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外传之尸检现场(杜)非vip
章节列表
外传之尸检现场(杜)非vip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望龙花园别墅区位于北京西北城郊,一栋栋别墅花园依山而建,外纳自然风光之奇秀,内敛山水林木之灵气,无处不显示着别墅主人的身份与财富。

可周五一清早,位于山脚处的那幢别墅周围却拉起了一圈长长的警戒线,几辆警车疾驶而至,带来了西城分局刑警队长郑刚、法医刘康、技术员及一队武警。

在郑刚听取管片110介绍报警情况时,刘康和技术员也开始了各自的工作。

现场的尸体一共有三具,两男一女,赤身裸体,并排躺在二楼的西餐厅长桌上。那种景象实在很是诡异,令人立刻便会想到‘变态杀手’一词。

初步断定死亡时间为半夜3-5点之间,死因……

刘康站在西餐桌的顶头,惊疑的在三个死者的腹腔,里面似乎被塞了什么东西的样子……

他咽了口吐沫,低声暗骂了一句什么,这才戴上手套,轻轻的按向离他最近的那个女性死者的腹腔――确实有一块硬物……可死者身上并无伤口,这硬物难道是从嘴里…….

刘康紧皱着眉头看向死者的颈部,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暗骂了一声‘变态’,手下又加了些力道按了两按,希望能判断一下里面填充物的大概情况,以免一会开胸的时候会弄得很狼狈。

可就在他的手按到第三下的时候,那女性死者突然腾的坐了起来!

一旁的110和郑刚都被吓了一跳,尤其是那个年轻的110竟大叫一声向后猛退,哐啷一声撞在后面的大花瓶上。

刘康连忙摆手道:“别慌,别慌,是神经反映罢了。”说着,用力将死者的上身按下去,手还没完全离开,那死者突然又坐了起来!

110发出一声呻吟般的吸气声,刘康也是一愣,郑刚低骂一声道:“你小子别搞死尸了好不好?还嫌气氛不够是不是?!”

刘康只以为是自己刚才没有弄好,巧合的使得尸体的大筋再次收缩弹起,只得苦笑着示意郑刚带着那个110先出去,他可不想把那个110吓出什么毛病来。

等那两人出去,他才再次伸手去压那尸体,可就在他的手刚刚碰到尸体的瞬间,那女尸的眼睛突然睁开,紧接着,那对眼珠子骨碌一滚,竟滑入了眼皮里面,只留下一双凄白的白眼珠。

一旁的刘康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一下就僵住了,干了十几年的法医,第一次有这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晚上8:15分, 当杜亦羽架车来到这里时,远远便看到了停在主路旁的警车还有一盏盏明亮的探照灯,也看到了别墅旁的一条小土路被警方毫不客气的划入了封锁范围之内。

他将车速放缓,停在山脚下,下了车,有些发愁的看着那条警戒线……

没办法,如果他要开车进山回家,就只有通过那条被封上的小土路。否则,他就只有步行几公里进山,抑或是掉头回去住办公室。

而就在他关上车门的同时,也有了一个决定,好不容易不用加班,这周末无论如何不再住办公室了。

摸了摸衣兜,果然没有带着证件……唉,似乎是西城分局的警力呢,听说西城刑警队长郑刚是个脾气暴躁的家伙…….但愿不会太麻烦,他可不想大晚上爬山回家…....

“对不起,这里已经封锁了,”一个刚毕业的武警将杜亦羽拦在警戒线外,认真道:“您不能走这里。”

“我需要回家。”

“对不起,请您绕路行驶。”

“只有这一条路可以通车。”

“对不起,这里已经封锁,您不能走这里。”

杜亦羽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别墅出事,你们没有权利连路也封上吧?”

小武警尽职的道:“对不起,这是上级的命令。”

“那好,请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回家?”

