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八章 调查1
章节列表
第四十八章 调查1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陈化铭再醒来,已经是第三天中午。那保安一见陈化铭醒来,便连忙给孟久打了电话。半个小时后,孟久赶到,陈化铭只是将将有力气讲话。
在这半个小时内,保安已经简单的将后来的事情告诉了陈化铭,在陈化铭气愤又松了口气的眼神中,推卸了没有为他接腿的责任。然后,他又告诉陈化铭,断腿的事情,那个法医已经向医院做了说明,让他不用担心社会影响等等。
“放心吧,你的腿缝合的很好。现在又有义肢,不会太影响生活的。”孟久一副看病人的架势,还带了许多滋补的营养品来。
“为什么?为什么不给我接腿?”陈化铭几乎是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但却只是蚊蝇般的小声:“难道,就要我这样生活一辈子?”
保安被孟久赶出去,然后,他揉揉头发道:“基本上,你剩下的生命已经称不上一辈子了。嗯,别生气,开个玩笑。你这个大老板,那个厉害的人,怎么也这样消极?不管怎么说,少一条腿,总比戴着一条死人腿强吧?唉,你别说话了,听我说好了。”
孟久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似乎思索了一下该如何起头,然后叹了口气道:“真的是不想跟你说这些话,可又不得不说,而且,我们也没时间等你身体和心理都恢复之后再讨论了。所以,请你拿出些男人的勇气,坚强点,如何?”
陈化铭紧张的动了动身体,却牵扯到伤口,疼出一身冷汗。但他却咬着牙道:“不用顾虑我,你说!”
孟久点头道:“这才像个大企业家该有的样子。好,这么说吧,你身上的手脚虽然不是你女儿的,但这些怪事却是出自你那宝贝女儿之手。这不是推测,事发的一瞬间,满屋子都是她的鬼气!至于她为何要这么干,我就无法解释了。凶灵的思维逻辑就好像是个精神病患者,很难理解。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你女儿的灵,如我以前所说,必须除去。希望你能配合。”
陈化铭的面容有些扭曲,但却只是目视房顶,静静的听着。
孟久叹了口气道:“还要告诉你的是,一旦你女儿的灵消失,那么,你接上的这一手一脚也会开始溃烂,早晚还是要切除的。你要有心理准备。”
说到这里,孟久顿了顿,陈化铭依旧没有说话。然后,孟久转变了一种比较轻松语气道:“你房里的那个陶艺,是哪来的?”
陈化铭不解的看着孟久:“哪个陶艺?”
“就是那天被杜法医拿下来的那个。”
陈化铭微微皱眉,似乎头脑里塞满了太多的事情,一时运转困难起来。半天,他才哦了一声道:“宋靖……小铃以前的男友。”
孟久眼珠一转道:“能送我吗?”
陈化铭这才诧异的看了眼孟久,但也很快便无所谓的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你打算怎么对付我女儿?”
孟久耸耸肩:“在你家里等,这次腿没有接上,她肯定耿耿于怀,估计会亲自上门来吧。”
陈化铭不置可否,眼神有些空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孟久道:“你休息吧,我先告辞了。你女儿的事情等出院再说。晚上我会来守着你,这次有准备,不会再让你缺胳膊短腿了。”
那陶艺孟久那天晚上就不问自取了。从医院出来,他凭了几次造访的熟面孔,没有受到任何盘问就跑到了杜亦羽的办公室,躲过一个差点和他撞上的鬼,兴奋的对正在尸捡的杜亦羽道:“你猜是谁送的?”
“谁?”
“陈小铃以前的男朋友――宋靖!”
杜亦羽罕见的停下手中的工作,沉思道:“那么,陈小铃的死也可能是个阴谋了?”
“有可能!陈小铃的毒品是哪里来的?我看八成和那个宋靖脱离不了关系。”孟久一P股坐在旁边的解剖台上,大大咧咧道:“怎么样,陶艺里的那个咒术研究出来了吗?”
杜亦羽摇摇头,摘下手套,似乎一时无心于工作:“不太清楚,但应该是用以提升亡灵的怨气和提高其能力的。而且,对方手法很高明,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让我追查回去。”
“你都追不回去?!”孟久吃惊且夸张的喊。
杜亦羽点头:“我从来没有认真的研究过法术。而且,他的目的我们一点也不知道。”
“好!去找宋靖,严刑逼供!”
杜亦羽看着风风火火的孟久叹了口气,目光变得有些深远,喃喃道:“能让我都追查不到的……那个人的法术,实在已经可以和‘他’相媲美了!”
宋靖家,管家跑到宋靖的书房,一脸好奇:“宋总,有个道士来找你,说要100万卖给你一个陶艺。”
宋靖一愣,却没有放下手下的书道:“什么人的话你都听?把他烘走就得了。”
管家道:“他给了张照片,说你要看到这照片,就一定会买。”
宋靖这才将书合上,接过那照片,表情便如凝结了一般。
“宋总?”
“哦,请他进来吧。”
管家出去不久,就带着一脸扬扬自得的孟久进来。
宋靖看到孟久,并无意迎接,而孟久也不在意,神经大条的一P股坐在沙发上,笑嘻嘻的看着皱眉的宋靖,看着他装作平静的神情。
“你要卖给我的陶艺呢?”
孟久一笑道:“我怎么回带着那么危险的东西到处跑?”
宋靖还是皱眉,想装出一副超越他年龄的沉稳,却被孟久的一句话便轻易的打破:“那陶艺里的咒术,可是会反噬的。我想,这点,你应该不知道吧?”孟久环视着书房的陈设,宋靖显然是一个对风水咒术完全不在行的人。
“什么咒术?什么反噬?你乱说什么呢?!”
孟久不急不慌道:“上次陈小铃的尸怨被镇,想必你已经尝到一些轻微的反噬了吧?”
这话一说,宋靖再也坐不住了。他腾的站起,不由便摸向自己的小腹―――只是一瞬间,那诡异的黑气射入他小腹,贯穿身体,那里就留下了一个硬币大小的洞。对着镜子可以从洞里看到身后的景物,却不疼不养不流血!
孟久的目光停留在宋靖的那只手上,宋靖颤抖着,缓缓将衣服揭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