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调查2
章节列表
第四十九章 调查2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那个陶艺,是他通过地下网络,在南疆的时候,向一个道士买的。目的是想整垮陈化铭的公司,独占市场份额。”孟久坐在杜亦羽对面。
“我这边还没有查出宋靖和毒品有什么关系。”杜亦羽新开了一盒特浓速容咖啡。
“道士来历和姓名不明。只是说那陶艺可以对死人施咒,使得死人可以化作厉鬼。”孟久不客气的抢了一包咖啡继续道:“而宋靖虽然是假意接近陈小铃,但却知道陈小铃最恨的是她的父母。喂,你不问我为什么恨?”说着将倒好咖啡粉末的杯子递给杜亦羽。
杜亦羽起身去冲咖啡,没什么兴趣道:“有必要问吗?这世道,连杀母的事都屡见不鲜了,陈小铃这还算好的。”
孟久接过咖啡,却自顾自道:“陈小铃恨父母,是因为她认为父母对她得一切管束以及爱护都是源自满足他们自己得虚荣心。严厉得家教,混乱得溺爱导致她轻度抑郁症,最后不得不以毒品来逃避。但却被父亲不问她吸毒原因的贬低,谩骂,以及强行戒毒。”
“so what?”
孟久看着杜亦羽那一脸‘超脱’的神情就觉得生气。这个男人,应该更正常一些就对了!于是,他忍不住也拽了句不知对不对的英文:“that concerns one’s life(关乎生命啊)”
“好,你继续。”
孟久运了两口气,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宋靖向那道士讨了那陶艺,又询问了使用方法,以及一个防止陈小铃去找他的避邪咒。于是,他便在得知陈小铃吸毒后,将陶艺送到陈家。希望一旦陈小铃死了,便可以借她的凶灵祸害陈化铭。即使不杀那家伙,自己的女儿闹鬼,也够陈化铭一受的。”
杜亦羽冷笑:“这家伙果然是蓄谋杀害陈小铃。”
“不过这家伙很清楚法律对这种怪力乱神的事没有办法。”孟久喝了口咖啡,却被烫了一下,便没接着说下去。
杜亦羽一笑道:“无所谓,他迟早要受到惩罚的。”
孟久伸着舌头道:“你是说陈小铃死后,法术对他的反噬?”
杜亦羽点头,孟久却叹了口气道:“不巧,我今天就是以这个为要挟,才套出他的话。所以,我答应他帮他挡下反噬。”
杜亦羽微微有些惊异,忍不住道:“你骗他?”
孟久用力摇头:“不会,不会,我会真的帮他挡下反噬的。”
杜亦羽挑眉,孟久却露出一副卖关子的嘴脸道:“怎么?正义感令你鄙视我这种行为了?”
杜亦羽淡淡道:“无所谓啊,你愿意帮他就帮吧。”
孟久嘿嘿一笑道:“无所谓?无所谓你干吗去找宋靖和毒品的线索?别不好意思了,其实你是个好人的。不要老把自己装成一个你口中的性格扭曲的天授画尸人。”
不知孟久的话触动了杜亦羽哪根神经,他眼神一冷,讪笑道:“我是好人吗?”
孟久被杜亦羽眼中得寒冷冻得一紧,像是为说服自己一样得大声道:“当然了!不然,你为何要帮我帮宋肖?为何要做法医?为何镇尸?为何管陈小铃得事情?”
杜亦羽冷冷道:“我帮你们,那只不过因为我在努力扮演一个正常的人类;我会去寻找宋靖买卖毒品的线索,不过是因为我是法医,所以就要遵守法医的原则;我镇尸也不过是觉得生活无聊,所以拿那些鬼魂开开心。而我没有伤害人,也只不过是因为那种游戏我玩腻了。”
那样冰冷得眼神只是一瞬便足以凝结一切,就算是孟久,也感到一种本能的惊惧。他突然发现,自己离了解这个人,还差得很远很远……但,又怎么样呢?他就是相信他,就是觉得他不是坏人,就是感觉他不会去伤害好人。再说,他们不是已经成为朋友、成为战友了吗?
沉默很难得的被杜亦羽打破。他就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一些很恐怖的话一样,又恢复成那懒散的味道,笑着道:“你帮他挡下反噬,是不是有什么好处啊?”
孟久被杜亦羽快速的转变弄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是的,不了解又怎样呢?就算是亲人之间,也不一定完全了解彼此吧。
心思转过,孟久不禁叹了口气道:“快被你气死了。唉,跟你开玩笑真是没意思。直说吧。我答应帮他,是因为他许诺这事完后,带我去找那个地下组织,然后联系那个老道。”
杜亦羽笑道:“这就对了。如果找不到那个老道,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好吧,我决定帮你搞定陈小铃,你帮我找那个老道,总觉得这个老道是个威胁。”
孟久看着杜亦羽,突然笑了。连帮忙都要事先找借口,就好像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是好人一样。
也许,自己不了解的只是这个男人的过去罢了。想到这点,心情也就好多了。他于是又爽朗的笑道:“没问题!!你和那老道的对决,一定是终极boss对boss,肯定好看,事先说好,不能落下我啊!让我也有机会施展一下拳脚,在实战中积累分数,提升一下自己的等级…..”杜亦羽无奈的转身,懒得去理他的胡言乱语了。但,心底这一丝焦虑是什么?为何自己要跟他说那些话?明明只要一两句玩笑就可以糊弄过去的,自己为何突然认真起来?最近,自己似乎有些反常。杜亦羽暗暗的皱眉,不愿意承认自己对于孟久的信任和接纳。

陈化铭在医院住了三天,孟久也设了三天的结界,累得够戗。于是,第四天,陈化铭得伤势稍微有所控制,便被杜亦羽和孟久接回了家里。
虽然紧张,但陈化铭的意志却似乎更加的坚强了。一个老人,能经受住这些打击,倒是令杜亦羽有些另眼相看了。
时间静静的流逝,陈化铭躺在床上似乎睡着了,孟久也放下了手中的书,准备小憩一会。不知什么时候,屋子里变冷了。孟久微闭的眼睑下闪过一丝精光,然后,他却真的开始睡觉了。
凌晨,窗帘微动,陈化铭感到自己似乎被什么叫醒了一样,竟突然便清醒过来。他撑起身体,茫然的环视四周。当他的目光扫过那扇房间的木门时,他的目光立刻便凝住了。木门关的好好的,但纹理交错间,他竟隐约看到一个人形的凸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