可就在这时,一旁突然有一个人喊道:“停,停,停,这干嘛呢?”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看起来懒洋洋的男人走了过来,牛仔裤加一件休闲衬衫,身后背了一个旅行包,给人随意而洒脱的感觉,可脖子上却挂了一个骷髅银饰,一下子便让整个人看起来颇有些怪异的感觉。

而就在他身后不远处,一个一身白色休闲服的男人刚刚坐到树下一块石头上,翻着手里的地图,看样子并不打算过来。

“别管他。”顾德皱了皱眉,低声对宋道长说。

宋道长点了点头,对几个小伙子道:“快点开馆。”

“嘿,嘿,嘿!”那男人一边走过来,一边皱眉道:“还开馆?!不要命了!”

说话间,一个小伙子已经翘起了一个钉子,于此同时,众人身后的突然发出砰的一声,祭坛上太上老君的牌位掉到了地上。

别人还没怎么样,可那几个转身回避的人,包括村长在内,却是大吃一惊――没有风,又没地震,那牌位放得稳稳的,怎么就好像有人推了一把是的,自己掉到地上?!

那村长心里一惊,匆忙转过身,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开棺,可还是着急的大声道:“别开棺,别开棺!”

也就在同时,一股冷风横扫而过,胆小的人不约而同的凑到一起,低声的嘀咕着,宋道长对村长大喝一声‘回避,回避!转过身子去!’然后,带着一脸权威被挑战的怒色,大步走向那个男人,冷声道:“你是谁?来干什么?”

那男人似乎是个做事毫无规矩可言的人,尽管宋道长已经站在他身前不足一米处盯着他,他却好像根本不知道一样,对着人群道:“这是谁家的坟?”

顾德皱了皱眉,跨前一步道:“是我太爷的祖坟。您是?……”

那男人点了点头,自宋道长身侧走过去,对顾德道:“孟久”说着递过去一张名片道:“我劝你把棺材原封不动的葬回去,不然会有大麻烦的。”

顾德看着孟久的名片略有吃惊,还没说话,被忽略了的宋道长却气急败坏的过来,一扯孟久的胳膊道:“你什么人?这里哪轮得到你说话?!”

孟久一扬手,甩开宋道长的手,道:“诶,诶,诶,不要动手,我对男人过敏!”

宋道长平日受人尊敬惯了,哪受过这样的消遣,气得急了,又不好动手,便一发狠对顾德道:“顾先生,老道受不得这个闲气,告辞了!”

顾德一愣,不快的看了孟久一眼,连忙跟过去,着急道:“宋道长,我又没得罪您,您不能就这么走啊!”

孟久毫不客气的喧宾夺主,招呼着这边看愣了的小伙子道:“好了,好了,牛鼻子老道走了,我看旁边就是块福地,棺材还是快快入土为安吧。”

“不能入土!”顾德一听,连忙回身大叫,脚下却不敢停,紧紧的追着那宋天仑。

宋天仑冷哼一声道:“那人本事大的很,随便就能找到一块福地,我看你还是请他吧!”

顾德此时也有些火气了,花钱请你来帮忙,就算你名气不小,却也不能给我脸色看吧?!可眼下棺材已经出土,无论如何不能没有这老道啊!

幸亏刘飞跟了上来,顾德这才松了口气――这小子口才一向不错,可惜不爱上学,不然当个律师一定能出名。

刘飞几步走到宋天仑前面,伸手一拦,虽是陪笑,可说的话却很是厉害:“宋道长,得人钱财与人消灾,您这么一走不是不讲信用吗?这与您的声名不好吧?”

宋天仑也是个倔脾气,站住一拱手道:“老道单方毁约,自会付你违约费。”说完便又要走,刘飞冷哼一声,对着已经走到自己身侧的宋天仑道:“道长盛名之下,不会没有真本事吧?”

宋天仑一听就站住,大怒道:“你说什么?!”

“道长难道不是因为怕了这个孟久才假借生气离开吗?”

“笑话,贫道为何怕他?”

刘飞耸了耸肩,不理顾德的眼神,继续道:“我怎么知道,我们又不懂道,或许是道长你看出了他的厉害,所以……”

宋天仑一听,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扭头便往回走。顾德紧张的走过来,低声道:“你这么说,他还能给咱看风水啊?”