“这我就不知道了,如果真的只有这一条路,您可以等警戒线撤销后再回家。”

杜亦羽弹了弹那该死的警戒线道:“你们只要暂时将这警戒线往里移一下,让开这条小路,等我过去你们再挪回来就可以了。”

小武警摇头道:“对不起,我不能这么做。”

杜亦羽双手交叉抱胸,无奈道:“你就不能灵活一些吗?你看,警戒线将这一小段路圈在里面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而我却因为这十几米而无法回家,岂不是很可笑吗?你如果不能做主,就请示一下你的上级吧。”

大概是杜亦羽沉稳的气质令那小警察错误的以为这个人属于那种可欺的‘君子’,所以,他根本不愿为了这么一点事去呼叫那个脾气一向不好的郑刚队长,弄不好,还要挨上一顿训。这么想着,小武警脸一沉道:“我不能离开这里去请示,请您绕路。”

“你没有对讲机吗?”

小武警语气不耐烦的道:“那是紧急呼叫用的。”

杜亦羽不说话了,都说阎王好送,小鬼难缠,果然是有些道理的。他正在犹豫着是不是弄个幻术教训教训那小武警,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他陡然看向那被夜色吞嗤了本来面目的别墅,微微皱了皱眉。

就在这时,别墅里突然像炸开了锅一样传出一片惊乱的喊叫,让在外围值勤的警察瞬间便陷入紧张之中。紧接着,小武警的对讲机里传出一个吼声:“一组注意,一组注意,警戒线外推二十米,五步一岗,严禁任何人出入!”

小武警一下就被这突如其来的紧张感所掠获,听到这个命令几乎跳了起来,大喊一声‘退后!’便伸手向杜亦羽推过来。可手还没碰到杜亦羽,突然就觉得手腕一紧,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人已经坐到了地上。再看杜亦羽,已经跨入警戒线,向别墅走去。

小武警愣了几秒,扑棱就跳了起来,大怒之下,也不想想自己和对方实力上的差距,一边追一边对着对讲机喊道:“有人闯入,17,要求增援!17,要求增援!”

杜亦羽皱了皱眉,看到四方都有人跑过来,便加快脚步,放倒了两个人后,竟有佩枪的武警冲了上来。这一来,杜亦羽不得不停下了,他可不想因为能躲开枪子而出名。

“不许动,不许动……”一帮人围上来后,神情紧张的端枪以对,一个小队长走过来喝问道:“什么人?”

“法医。”

那小队长一愣,道:“证件?”

“没带。”杜亦羽等那小队长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才道:“我从不在休假期间带着证件的。”

“对不起,没有证件便不能证明你的身份。回答我,你为何擅闯警戒线?”

杜亦羽看了一眼百米开外的别墅,叹了口气道:“情况已经很糟了,如果你再不让我进去,里面可能就要死人了。”

小队长闻言一惊,大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杜亦羽,法医。”

“哼,你以为随便这么一说我就能相信你吗?”

杜亦羽目光看向对方腰间的对讲机,无奈道:“你们的对讲机难道只有在抓人的时候才用吗?”

小队长一愣,随即明白他的意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拿起对讲机道:“08,08,我是17,有个自称是法医的人擅闯警戒线,请指示。”

对讲机里立刻传来一声怒吼:“你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吗?!什么叫自称法医?你是刚毕业的吗?!不要来打扰我!”

“这是我们队长,听见了?”小队长被骂得一脑门子气,刚要叫手下抓住杜亦羽,对讲机却突然沙沙的一声又传出队长郑刚的声音,这次却颇为急切道:“那法医叫什么?”

“杜亦羽……”

小队长话音刚落,便听到郑刚对着对讲机吸气的声音,然后便带着高兴和焦急大声道:“快!赶紧让他进来,一刻都不要耽误!”



“杜法医,在二楼,快上来!”郑刚站在二楼走廊处嚷完这一句,便缩了回去,丝毫没有下来接一接的意思,看来这个郑刚果然如传言般脾气直爽,不懂示好,以至于干了四十年刑警,破了许多大案却一直没有升上去。

杜亦羽微微一笑,丝毫不在意的走上大厅的旋转楼梯,只见郑刚神情焦虑的在楼梯口打转,而二楼的回廊中五步一岗,荷枪实弹,气氛颇为紧张。

“郑队长?”既然郑刚想不起来做自我介绍,杜亦羽只好自己开口确认一下了。

“对,我是。对不起啊,我这急的什么都顾不上了。”郑刚一边带着杜亦羽绕过长长的回廊,走向顶头的西餐厅,一边道:“真是够巧的,十分钟前我刚和市局联系,可市局说联络不到你,没想到你却自己跑过来了!”

