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 回去啦3
章节列表
第四十四章 回去啦3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好!下面该我了!”那个大学生兴致勃勃的讲了一个半夜鬼敲门的故事,虽然俗不可耐,但因为那小子口才很好,听起来也很有恐怖气氛。
轮到孟久,他就把坐阵童子的事情掐头去尾,改头换面,外加修改人物,变成了一个冒险小说。一阵白虎下来,竟把那两个人给听愣了。好半天,那个大学生才道:“我的天,你是写小说的吧?”
孟久哈哈一笑还没说话,杜亦羽却冷笑道:“他是说评书的。”
孟久眨眨眼,笑道:“怎么,不满意里面那个大法师和女侠的幸福结局?”
杜亦羽哼了一声继续看杂志,孟久则笑道:“别看了,你也来讲一个吧。”
“没兴趣。”
“那我就继续讲大法师和女侠的幸福生活吧。”
杜亦羽长叹了一口气,看向孟久,一字字道:“为什么你这人就不懂得什么叫做‘打扰人’呢?”
孟久认真道:“因为我深刻的体会到,一个人必须要容入社会才能过得好。所以我不忍心看你继续孤僻下去。”
杜亦羽盯着孟久,不知是觉得孟久的话有道理,还是想赶紧打发了这个麻烦,终于放下杂志说道:“以前有个说法,尸体不能脸向下趴着。否则,灵魂就不能从尸体里飞升而去。这样的尸体烧起来,便会听到灵魂的惨叫。”
“我怎么没听过?”孟久道:“新鲜,新鲜,接着说。”
“讲完了。”杜亦羽淡淡的说,再次拿起杂志。
孟久夸张的翻身倒在卧铺上,捶胸大叫道:“我的天,我怎么认识了这么一个无趣的人啊。”
旁边姓牛的却突然道:“真的有这种事吗?”
“什么?”孟久坐起来,姓牛的脸色不知为何有些怪异:“烧死尸的时候,灵魂会惨叫?”
孟久挑了挑眉:“你见过?”
“没有,没有!”姓牛的连忙否认,但那神情却极其不自然。
“真的没有?”孟久追问。
“他不说没有吗?接着讲故事吧。”大学生兴致不减的催促,那姓牛的连忙借机转变话题,又讲了一个见鬼的故事,讲到尾声的时候,那个大学生下意识的挪到了孟久这边,看来是很怕姓牛的再吓唬他。还好,这并不是一个吓唬人的故事。但接下来,那个姓牛的却开始谈起异度空间和第六感两个电影里说到的东西――鬼魂的存在和人类对于鬼魂的感知。
“我认为,异度空间里的说法很有道理,见鬼实际是精神出了问题。不过这种情况也最麻烦,因为除非你的精神问题解决了,否则便没有人可以帮助你,你即使知道那都是假的,也永远逃避不了那种恐怖地狱。不过,这也并不能说明鬼魂就不存在。正如异度空间最后那个女鬼的出现,以及第六感里鬼魂的解释,鬼魂应该是存在的。只不过我们现在的科学认识还不能完全解释这种非常态的存在。最好的解释就是残留的脑电波影响正常人的大脑,使其看到鬼。”
一番话说下来,大学生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不觉瑟瑟道:“不说了,不说了,毛毛的。”
姓牛的眼珠子一转,拿出一面八卦镜:“见过这没有?”
“八卦镜?”孟久好奇的拿过来,姓牛的点头,却突然道:“别摸镜面!这是开过光的,一摸镜面就不灵了。”
“啊?”孟久诧异的看向那个姓牛的:“你被骗了吧?”
“不可能!”姓牛的认真道:“知道是谁给我的吗?”
“谁啊?”
“就是眉村那个朋友。而这镜子是那个老道给他的,说是缘分一场,让他去去身上沾染的邪气。”
“哇塞,那是真家伙了?”那大学生话一出口,孟久就忍不住暗暗一笑――那小子嘴里不停的说不相信眉村那是真事,结果心里还不是相信了?果然,爱听鬼故事的,便更加容易相信这些故事(虽然大部分都是假的…….)
“当然了!只可惜我这人一向百邪不侵,所以到现在也没看到什么怪异的现象。”
“还有怪异的现象啊?”大学生问。
“当然了,要是有鬼接近咱们2米以内,这镜子就会发光,把鬼给收了。”
大学生张大眼睛,看着那镜子,忍不住就拿过来,小心翼翼的翻看着,眼中有着一丝的羡慕。孟久却是没有了兴致,转到一边翻报纸去了。那姓牛的眼见这形势,立刻将全部热情都转到大学生身上。不住的介绍这镜子的传说以及功用。
孟久越看越不对头,这姓牛的现在说得话,做的事,怎么就跟他做假法术,骗贪官钱财那一套那么类似呢?