刘飞挥了挥手道:“你别老前怕狼后怕虎的,我跟你说,越是这种有点名气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的人,你就越不能惯着他们!怕什么?那个孟久不是丧葬公司的吗?大不了先找他临时帮个忙,风水先生又不是就这老家伙一个人!”

三人早就下了土坡,不远处就是和孟久同来的那个男人,顾德本来还要跟刘飞争论,旁边那个一身白衣的男子却突然道:“那家伙也会看风水的。”

顾德一愣,脱口道:“谁?”

“孟久…....”

顾德不禁喜道:“真的吗?!他,他本事怎么样?”

“比你们找那老道好就是了”说着,一眼看到孟久正和村长说着什么,看手势似乎是要把那管材搬走云云,不由皱眉道:“麻烦你快去看看他在说什么吧,顺便告诉他,让他快点,不要再耽误时间了。”

顾德一愣,看到刘飞和宋天仑也加入了争执,也连忙加快脚步走上去。

杜亦羽轻叹一口气,索性靠在树上闭起了眼睛――――看样子不解决这尸体,孟久是不会走的了….. 山头村的事情还没弄利索,这里又碰到有人‘挖僵尸’……. 早知道会在这里碰到麻烦,真不该听他的绕近路回去,这下迷路不说,搞不好还要费翻手脚…….杜亦羽睁开眼,看着山头上的热闹,不由叹了口气,干脆不管他,自己先走好了…….

顾德上到坡顶的时候,正听到孟久道:“这尸体不能直接下葬!你个牛鼻子老道不懂没关系,害死了人可不是小事!!”

宋天仑怒道:“我不懂?!我不懂你懂?!”

孟久看到顾德过来,顿了一下,沉了沉情绪,转向顾德道:“你这祖坟里面有问题,这大白天的就已经尸气四溢了,如果处理不好,要出大乱子的!”

顾德皱眉不奈道:“有什么问题?你不是要跟我说我太爷要变僵尸吧?”

孟久叹道:“即便不是,也差不多了。”

顾德怒道:“喂,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

刘飞也道:“你有什么目的?我们谁也不认识你,你想干什么?拉生意也不是这么个拉法吧?”

村长听到这里也有点急了,不管怎么样,他可不希望自己在任的时候,和迷信的事情挂上勾,于是对顾德道:“你们这坟还移不移?怎么冒出这么多事来?!”

顾德连忙说移,移,马上就移!刘飞也赶紧劝不住冷哼的宋天仑不要较真了,还是看风水,找福地要紧之类的。

孟久看着对面的四个人,不由苦笑着看了眼远处那个男人,看来,又一次证明了僵尸常识普及的难度…….唉,那家伙倒是会躲清闲…….

这时,顾德已经指挥着几个小伙子去抬棺材,看样子是准备跳过开棺拜祭这道程序了。

孟久心思一动,也走了过去,一拍棺材道:“你小子给祖坟搬家,再怎么样,也该开棺拜祭拜祭吧?不然,就算选了新地,怕是也得不到好果。”

顾德看着孟久,虽然不想多生事,可觉得孟久的话也有理,不管他信不信这些,规矩总有他存在的道理吧……

刘飞见顾德点头,便道:“宋道长,咱们还是开棺拜祭拜祭,给添点陪葬的衣服纸钱之类的吧?”

宋天仑冷哼一声,道:“等我再烧柱香”说着,瞪了孟久一眼道:“闹了这么半天,黄花菜都凉了!”说完,便走到香案后,嘴中念念有词,烧了三柱香,又道:“今天是顾老先生重见天日之时,凡属属鸡的、属马的、年龄23、25的,都转身回避。”

几个人应声转身的同时,孟久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宋天仑恼怒的看着孟久,顾德也不快的道:“孟先生,我想这里并不欢迎你,你那位朋友似乎很着急,请继续赶路吧!”

孟久也不生气,笑了一阵后,才对宋天仑道:“我说道长,大师,你是不是林正英的僵尸片看多了?”

孟久话一出口,刘飞突然就打了自己脑门一下,恍然暗道: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原来是僵尸先生里的台词!

