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所谓亲情1
章节列表
第五十章 所谓亲情1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陈化铭一凛,便低声去叫孟久,却发现他和孟久之间就彷佛隔着一层透明凝脂,声波完全无法抵达孟久的耳畔。陈化铭又急又气,却一时也没有办法,只有屏住呼吸,紧紧的捂住胸口,听着心脏擂鼓一般地跳动,然后,死盯着那凸出的人影――是,小铃吗?
人影似乎开始不安于呆在门上,竟渐渐的走了下来。陈化铭鼓起勇气,是的,他现在这种残废的身体,还有什么害怕的呢?他鼓起勇气将地灯的光线转向那人影。
暗淡的灯光下,陈小铃冷冷的站在那里,嘴角却挂着一丝狰狞的笑意。
那,不是看父亲的眼神。
陈化铭深吸一口气,在这紧张而关键的时刻,父爱还是站到了首位,他是真的爱着自己的女儿啊!咽了口吐沫,他不无小心的说道:“小铃,你回来了?”
陈小铃叹了口气道:“我怎么能不回来呢。”
陈化铭心一软,刚要告诉陈小铃这里有法师,就见陈小铃已然冷下脸来恨声道:“我若不回来,怎么能让你尝到最恐怖的悔恨?!”
陈化铭心一紧,痛苦道:“为什么?小铃?为什么要这样?你恨爸爸吗?”
陈小铃哈哈笑道:“你不会以为我爱你吧?”
“为什么?爸爸爱你啊!”
陈小铃冷笑道:“不错,你爱我。可你的爱快把我逼疯了!”
“小铃…….”
“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什么?知不知道我究竟爱谁?知不知道我的第一次是怎么失去的?”陈小铃的脸变得越发的惨白,透着扭曲的悲愤:“你只是强迫我跟着你去应酬,强迫我为你争面子!你为了达成你商业帝国的梦想,不惜将我嫁给宋靖那个混蛋!你知道不知道,我的毒品就是他给我的?而当你不问缘由便怒骂我的淫乱的时候,可曾想过,我刚刚被人**?”
陈化铭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悲痛的摇着头,想解释,却又无法解释!
爱,难道真的也会带来仇恨?
“腿呢?”陈小铃爆喝,将陈化铭惊得一愣――那面容凄厉恐怖的女鬼,真的是自己的女儿吗?
“在这里!”一个意外的声音似乎从深远的地方飘来,却又似乎就在耳边。
陈小铃一愣,瞬即目光收缩,看向刚才还坐在椅子上熟睡的孟久,却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而且正注视着这里。
陈小铃谨慎的看着孟久,突然觉得不对。那个男人她知道,他不可能不借助任何法器便看透这个结界,更不可能听到他们在结界中的谈话!
陈小铃心中一动,厉声道:“你是谁?!”
孟久一笑,那个笑容透着一股轻视与懒散,然后,他从椅子下拿出那条僵硬的死人腿,施然的穿过那层凝指般的界面,走了过来!
结界,对于他来说,变得毫无意义!
陈小铃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突然叫道:“是你!”
孟久微微一笑,竟变成了杜亦羽。杜亦羽依然笑着,问道:“我的幻像,是否你比的还要高明呢?”
杜亦羽看着陈小铃深吸一口气,后退两步,再次贴到门上,叹了口气道:“我在这里等你好久了,你怎么好意思这样就走呢?”说着,伸手向陈小铃凌空一抓。
那陈小铃便似乎被无形的绳索拖着一样,被杜亦羽不紧不慢的拉了过来。
陈小铃开始慌乱起来,显然,这次并不打算放过她的杜亦羽,令她感到了那悬殊的实力差距。她挣扎了几次,虽然杜亦羽并不急,好像一只猫在玩弄手中的老鼠,但她就是无法挣脱那力量。蓦地,她突然哀声哭道:“爸,爸,你救救我!我错了!你救救我吧!我已经死了,难道还要让我死一次吗?!”
本来一直在发呆的陈化铭突然一震。然后,他突然挣扎着坐起,扑到床尾,用力的拉下杜亦羽的手,哀痛道:“你放过她吧……”
困住她的力量一消失,她便立即隐入门里,却留下一阵狞笑:“老东西,谢谢你!我给你准备了礼物,你快来看看吧。”
杜亦羽静静的看着面容扭曲,神情痛苦的陈化铭,带着一丝玩味的语气缓缓道:“你真的要我放过她?”
“我…我对不起她啊!”
杜亦羽冷笑道:“只怕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说完,杜亦羽轻易得便摔开陈化铭得双手,打开门道:“你也快下来看看吧。相信是个有意思的礼物。”
陈化铭发了会呆,刚准备给保安打电话,让他拿轮椅带他下楼,保安却惊惶失措的 推开他得卧室门,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陈化铭一惊,却看到保安比他还要腊白的脸孔,带着一脸惊恐,颤抖着说道:“夫,夫人……僵尸!鬼,楼,楼下!您快去看看吧!”说到最后,一个大男人竟然哭了出来。
陈化铭被保安的只言片语弄得心慌意乱,竟险些摔到地上。而这保安竟还能双手乱颤的将他扶上轮椅,倒真是不容易了。
只是保安七拐八扭的好不容易将陈化铭推到回廊里后,却再也不肯前进了。陈化铭无奈,只得不熟练得转着轮椅往客厅入口驶去。
保安的紧张与慌乱影响了他,他无法想像,究竟是什么令这样一个大男人吓成这样。但,那个也懂得法术的法医不是正在客厅吗?
他费了半天劲,终于拐过回廊,然后,当他看到客厅里得那样‘礼物’的一霎那,脑中便嗡得一下停止了思考能力。几乎是同时,陈化铭惨呼一声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