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所谓亲情2
章节列表
第五十章 所谓亲情2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杜亦羽冷冷的看着陈化铭倒地,这才走过去按住他的仁中。

不管怎样,他倒真的有些同情这个男人。无论是谁,看到自己的老婆缺手断脚,又被自己的女儿俯身,带着一身的尸臭和烂斑呵呵的狞笑着,恐怕都要发疯的。

更何况,陈化铭一定已经察觉到,自己接上的那一手一脚,以及杜亦羽扔在地板上的那条断腿,正是自己老婆的!

确实,很残酷!

‘也许该早些收了陈小铃。’当杜亦羽心里突然浮出这样一个念头时,他竟不何时宜的愣了一下。难道是法医做得太久了,习惯抓捕罪犯了,还是被孟久影响,开始多管闲事了?自己竟然又有了这种无关理智的想法……

杜亦羽不觉的皱眉,自己不该有多余的感觉,不然,一定又会变得很痛苦!

“杀了她!!!!!!!!!!!!!!!!”杜亦羽的沉思是被厉声怒吼的陈化铭打断:“我没有这个女儿!!!!!!!!!”

“哈哈哈哈!”老婆的身上发出陈小铃的历笑:“露出真面目了?要杀自己的女儿啊!还说你爱我?哼!”

陈化铭打百子一样的抖着,紧咬的牙关竟再也说不出一句话。那陈小铃又是笑道:“对了,忘记告诉你,我妈的魂魄还在这身子里。杀了我,她也会魂飞魄散的!还是说,你为了杀我,不惜先杀死你老婆?”

“你!”陈化铭的嘴角沁出一条血痕,自牙关中挤出一个字,仅仅一个字,却似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量!

杜亦羽叹了口气,缓缓道:“你以为,你躲在人体内,我就没辙了?”

“别吓唬我了,我已经和我妈的肉体融合在一起了,你拉不出来我的!”

杜亦羽冷冷一笑:“你很聪明,很厉害,很变态。但是,你太年轻了。还不懂得什么叫做意想不到!”说完,杜亦羽拍了拍陈化铭的肩膀,向着那个满身是血,形容怪异的女人走过去。

杜亦羽的脚步很缓慢,但每一步都似是力若千斤,砸到了人的心中。

陈小铃笑不出来了,她突然感到自己似乎被一种没名的力量所包围,竟一动不能动!束手无策的恐惧紧紧的压上她的意志,她想像刚才那样哭着向陈化铭求助,可却发现,自己竟然被恐惧压迫得连声音都无法发出。

杜亦羽站在陈化铭老婆的身前,端详了一会,似乎是自言自语道:“看来……这尸画起来要卖些力气了。”然后,他自怀里掏出一把折叠刀划破手指,在那女人的眼睑上一抹,一道鲜红的眼影飘飞于那双死鱼一样的眼上,直没入鬓角。

鲜艳得犹如戏子之妆,却诡异如浓妆的纸人。

那血妆的眼影便似来自炼狱的烈火,令陈小铃便感到难以忍受的炙热,彷佛要将她的灵魂都燃烧蒸发一样!她终于发出了声音,却是走样的惨叫!然后,她只感到自己的灵魂在承受着千刀万刮,被一片片,一层层的剥离那个肉体!

“爸爸!”这是她最后的声音,却软弱而无力。在被拽出肉体的瞬间,她突然看到了婴儿时,被父母的宠爱,突然想起了父母曾经对自己的百般用心,不知为何,她哭了。她被不知名的力量包围,被温柔而强硬的扯出灵魂中的哀怨,被净化的力量所洗涤。

恍惚间,她感到自己的意志在涣散,她知道,自己就要魂飞魄散了。她感到自己似乎还有事情要做,但却被那力量蛮横的夺取她思考的权利。没有留念的灵魂,便会静静的消失于世间,化为世上最小的原子,再被巧妙的重新组合。物质不灭,确实是可以解释许多事情的。



同一时刻,宋靖的书房,修罗刀霍然发出耀眼的白光。孟久大喝一声紧握刀柄,将刀插入阵眼。只听砰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击在孟久面前无形的结界上。站在阵中的宋靖吓得一P股坐在地上,险些以为自己又会被穿一个洞。

咒术得反噬被结界一挡,立刻转个方向,自窗户飞出。孟久顾不得宋靖,拔起修罗刀便也掷出窗外。这个结界是杜亦羽的主意,只是挡住反噬,却不会消融那力量。所以,现在反噬肯定是去找施下咒术的那个老道!但愿,修罗刀能够追上!