而同时,刘飞也对宋天仑起了一丝的疑惑,不会真让自己说着了吧?――盛名之下,果有鱼目混珠者啊……

这时,八个小伙子已经撬开了钉子,嘿的一声,推开棺盖,而就站在棺材旁边的顾德便发出一声惨叫,名副其实的惨叫!

棺材里,顾老爷子尸骨只有轻微的腐坏,那保存程度就算是马王堆出土的女尸也赶不上!但是,令顾德大叫的,并非是一具异常的尸体,而是尸体随着棺盖打开而陡然睁开的那双眼!

顾德倒退两步,恰好站到孟久的身边,他一把便抓住孟久,毫无理智的大叫道:“你做了什么?!”

孟久拨开顾德的手臂,冷哼道:“我能做什么?!”

顾德喘着粗气,只觉眼皮一阵狂跳,好半天才近似哀求的看向赶过来的宋天仑,见宋天仑也是一脸镇静,顾德心里更是七上八下,干咽了口吐沫,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反倒是刘飞吸了一口凉气,震惊道:“靠!死人睁眼,丧师收手。”

孟久露出惊异之色:“你听谁说的?”

“说了你也不认识,一个叫杜亦羽的法医。”

孟久一听就露出一种怪异的表情,似笑非笑的看向远处树下的男人,却对刘飞道:“他是你朋友?”

刘飞还没回答,顾德已经忍不住道:“你们别说题外话了好不好?”又看向宋天仑道:“道长,这到底怎么回事?”

宋天仑白着脸道:“大概是我们的生气冲撞了尸骨,所以才会睁眼吧?”

孟久叹了口气道:“道长大师,业务不熟,没有关系,您就不用强撑了,这不是靠着一张嘴还有风水相学可以解决的问题。”

宋天仑气得手发抖,想要说几句硬的,可眼前就摆着那怪异的尸骨,万一真的弄假成真,要他来处理这尸骨,那岂不是糟糕!咽了几口吐沫,宋天仑还没找到适当的话,孟久已经对顾德道:“这下你看到了,老爷子的尸骨不寻常,不能胡乱的移坟另葬。”

“为,为什么?”

“老爷子坟里肯定有怪异的地方,土层一掘开,这周围的气息就乱了。而老爷子在这葬了这么久都没出什么事,就是说明这坟里虽然有令尸骨异化的东西,却也恰好维持了一个平衡。如果贸然迁坟,搞不好,就真的要诈尸了。”

“真的有僵尸?”刘飞的胆子也算是大的了,半信半疑的问着,还探身往棺材里看了一眼。就在他的头部刚刚越过棺材边缘的时候,里面的尸体突然直直的坐起来,那双边缘已经腐烂的眼睛就停在刘飞的脸侧,带着一丝嘲讽与冰冷瞪着他。

刘飞整个人一下就僵住了,幸好周围的人都惊叫起来,进而一片大乱,他这才找回了身体的控制权,大叫一声,后退好几步,却终是腿一软,坐到地上!而与此同时,那些因为迷信而转身回避不敢回身的人却再也仍不住了,都纷纷转过身来,然后,看到自棺材里坐起的尸体,顿时起了第二波混乱!

“想要命的就都给我回来!”混乱之中,孟久大喝一声,倒是真管用,混乱的人群立刻停息下来,村长紧张的看向孟久,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在心里不断祈祷,千万别出事,不然自己的政治前途就毁了~~

孟久环顾了一下四周,走向那个顾老爷子,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正准备贴到尸体的脑门子上,突然一只手伸了出来,以食指点向那尸体的眉心。

“咦?”孟久诧异的看向杜亦羽,不解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那尸体被杜亦羽轻轻一点,砰的倒回棺材里,双眼也同时闭上。杜亦羽对孟久挥了挥手道:“这坟里有古怪,不快处理,只怕你是要用到修罗刀了。”

孟久听了大吃一惊,与此同时,刚被吓得脸色苍白的宋天仑突然跑向远处的人群,并大喊:“回避,回避,不想要命了?!”