杜亦羽不解道:“市局应该有值班法医啊。”

郑刚叹了口气道:“如果是个法医就行的话,我也不需要跟市局指名要你了。”

说话间,两人转了个弯,已经可以看到尽头西餐厅两扇气派的大门了。杜亦羽只看了一眼便皱起了眉,还没说话,郑刚已经带着一种期待急切道:“听说你很与众不同,什么古怪的尸体都能对付?”

杜亦羽一愣,苦笑着摇了摇头,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郑刚又叹了口气道:“我这也是病急乱投医,虽然咱俩从来没见过,可我早听说过你。”

说到这里,两人已经走到了西餐厅门口,郑刚突然顿住脚步,神情有些古怪的缓缓道:“你们法医经常接触尸体……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世上是不是真有僵尸这种东西?”

杜亦羽抬手扶住西餐厅大门的门把,微微一笑道:“你既然问出了这种话,就应该不需要我来回答了吧?”说完,咔哒一声,打开了那扇门,在郑刚紧张的注视下,步履轻松的走入那灯光昏暗的房间。

西餐厅桌上,三具尸体被贴得紧紧,顺着西餐桌长长的走向放置在靠里面得一头。三块帆布盖着三具尸身,只露出脚趾,而帆布之上,又有数道麻绳死死的将三具尸体固定在桌子上。

房门刚一推开,便有一股冷风自门缝钻入,

杜亦羽挑了挑眉,缓步走到三具尸体的头部上方,刚要伸手去掀帆布,随后而入的郑刚却自喉咙中挤出一个词:“小心!”

“你要我小心三具尸体吗?”杜亦羽淡淡的说着,迅速的掀开三具死尸头上的帆布。

随着帆布掀开,郑刚紧张得屏住了呼吸,手不由自主摸到了枪柄上,用一种无法置信的口气道:“我说,尸体有可能自己睁开眼睛吗?”

杜亦羽审视着眼前三具尸体,不答反问道:“尸体睁眼的时候,都有谁在场?”

“就一个法医…….”郑刚道:“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法医呢?”说着,杜亦羽从兜里掏出一副胶皮手套戴上。

郑刚苦笑了一下:“我听到他惨叫,立刻就跑进来,可他已经倒在地上,浑身抽搐,昏过去了。”说到这里,郑刚大是愤恨道:“能把一个法医吓晕……妈的,不会真他妈闹鬼了吧!”

杜亦羽的目光本来正定在中间的女尸身上,听郑刚这么说,抬起眼冷冷一笑道:“只是死尸睁眼,郑队长就如此担惊吗?”

郑刚被说的很是难看,大声道:“我干这么多年刑警,只见过睁着眼死的,还没见过死后能睁眼的!更没见过死了这么久的尸体可以随便就坐起来的!”

“随便就坐起来?”

郑刚看了一眼杜亦羽,苦笑道:“我找不出更好的形容了…….当时,我听到法医的惨叫就跑了进来,结果,结果……”说到这里,就连郑刚这样直爽的人也有些犹豫,杜亦羽也不着急,趁着郑刚犹豫的时候,伸出手缓缓的将三具尸体的眼睛合上,看的郑刚更加的说不出话来,半天才长出了一口气道:“你怎么合上的?!”

杜亦羽笑了一下,做了一个‘就那么合上的’的表情,道:“结果怎么样?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郑刚用力睁了睁眼,等了一会,见那三具死尸真的不再睁眼了,不由啧啧称奇,这才道:“不是不能说,而是说出来怕你不信。唉,别说你了,就连我现在还不能十分相信呢。”

“说说看。”