另一边,杜亦羽将因被陈小铃俯身太久而死亡的宋妻放进沙发,闭目不知在倾听什么。一会,他诧异的睁开眼,又看了一眼那已经开始腐烂的女人,这才转而去帮陈化铭止痛,以及切下陈化铭身上已经开始腐烂的他妻子的手脚――这样怪异的‘病情’,还是不要就医的好。

就在杜亦羽在陈化铭身上折腾的时候,窗外一只鸟灵悄悄的隐匿身形。然后,出现在一个身着休闲服的中年男子手中。

那男子手一攥,便将那鸟灵吸入体内。唇角冷冷的一笑,闭目自语道:“很好,这下又找到了一个天授画尸人!不过……竟然是他?

当他再睁开眼,手中已经又出现了一只小小的黄色鸟灵:“去吧,是修罗刀和那个傻小子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鸟灵刚刚腾空,便与一道白光交错而过。男子略微一惊,立刻便挥手放出另一只鸟灵。碧蓝的鸟灵与白光相撞,咒术的反噬立刻便消弭于无形。

“咦?!”男子惊异的看着紧随而回的鸟灵与后面那把流光异彩的小刀,不由变色道:“修罗刀?”

修罗刀因反噬骤然消失而停悬于空中,发出嗡嗡的声音,似乎在呼叫着某人。男子心念电转,瞳孔微微的收缩,低声喃喃道:“太巧了,修罗刀竟然在这里。这倒省了我的事了。”

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男子眼神一转,已经看到了孟久的身影。

“是你?!”孟久吃惊的停下脚步。

男子抱胸,深笑道:“修罗刀用得还顺手吧?”

孟久恨恨道:“为何要做这些事?”

男子哈哈笑道:“为了钱啊~”

“钱?”饶是孟久再聪明,也看不出那男子话中的真假。不过,也应该是为了钱,不是吗?只是,他完全没想到,这个暗中帮助宋靖为祸的人,竟然是当年送他修罗刀的那个仙风道骨的云游道士!

人,不可貌相吗?但……

“为何当年送我修罗刀?”

“早就说过了,刀送有缘人!”

孟久摇头道:“你这样的人会送一个宝贝给个陌生人?当我傻子吗?”

男子叹了口气,眼神中突然出现一种超出他年龄的成熟与沧桑:“我这样的人……毛头小子说话如此轻率。我是什么人?你了解我吗?唉,这世上,好坏对错,原本就不是一句话说的清楚的。你也是修道之人,不该如此的。”

孟久倒是一怔,那男子眼神一动,似乎想起什么,对先前那只黄色的鸟灵沉吟道:“去,宋靖。”

“你要干什么?!”

老道若无其事道:“杀了宋靖啊。”

现在,还不能让他找到我……

“为什么?!他不是你的雇主吗?”

“恶人终归要有恶报才像个完整的故事,不是吗?”毫无预兆的,男子渐渐隐去身形,隐隐露出一抹诡谲的笑意,自语道:“那枚棋子,也该用上了。”

“喂!”孟久大叫,却也知道无济于事,一时脑子里想的太多,竟愣了一会才想起去救宋靖。



刚刚处理完陈化铭的伤势,杜亦羽便接到了孟久的电话,连忙赶去宋靖的地方,但当他和孟久先后赶去的时候,宋靖已经死于心急梗塞。

孟久将那男子的事情告诉了杜亦羽,两人相视良久,都猜不出那个男子或者说云游道人是正是邪,也摸不透他为何送给孟久修罗刀。

更令杜亦羽不安的是,那个老道处处透着诡秘。虽然毫不相干,可却又似乎千丝万缕的和他们交错在一起。这回,于公于私,都要去找那个老道了。只是,宋靖被灭口,老道的线索暂时中断,孟久和杜亦羽一时也没有任何线索,只好暂时放下。毕竟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之后,孟久成了陈化铭家的常客,并代替陈化铭打理妻子的丧事,以及公司的变卖事宜。外界虽然奇怪,但陈化铭据不见任何外客,好奇的人也只得瞎猜胡聊。



一个月后,孟久将陈妻灵魂托杜亦羽转告的遗言带给了陈化铭――对不起,是我主动要小铃俯身的。她是我的女人,我不能没有她。只是,我不知道她的报复是如此的可怕。对不起。之后,陈化铭突然消失。一年后,有人在乡下看到个手足残缺的老人,面容虽然麻木,却藏着深深的隐痛。



(第一部完)



一个月后,X城,X区发生了几起十分怪异的爆死,几件起死回生的事情。该城公安局向上级求助。杜亦羽做为法医被抽调过去辅助协查,孟久也同时到达。在那里,他们意外的遇到了一个和宋肖一摸一样的人。

杜亦羽和孟久将会有什么遭遇?那个人是宋肖吗?但却为何不记得他们的事情,又为何有了新的记忆?甚至连性格都变了?那个老道又是什么人?他究竟在策划着什么?修罗刀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杜亦羽身上的神秘色彩是否能被揭开?

谜团能否解开,请关注第二部。



----------------------------------------

手里存搞告急,潜水填坑几天,暂时可能无法更新了。争取一个星期之内恢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