正好站在宋天仑身前的孟久被吓了一跳,看着借机跑得远远的宋天仑,只有苦笑摇头。旁边顾德扶起刘飞,颤声道:“孟,孟先生,这,这……”

孟久转向顾德道:“现在看明白了?老爷子绝对不能迁坟。”

“是,是,是,我马上原封葬回去?!”

孟久摇头叹气道:“刚才就该葬回去的,现在已经睁眼了,想葬也晚了。”

顾德大喘着粗气道:“那,那怎么办?”

孟久看了看棺材里的死尸,又往那刨开的坟里探头看了看,转向独自站到一旁的杜亦羽道:“喂,你好歹帮个忙啊。”

杜亦羽微微一笑,指着远处的宋天仑道:“你该请那位道长帮忙的。”

孟久低骂了一声,走过去,和宋天仑对视了几秒,突然夸张的叹了口气,大大的作了个揖道:“宋道长,我很需要你的帮忙!”

宋天仑再也没想到孟久会突然如此,不由一愣,随口道:“请说。”

孟久低声道:“这些人都吸了不少的尸气,如果任意离开,一则于身体不好,二则会招致一些不好的东西。”说着,从怀里掏出几张符纸,趁没人注意,快速的塞进宋天仑的手里道:“我希望你把他们带走,设一个八卦坛,取真火于坤位将符纸烧了,然后和水分给所有人喝下。”看着有些晕菜的宋天仑,孟久叹了口气道:“这点事情,你应该会吧?”

宋天仑听孟久这么一问,冷哼一声道:“自然!”

孟久点头道:“那就好,这里的事情大概并非道长专长,不如就此交给我如何?当然,我不会参与你和顾先生的报酬问题,这样如何?”

宋天仑不敢置信的看了看孟久,深怕对方反悔,连忙道:“就这么说定了!”说完,便转身走向村长。抓僵尸他不成,但以他的口才糊弄个村长,将他们都弄走的本事他还是有的。

打发走了宋天仑及那堆闲杂之人,孟久又画了几张符纸,这才对杜亦羽道:“现在可以了吧?”

杜亦羽拿过孟久新画的符纸,帖在棺材四周,又指了指坟口道:“要下你下。我帮你照顾这里。”

孟久看着棺材四周帖好的符纸,无奈的苦笑道:“你倒会捡省事!”说完,眼珠子一转,突然对刘飞道:“对了,对了,这个就是你认识的那位法医‘杜亦羽’。关于什么死人睁眼,顾老爷子睁眼起身的问题,尽管问他。我去坟下面看看。”

刘飞吃惊的看向杜亦羽,惊异道:“你就是杜亦羽?”

杜亦羽皱了皱眉,突然转身走向那坟地,支手撑地,自开口处跳了下去。

孟久看着刘飞发呆的神情,哈哈一笑,转身道:“你好本事啊,一句话就把他吓到坟地里去了~~诶,说真的,你怎么知道他?”

“他不是经手过一个陈小玲的案子吗?”刘飞道:“我岳丈就是那殡仪馆的马馆长。”

孟久一愣,指着鼻子道:“咦?你没听他提起我吗?”

刘飞遥遥头道:“他那阵子跟中了邪是的,非要调动工作,还逢人就说什么‘死人睁眼,丧师收手’,说干了一辈子,还没见过陈小玲这样可怕的死尸。可究竟怎么可怕,他又不说,别人笑他,逼急了,他就说‘死人睁眼,丧师收手’那句连市局的法医都知道。再问那法医叫什么,他就说叫‘杜亦羽’…….唉,那阵子,我老婆成天跟她爸着急,害得我也成天糟心。现在看来……错的是我们啊……”

孟久恍然道:“这真是越描越黑,他越躲反而越出名……”说到最后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大会,杜亦羽就从坟下跳了出来,掸了掸手,不理一脸焦急凑上来的顾德,对孟久道:“这以前是万葬坑,附近估计还有别的坟……唉,你这人真是麻烦,把你扔到哪,哪就能冒出一堆的妖怪!!”

孟久长出一口气,喃喃道:“我怎么觉得这话应该用在你身上啊?”说着,看向顾德道:“行,多亏了你,不然,这里绝对是个定时炸弹!搞不好哪天都出现僵尸游行的壮观了!”说完突然一把搂住顾德的肩膀道:“今晚可是关键,你小子神情闪烁不定,可别逃跑啊!”