见杜亦羽神情轻松,又上来就把那三双怎么合也合不上的眼睛合上,郑刚也渐渐不再那么紧张了,走进了两步道:“当时,法医的惨叫一起,我就冲了进来。先开始,因为那法医倒在地上昏了过去,所以我的视线直接就落在桌上的尸体之上。你说吓人不吓人,其中那具女尸竟然笔直的坐着,眼睛睁得大大的,正好望着门口的方向!”郑刚说到这里,脸上还是不由露出紧张之色,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桌上的女尸,咽了口涂抹道:“当时我被吓了一跳,可也只是太过突然。因为就在之前,东面这男尸也坐了起来,我们那法医说是神经反应,不用担心。所以,我很快就恢复了镇静,虽然觉得那死尸竟然能睁眼有些怪异,可也只以为是另外一种现象。于是,我很快便看到了倒地的法医。我当时心里就是一惊,赶紧过去看看情况,根本没往这女尸身上想。”

郑刚说到这里的时候,便下意识的伸手去指那女尸,杜亦羽目光一闪,有意无意的自餐桌北头绕了过来,将郑刚的手推开,淡淡道:“不要随意指向死者。”

郑刚一愣,心里不知怎地泛起一股子凉气道:“怎么了?”

杜亦羽微微一笑:“没什么,这样很不礼貌。”

郑刚翻了一个老大的白眼,说了口头禅‘去你妈的’,但随即又觉得跟杜亦羽不熟,多少该注意一下语言和态度,便嘿嘿一笑道:“当时,要是换了别人,八成就把女尸的异常和法医的惨叫联系到一起了,可我这人从来不信这些东西,也就没多想,忙着叫人送那法医去医院,然后,我才打算看看现场,推测一下究竟出了什么事。”郑刚说着,神情怪异的看了一眼杜亦羽道:“当时很是混乱,所以,等那些人把法医七手八脚的抬出去后,我才发现,餐桌上的女尸不见了!”

杜亦羽听到这里,微微皱了皱眉,郑刚则完全陷入回忆之中,以一种低沉的腔调将当时的情况、众人的惊疑以及种种猜测说了一遍,然后,他用手摸了一把脸,道:“当时我们连是否凶手化妆进来偷尸的可能都想了,可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郑刚说着,目光带着惊恐缓缓移到餐桌下方的空间,哑着嗓子道:“我们就站在这桌子周围开会,水笔不小心掉在地上,我蹲下去捡……就在我的视线降下桌面的瞬间,我看到桌子下蹲着一个女人!你一定想不到,我当时会吓得发出一声大叫!”

杜亦羽微微一笑道:“这没有什么,紧张的时候能叫出来其实是件好事。”

郑刚感激的一笑,心有余悸的继续道:“我几乎立刻就认出,蹲在桌子下的那个女人就是失踪的女尸!如果光是这样那还好些,可…….操!那女尸竟然扭过头看向我,而且还咧着嘴笑了一下!”

杜亦羽叹了口气,若有所悟道:“你就开枪了?”

郑刚点头道:“当时实在是太紧张了。唉,你在外面都听到了?”

“听到了。”杜亦羽伸手掀开帆布下端,果然在女尸的腰部看到了两个枪伤,皱了皱眉,放下帆布道:“那是谁这么大胆子,把这三具尸体捆到桌上的?”

郑刚摆了摆手道:“哪是胆子大啊,趁人多咬咬牙捆住他们,总比防着不管,却无时无刻都要担心会出现僵尸要好罢了。”郑刚说着,无意识的捏了捏自己的手,那双手到现在还有些发抖呢

“还有其他情况吗?”

“操,这还不够?”

杜亦羽叹了口气道:“够了,已经够麻烦的了,我现在要进行尸检了,请你帮我做件事。”

“什么?”

杜亦羽似乎是随手拍了拍郑刚的肩膀道:“我需要一些女人用的化妆品”

郑刚眼睛一睁,不由提高声音道:“化妆品?”

可他刚说完,便看到杜亦羽走到一旁拿起一把手术刀,又走回来捏住捆着尸体的麻绳,心里一急,不由喊了一句“不能解!”便跑了过去,而此时,杜亦羽已经轻易的用手术刀将那绳子割断。

郑刚倒吸一口气,脚步在餐桌前顿住,紧张的注视着桌上的三具尸体,深怕会发生什么。可等了半天,那三具尸体依旧老老实实的躺在那里。郑刚这才松了口气,看向杜亦羽苦笑道:“你是胆子大,还是根本不相信我所说的?”