顾德尴尬的咳嗽了几声,哑着嗓子道:“今晚,要干什么?”

孟久拍了拍顾老爷子的棺材板,神秘的道:“今晚,我和杜亦羽要以大地为画板,创作一幅宏伟壮阔的写意画。所以,顾老爷子的尸身,就拜托你照料了!”

顾德向看神经病是的看着孟久,只觉得满肚子苦水,真不知道自己这是干嘛来了!唉,人果然是不该迷信风水的啊!



整整一个下午,孟久和杜亦羽都不知跑去了哪里,只留下刘飞和顾德留下守着顾老爷子的尸体。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看着棺材四周杜亦羽用树枝画下的一个不知所谓的圏,两个人越来越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那两个家伙抛下了?

咔嚓

随着一丝凉风自后颈袭来,棺材里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声。可尽管那声音是如此的轻,甚至令人怀疑是幻听,刘飞和顾德还是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像两只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样跳了起来,惊惧的盯着眼前的棺材。

可声音过后,竟再也没了动静。顾德用绷紧的声音道:“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刘飞努力压制着自己急促的呼吸,道:“孟久不是说了,让我们无论如何守在这里,以阳气压制着阴气。”

顾德着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什么阳气压制阴气,当演电影吗?!”

刘飞咽了口吐沫道:“我相信他……起码比宋天仑可信…….”

顾德咬着牙,恨恨道:“那俩人八成早就跑了!操,你不走,我走!”说着转身就要走,可他刚刚走出孟久用石头标记的范围两步,听听刘飞用一种混杂了惊惧和焦急的语气,努力压低着声音道:“我操!你他妈赶紧回来!!!”

顾德被刘飞的口气吓了一跳,回过头,借着傍晚昏暗的光线,惊恐的看到顾老爷子再次坐了起来,并怪异的扭过了头,睁着一双灰白的眼珠死死的盯着他!

顾德只觉得脖梗子一阵发僵,一种似乎要将他整个人都吞没的恐惧瞬间就遍布他的全身,一声如呻吟般的呐喊冲破喉咙,不受控制的大叫出来。裤裆一热,竟被吓得尿了裤子!

顾老爷子形同枯骨的鼻子突然翕动了一下,似乎是对尿的味道很敏感,竟伸出了两只手,扶着管材两边慢慢的站了起来,那双眼睛依旧动也不动的盯着顾德。

刘飞用力咬破嘴唇,疼痛令他自恐惧中夺回身体的控制权,飞快的跑过去,费力将浑身僵硬的顾德拉回孟久所留的石头界限之内,这才长出一口气,可转身再看,不觉倒吸一口凉气!只是这么一会工夫,顾老爷子的尸体竟然消失了!

刘飞紧张而迅速的向四周看了一圈,在确定四周都安全之后,他的视线才重新回到那具棺材上……

顾德被刘飞拉的摔在地上,脸上蹭破了好几处,这才稍微清醒一些,一把拉住要往前走的刘飞道:“你,你,你干,干麻去?!”

刘飞咕噜一声咽了口吐沫道:“我得去确认一下,他是不是还在棺材里。”

“他肯定在的!你千万别过去!”

“万一,他离开了呢?我们必须马上通知村子里的人!”

顾德苦着脸道:“怎么还管得了别人!”

“你怕,就在这里呆着好了,而且,如果不查清楚了,我们也会很危险的。”

顾德哀求道:“你可别去!你一过去,万一他又……操!我们是在一个小山坡上啊,他又不会飞,怎么可能离开了呢?!”

刘飞看着不远处的几块山石和几棵槐树,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推开顾德,毅然向那棺材走去。

平日里看僵尸片,刘飞一向是吃着苹果,喝着可乐,搂着尖叫的媳妇,哈哈笑着品评如何里面的人物如何可笑。他一向认为自己有可能怕鬼,但却绝对不会害怕一个能砍、能踹的僵尸。可今天…….唉,刘飞在心底叹了口气,真是要命,他竟然会害怕得腿肚子发软,心跳加速……

而当他走到孟久在四边都留下的界限时,却还是犹豫了…….刚才顾德只迈出去两步,那僵尸立刻就坐了起来,自己如果走过去…….刘飞攥了攥早已满是湿汗的手心,他可不想再和僵尸来个近距离接触了!不过他知道,自己必须确认一下那僵尸是否还在棺材里,咬了咬牙,他把心一横,三步并两步的跑到棺材跟前,只看了一眼,便止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顾老爷子的尸体果然不在了!