杜亦羽一手按住那女尸的额头,一手的食指缓缓的顺着女尸的鼻梁滑下,目中精光一闪而过,缓缓一笑,道:“你不是听说过吗?”

“什么?”

“我什么样的尸体都能对付。”

郑刚一愣,随即露出了一个又是高兴又是难以置信的怪异神情,上下打量了杜亦羽几眼,惊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快去把化妆品都找来吧,趁还来得及。”

郑刚咽了口吐沫,道:“来得及什么?”

“画尸……”



当郑刚拿着化妆品回来时,杜亦羽却根本不在房间之中。郑刚一愣,随即便看到三具尸体已经被杜亦羽移开了距离,分别放在餐桌的左右两端和中间,桌子上放了一个现场尸检报告,三具尸身上都有尸检的痕迹。而郑刚注意到,杜亦羽并没有将那两个尸体开膛破腹,却只是在脖颈、腹部两处分别留下了一道缝合好的短小刀疤。那感觉有点像是糊弄事…….

郑刚实在没想到杜亦羽的速度这么快,一愣之下,不由松了口气。说实话,他还真的被那女尸吓着了,几乎真的以为出现僵尸了!可现在人家尸检都做完了,不是什么都没出现麻~~

可是……那女尸怎么跑到桌子下面去的?难道是有人恶作剧?可死人会蹲在那里冲着你笑吗?!!郑刚有些痛苦的捶了捶头,难道是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

话说回来,这死尸如此诡异,害得他都差点以为真有僵尸,怎么到他手里就变得如此听话了呢?靠他娘的,这家伙不会是从娘肚子里出来就和尸体打交道吧?

他苦笑着用力甩了甩头,决定不再胡思乱想,将一包化妆品随手放在餐桌上,郑刚拿起那份尸检报告,只见上面写着:

从颈部及腹部刀口观察,三名死者均被从口腔强行塞入硬物,致使食道及腹部多个器官破裂。基于现场条件有限,建议送尸检中心或市局进行深入尸检,取出腹部异物。

两男性死者初步鉴定为内出血、器官破裂而亡。

女性死者腹部出血很少,有可能在异物塞入之前便已经死亡。另外,女性死者皮肤颜色产生变化,怀疑有中毒迹象,前胸肋间空隙处有针孔,怀疑凶手将小剂量药物直接注入受害者肺部,此手法可能骗过血液检测。女性死者初步怀疑为毒杀。

嗯…….郑刚越看越是惊讶,紧紧通过两个小刀口还有观察就可以推测出这么多东西,难怪这个杜亦羽在市局里有法医第一人之称,难为他还这么年轻,唉,我手下怎么就没这么好的人才啊!

郑刚一边想着,一边将报告放回桌上,可他的手还没离开那本报告,突然觉得手腕被一根冰冷的手指扫过,那动作虽然轻柔,可却令郑刚如五雷轰顶一般浑身一震,浑身的汗毛都直立而起!

他豁然跳起,在空中转了小半个圈,面对那个女尸落下,又是倒吸一口凉气,女尸的头不知何时扭了过来,眼睛虽然依然闭着,可郑刚就是觉得那女尸在看他!

他闷哼一声,倒退数步砰的撞到一个花瓶架上,令他心里一震乱跳。再看那女尸,并没有更多的变化,他这才强自镇定下来,紧盯着那女尸,一步一步的倒退到门口,立刻转身、开门、快速走了出去!

“看到杜法医了吗?”郑刚心口狂跳,却不得不强壮镇定的问道。

楼梯口的警卫道:“刚才看他往楼上去了。”

郑刚一愣,暗骂了一声,对警卫道:“把好楼梯,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上二楼!”

“是!”



郑刚一脚迈上三楼就有些后悔,心里不住暗骂这家主人为何把楼道修成这种狭窄的直筒,有钱买别墅,为何不花钱找人设计设计再装修?!

妈的,他跑三楼来干嘛?郑刚顺着那狭长的通道走了几步,来到左手第一间卧室。也许是整个别墅的气氛太过压抑,也许是那女尸的怪异留给他太大的恐惧,郑刚,这个自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出来的老刑警,在推门的瞬间竟微微有些犹豫。

他自嘲的笑了笑,按下了门把…….就在门微微打开一条缝的时候,最里面的一个房间突然传出床板发出的嘎吱声。

郑刚心里一跳,又是暗骂了一句什么,关上门,直接走到最里面,有些不快的推开那扇门,嘴里大声道:“你跑三楼…….”

话刚吐出个头,郑刚整个人就是一震,全身从头顶凉到脚底,喉咙里不断发出嘎嘎的声音,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那房间是一个很温馨的卧室,一张浅粉色的大床摆在房间正中,而就在那张大床上,一个素衣赤脚的女人笔直的站着,背向着他,脸却也向着他!!

郑刚整个人都僵在当地,心里明明极想退出这房间,可身子就是不听话,一动也动不了。就算他再理智,此刻也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活人的头是不可能朝向后背的,而死人也不可能这样站在一张软床上,更不可能对着他露出那样诡异的笑意。

那女人……嗯,可以直接说是女活尸了,头不动,只是缓缓挪动那双苍白的赤脚,使身体在床上转了个圈。

然后,郑刚惊惧的看到那女活尸的肚子恐怖的蠕动着,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试图破肚而出!

一颗斗大的汗珠自鼻梁滑下,有些痒,却使他找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他闷吼一声,转身就往外跑,砰的一声撞上房门。可刚一出房门,他却立刻顿住了脚步,头上不住冒出惊恐的汗珠。

楼道里的电灯不知为何变得异常的昏暗,而两旁的四个房门却都被打开了,里面不住传来一种类似磨牙的恐怖的声音,令人遍体生寒!

郑刚这次是真的胆惧了,前面的房间里不知都有着什么,但他身后的房间却同样恐怖!他喘着粗气,努力让自己迈出第一步,第二步……越是走进敞开的房门,他的步履便越发的沉重,就在这时,磨牙声却突然全都消失了!

整个楼道充满了不详的寂静!

但无论如何,总是不能一直停在这里的。看看楼道到楼梯的距离,如果一口气跑过去呢?郑刚摸了摸嘴角,又擦了把汗,死他倒不怕,可这种超越常识的恐惧足可以彻底毁掉一个人!他深知,自己必须面对恐惧,不能逃避,不然,他逃得出这别墅,却再也逃不出内心的恐惧!即使今天能够离开这里,他这一生都将生活在恐惧的阴影里,一生都不敢推开任何一间房门!

怎么办?跑过去,还是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杜亦羽去哪了?他不会已经出事了吧?

想到这里,他终于决定面对眼前的恐惧,他深吸一口气,拔出配枪,迈出了最后一步,举枪对着敞开的房间……

房间里摆设简单,一览无遗,干净而整洁,什么也没有。

呼,郑刚吐出一口气,可突然,一声轻笑划过耳际,令他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

他端枪扫视,屋子里却是什么也没有……

嘻嘻

又是一声轻笑,这次却是自脚下传出!

郑刚心里一惊,猛的后退一步跨出房间,低头,惊惧的看到地上贴着一张苍白的女人脸!郑刚猛地睁大眼睛,多么期望那女人脸不过是地板上的一块花纹,可是……触眼可及之处,整个房间开始不断的出现那苍白的女人脸!

那些女人脸表情各异,似乎是在互相争抢着地盘,互相挤着、蠕动着。突然,叭的一声,房顶的一个女人脸竟被挤得掉了下来,摔在地上,后脑竟然还有毛毛查查的头发!

郑刚只觉头皮一阵发麻,自喉咙里发出一声呻吟,几乎是疯狂般的开枪射向掉在地上的女人脸!

六发子弹一瞬间就打完了,可那女人脸却啪的一声翻了过来,脸上已经被打得不成样子,一个弹孔正好自她的眼睛穿过,而就在那个洞里,一只小手突然伸了出来,啪的一声抓住眼眶边缘,似乎有一个小人在往外爬!