他大惊之下,立刻转身对顾德道:“不在了!我们…….”话还没说完,他便被顾德那紧紧盯着他身后的眼神吓到了!而与此同时,他也闻到了一丝腐臭的味道……

他豁然转身,便看到顾老爷子就站在棺材的另外一边,原来顾老爷子哪里也没去,就躲在棺材后面……….

刘飞浑身僵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完了!

顾老爷子那双玻璃球般苍白的眼珠一动不动的对着他,虽然没有眼珠,可刘飞就是感到自己被盯着,浑身好像爬满了毛毛虫一样的恶心惊恐!

就在他心里第一次升起与其被僵尸咬死,不如自杀这样一个念头时,一个声音自远处喊道:“往后跑!退出圈外!”

那声音虽然刚刚认识不久,可却如救星一样,让刘飞机灵一下就恢复了自控力,转身就往回跑!事到如今,他对孟久已经不存一丝的怀疑了!

身后的顾老爷子发出一种如磨砂纸般的嘶叫,刘飞再也忍不住大叫着跑出杜亦羽在地上画的那个圏,连滚带爬的钻进孟久留下的界限之内,这才大喘着气,紧张的转过身,看向身后。只见顾老爷子缓缓绕过棺材,略微停了停,突然好像一疯癫病人般,绕过棺材向他们跑来。

刘飞和顾德连叫都来不及,只是绝望的看着眼前那个和电视里只会跳的僵尸完全不一样的东西,脑子里一片空白!

而就在顾老爷子跑到地上那个圏上之时,突然好像撞上一道无形的墙壁,砰的一声,向后连连跌去,被棺材一档,竟倒栽葱的摔进棺材里!

这戏剧性的一幕让两个人都是一愣,吃惊的看向地上那个曾被他俩偷偷取消过的圏,敬畏之情油然而生。

“让你们俩呆在阵里别动,就是想借你们的阳气推迟起身,省得吓到人,你怎么还会跑到棺材旁边去?!不会是练胆去了吧?”孟久一脸无奈的走过来,伸手拉起刘飞道:“我还真是有些佩服你了。”

刘飞心脏依旧擂鼓般的跳动,嗓子又干又僵,说不出话来,只得苦笑以对。而这时,孟久显然也注意到顾德尿了裤子,却没有讽刺,神情不动的对顾德道:“四周的情况我们都已经查过了,一共有大约20几个坟有些问题。我马上会做法以净化此地,但老爷子因为你们盲目的开馆已经起尸了,只能火化了,没有异议吧?”

顾德现在只想赶紧结束这一切,哪里还会有异议,头点得都快磕到地上了!

孟久点了点头,转身走到山坡上的一个平地,从怀里取出一把小刀,在地上画了一个好大好大的八卦!而另外一边,顾老爷子一直好像神经病人一样,不断的想要冲破那道无形的屏障,几次下来,额头的肉竟被撞掉了一大块!可怜顾德和刘飞,再怎么害怕,却再也不敢离开那个阵了!

孟久画好八卦,盘膝坐在阵中,竟闭起眼睛开始打坐,顾德和刘飞心里虽然着急,却也不敢惊动他。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只觉得自己紧绷的神经再也撑不住的时候,一个悠闲的声音自山坡下响起:“可以开始了。”

两人顺着声音看去,便看到杜亦羽脚步从容的走了上来,手里还是拿着那根树枝,随意的拖在地上,在土地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一直拖到顾老爷子的坟前。

孟久站起来,从怀里拿出几张符纸,随手一挥,竟真的好像电影里一样自燃起来。然后,他将符纸撒在阵里阴阳两点,手握那把生锈的小刀,嘴里念念有词的缓缓撕去刀身之外的符纸。

杜亦羽扔下树枝,略一沉吟,竟向顾老爷子走去。

刘飞虽然已经肯定这个法医也绝非一般人,可还是担心的道:“小心,要我帮忙吗?”