“啊!!”郑刚只觉得自己的神经就要崩溃了,忍不住大喊出来。而就在这时,一个沉稳的声音自楼梯口响起:“你在干嘛?”

那声音虽然不大,却如醍醐灌顶一样,一下就将郑刚喝醒!而与此同时,郑刚只觉大脑一阵轻快,周围的光线也亮起来了,再看,所有的房间竟然都还关着门,而手里的枪管也还是凉的,一点也没有射击的迹象!

郑刚一愣,杜亦羽已经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魔由心生,幻随意走。我就上了个厕所,你为何不等我一会?下去吧?”

郑刚脑子一下就蒙了,忍不住道:“什么意思?”

“嗯…..解释起来很复杂。”

“等等!”郑刚茫然的看着身后的楼道:“我刚才在这里……”

话还没说完,杜亦羽已然道:“我一上来,就看到你一个人站在这里,面门发呆。你别告诉我,你神游太虚去了!”

郑刚着急的挥了挥手道:“你听我说!我刚才见鬼了!”

杜亦羽暗暗叹了口气,看来是很难糊弄过去了……他一把推开郑刚面前的房门,道:“哪里有鬼?你给我找出来!”

郑刚被杜亦羽的动作吓了一跳,不知费了多大的努力才没有后退!

房门推开,房间里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郑刚还在思忖,杜亦羽已经走了进去,打开了大灯,挑眉看向郑刚。

郑刚咽了口吐沫,看着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房间,疑惑道:“如果不是鬼,那我刚才看到的是什么?”

杜亦羽微微一笑道:“你是不是工作太累,看到幻觉了?”

“幻觉?都是假的?!”

杜亦羽耸了耸肩,郑刚却突然大喝一声道:“不对!搜索三楼时我并不在!这间房我从没看见过!如果刚才是幻觉,为何和我现在所见的房间一模一样?!刚才我看到的怎么可能是假的?!”

杜亦羽被郑刚问得有些头疼,心里暗叹这个刑警队长的思维真是敏捷得有些多余,摇了摇头走出房间,在郑刚疑惑的目光中关上房门,这才叹了口气道:“有什么事,我们下楼去说吧?”

郑刚看了杜亦羽半响,终于点了点头。



从三楼下来,郑刚一眼看到楼梯口的警卫,心里突然来了气,走过去怒道:“杜法医明明没有上三楼,你为何说他上三楼了?”

那警卫一愣,喃喃道:“我,我没说啊……”

郑刚怒道:“没说?那我刚才问你的时候,你说什么了?”

那警卫差异的看着郑刚道:“您什么时候问我了?”

“刚才!”

“刚才?您刚才从西餐厅出来,直接就上楼了啊。”

郑刚一愣,看着警卫怪异的眼神,心一下就沉了下去,难道真的是我精神出了问题?一回身,只见杜亦羽正靠在西餐厅的大门上,脸上带着一种看透一切的神情。

郑刚敲了敲头,对那警卫说了句‘今天血压有点高,糊涂了’之类的话,便赶紧离开楼梯口,走向西藏厅,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见杜亦羽已经戴上了胶皮手套,他才咬了咬牙跟了进去。

今天,一定会是他一生的梦魇。



西餐厅的灯光主要靠着房顶的一个大型吊灯,还有四壁的几盏壁灯,灯光很是明亮充足。而此时,杜亦羽却把吊灯关上,只留下壁灯发出柔和的黄光,餐桌处昏暗得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

而就在这一片昏暗中,杜亦羽正站在那女尸的头顶,用一只眉笔仔细的勾勒着本应柔美的柳眉。

郑刚咽了口吐沫,哑着嗓子道:“为什么关灯?”

杜亦羽画完一道眉毛,手移到另外那道眉毛上,并没有回答郑刚的问题,而是说道:“你知道所谓的灵魂学吗?”

“不知道…….”

“有人说,灵魂是一种能量波,只要能量足够强,或者波长吻合,就能影响活人的大脑。”杜亦羽放下眉笔,挑出了一盒眼影,用粉刷沾了些粉色涂在女尸的眼皮上。

郑刚傻傻的看着杜亦羽的身影,突然觉得这个法医是如此的神秘,使得他所说的话自然而然的带上了一种不容置疑的意味。他咳嗽了一声,刚想问他为何说这些,心里一个念头闪过,不由倒吸一口气道:“你是说…..我刚才看到的幻觉是…..”

昏暗中,杜亦羽似乎笑了笑,点头道:“你想到了?”说完,竟似乎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只是专注于手下的化妆工作。

郑刚颇不自在的摸了把脸,心里不断的往外冒凉气,忍不住走向电灯开关道:“不行,太黑了!”

“不要开灯!”就在他的手指刚刚碰到电源的瞬间,杜亦羽突然道:“为你好,我劝你不要开灯。”

“为什么?”

黑暗中,杜亦羽淡淡的声音说道:“画尸并不是一个美妙的过程,如果你不怕今后做噩梦的话,我并不介意你开灯。”

郑刚咽了口涂抹,被杜亦羽说得心下发虚,虽然不想示弱,可手最终却慢慢的放了下来。

就在这时,杜亦羽突然道:“最后一笔了,小心了!”

郑刚一愣,只见杜亦羽手沾了些东西,往女尸的嘴唇上一抹。与此同时,房间里突然响起一声直射入脑中的惨叫,叫得郑刚头皮发炸,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

“什么?!”他大吼一声,再也忍不住按下了电灯开关。

咔嗒

刺眼的光亮中,郑刚看到杜亦羽已经离开了那女尸,走到一边摘下胶皮手套。

“发生什么了?!”

杜亦羽微微一笑道:“没事了,已经画完了。”

郑刚愕然的看向那女尸,只见那女尸脸上脂粉淡施、面容安详,原本诡异的尸体此刻却充满一种宁静。他张口结舌愣了半天,才看向坐到一旁喝水的杜亦羽,惊疑道:“你是法医,干嘛要给死尸化妆?”

杜亦羽喝了一口水,眼中神情一闪,却是平淡的道:“没什么,我的兴趣罢了。”

“兴趣?”郑刚呻吟般的怪叫,杜亦羽道:“是的,等出殡的时候,就不用再给她化妆了。”

“你!”

杜亦羽呼出口气,站起来,在验尸报告上签了字推给郑刚,笑道:“这女尸身上的弹孔,你自己来解释吧。”

郑刚一愣,一把抓过杜亦羽的胳膊道:“你别走!”

“干嘛?”

“这女尸,对,这女尸怎么会钻到桌子下?还有什么幻觉……”郑刚又是着急,又是心乱,竟不知该怎么说好了。

杜亦羽推开郑刚的手,微微一笑道:“这世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与其因为弄不明白而担心,不如相信那女尸是被人恶作剧搬到桌下的好。”

“可是……”

“这女尸不会有什么大碍了,你放心吧。至于你所看到的那些…..不管是什么,也许都是幻觉吧。”

“也许?”

“假亦真来真亦假,真真假假,谁分得了那么清楚?”

郑刚被说得一愣一愣的,终于忍不住大叫道:“这世上到底有没有鬼?!”

就在这时,大门被人推开,市局刑警队长周万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看到杜亦羽便是一愣,随即夸张的道:“你怎么在这?”

“有事吗?”

周万疑惑的又看了看杜亦羽,撇了撇嘴,对郑刚道:“刚才有个凶手来自首,说是杀了自己的老婆和两个情人,让我们来看看他的本事。”说着,冷哼一声道:“那家伙根本就是个变态!…….喂!”周万说着,已经看到了那个女尸,大叫道:“杜亦羽!又是你?!”

郑刚忍不住道:“他经常….给尸体化妆?”

周万气呼呼的道:“哼,恶劣的兴趣!”

郑刚吸了口气,真的,只是因为兴趣吗?…….

杜亦羽微微一笑,挥了挥手对周万道:“尸检已经做完,你叫技术科继续剩下的工作就成了。我走了。”

“等等!!”周万和郑刚一起大叫,杜亦羽却只是挥了挥手,从楼道的窗户看到外面的警戒线,叹了口气,喃喃道:“都快天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