杜亦羽脚步一顿,不知为何轻轻叹了口气,然后,看向刘飞。那一瞬间,刘飞只觉得全身一片冰冷,即便他不懂这是杀气,却也感到一种彻底的恐惧!他不由倒退一步,撞在顾德身上,顾德一直紧张的注视着左突右撞的顾老爷子,被刘飞一撞,吓得低叫一声,却也因此看到了杜亦羽那冰冷的眼神,又是倒吸一口凉气,竟似看到了比僵尸还可怕的东西!

刘飞嘴唇动了动,却不知能说什么,就在这时,杜亦羽突然微微一笑,那种冰冷的杀意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刘飞一愣,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从鬼门关上走了一回!

杜亦羽收回目光,再次走向顾老爷子,本来是想抹掉一断结界,放顾老爷子出来,杀了这两个人的。可刘飞的一句话却救了他们自己。

杜亦羽心里突然觉得有些懊丧,自从又见到当年的天授同伴――鲁海之后,他便一直处在一种急躁之中。他隐隐的感到,在沉寂了千年之后,天授画尸人时代那些令人疯狂的噩梦,会随着他和鲁海的相遇而再次苏醒。

天授画尸人拥有震撼天地的力量,却还是要任凭命运的摆布!

唉……不该动杀机的,如果噩梦真的要苏醒,今天即便杀了这个人,明天也会有别的事情使他的身份泄露……该来的总会来的,命运的车轮不管停滞了多久,却也总是会再次滚动,毅然决然的向终点行去的。

杜亦羽沉思着,迈步踏入他留下的结界之内。就在那一瞬间,顾老爷子那疯狂的身子突然静止下来,一动不动的盯着他。在杜亦羽那强大的力量面前,顾老爷子就好像看到了猛兽的兔子,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

“我知道你被埋在地下近两百年,时时刻刻被那些怨灵侵染痛苦万分,可你依然是不被允许的存在。”低声说着,杜亦羽伸手拍上了顾老爷子的顶门。随着一片白色的光芒在杜亦羽的掌下闪过,顾老爷子再次闭上了眼。

“我和你一样,都是不被允许的存在。”看着顾老爷子砰然倒地,杜亦羽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喃喃低语…….

突然,旁边光芒大亮,顾德和刘飞转过头,便吃惊的看到孟久手中那柄生锈的小刀陡然发出耀眼的七色眩光,缠绕在不知为何变得透明的刀身,如霓如虹。

紧接着,孟久大喝一声,将刀插入阵心,与此同时,那七色眩光瞬间四射,点燃整个八卦。在八卦阵发出一片眩目的彩光后,两道彩光如破日之箭,沿着大地上被杜亦羽一去一回画出两道的痕迹飞窜而出,在山坡脚下微微一顿,立刻画作数百道彩光分射四面八方!

一时间,大地变作七彩的琉璃,辉映着茫茫星空,净化着大地中的一切妖邪、怨灵。



待光芒浅浅灭去,顾德和刘飞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欢呼,他们被那壮观的景象所激荡,忘记了刚才的一切恐惧,怀着无限的憧憬看向孟久,却看到一个满身是汗,疲惫得只想睡觉的男人。

于是,杜亦羽留下火化顾老爷子的尸体,顾德和刘飞则搀着孟久去村子里找地方睡一晚。可一进村子,三个人就愣住了。

只见那宋天仑站在村中的聚会地,画了一个好大的八卦阵,趾高气昂的站在一个华丽的法坛前,挥舞着孟久给的那几张幅,大声的叫卖面前的一盆符水。

看地上和周围树上的景象,显然,这里已经闹了好一阵了,而孟久他们刚一到时,正好听到宋天仑大声道:“看到没?刚才贫道请来了天上的仙人下凡,后山一片神光,现在想必邪秽皆以净化,还各位一个风水宝地!但众位久居于此,想必早已受到邪秽侵袭,于身体大是有碍。今天贫道只收一个路费钱,符水100元一碗,符纸200元一张,数量有限…….”

看着眼前的情景,孟久实在是又气又笑,再也忍不住咬牙恨恨道:“好你个牛鼻子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