孟久想着,那边的两人却热乎起来了。在姓牛的说老讲鬼故事的人就容易近鬼后,大学生便不停的追问哪里能买到有用的护身符。姓牛的先说去庙里求,大学生却对那种10元的开光吊缀嗤之以鼻。然后姓牛的又建议他自己买个玉缀再找大师开光,可却又说不出哪里有所谓的大师。最后,姓牛的终于说道:“我看实在不成,你不如去二手古玩市场看看吧。”
“啊?那里怎么可能有?”
“没准就有呢。比如说我这个八卦镜,我这次出来就打算卖到北京的潘家园去。”
大学生惊讶的看向姓牛的,一脸着急道:“这怎么能卖呢?”
“咳,不是跟你说过了,我这人百邪不侵,留着也没用,不如卖点钱。”
大学生眼珠子一转,笑道:“大叔,你不如把这个卖给我吧?”
姓牛一愣,连忙摆手道:“那可不成,我这最次也要当古玩卖的,你给不起这个价。”
“多少?”
“怎么也得三四千吧?如果遇到识货的,说不定能卖到上万呢。”
大学生吸了口气,愣了一会,就有些打退堂鼓了。不过这回姓牛的又叨唠道:“不过听说最近潘家园那边管的很严,你是北京人,还知道哪里有这种二手市场吗?实在不行,掉点价也就卖了省事。”
大学生一听口气有余地,连忙急切道:“大叔,要不你就卖给我吧。北京二手市场虽然不少,可那些做生意的可会压价了。这样,我出两千,成不成?”
“这,这是怎么话说的,咱俩同路,我怎么好意思和你做生意。”姓牛的还要拒绝,大学生连忙道:“没关系,没关系,只要价钱您觉得合适就成。”
“那这么着吧,两千八,我看你是个学生,也不多要。”
这时,孟久简直是佩服死这个姓牛的了。他骗人,还得要做做法,弄出点怪声怪光来,人家就凭一张嘴,几个鬼故事,就弄到手小三千……谁知道他那包里还有多少个这种仿制的八卦镜。不过这家伙也太不讲骗子道义了吧?居然逮谁骗谁?
孟久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便拍了拍杜亦羽,他知道,这家伙肯定也看出来了,只是可气的一言不发。果然,杜亦羽叹了口气,给了孟久一个‘你真麻烦’的眼神,从身上掏出自己的警察证,像是往桌上随手一放,却正好能让那个姓牛的看到。
这一放果然立竿见影,那姓牛的一愣,额角竟然立刻就可见细微的汗珠。他眼珠子一转,偷瞄了孟久和杜亦羽一眼,不觉便咽了口吐沫。
大学生这时已经拿出钱包,不好意思道:“我这就一千五,不过没关系,我妈肯定在车站接我,到时候把剩下的给你。”
“不用了,不用了”姓牛的眼看着到手的一千五却一张票也不敢拿,好不容易碰到这么个傻小子,竟然出手就是一千五,真是可惜啊!
“啊?什么不用?”大学生的注意力全在八卦镜上,根本没有看到杜亦羽的警察证,也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受骗了。
那姓牛的所处的境地立刻就变成了骑虎难下,自从他改口说不卖后,那个大学生就开始一边声讨他说话不算数,一边死缠懒打。他越不卖,那大学生越觉得那是真东西,竟然还主动把价格涨到了四千。说得烦了,他真想告诉他这是假的,可当着一个警察他哪里敢啊。到最后,终于让他灵机一动想出个说辞,将那八卦镜仍给大学生,假装轻松的笑道:“不跟你闹了,这镜子送你好了。”
“啊?”
“实话跟你说,这镜子根本就没开光,也不是什么古玩,就是一仿造的黄铜镜,值不了几个钱。”
“不是,怎么回事?”大学生有些傻了。
“咳,看你认真,逗着你玩的。要真卖你,咱不成骗子了。”
“我操!”那大学生一下就跳起来,满脸受到侮辱的样子,指着姓牛的就开始骂,而那姓牛的哪里敢还口,只是苦笑着道歉。终于,杜亦羽大概觉得这里太吵了,收起警察证,拿着杂志到餐车去了。剩下孟久好笑的躺在自己的床铺上,悠闲的翻起了报纸,准备睡觉。
那姓牛的这时才总算松了口气,连忙假装抽烟,悻悻的走开了。
后面的路途上,大学生一直就没给姓牛的好脸色,而那姓牛的也老实了许多。半夜姓牛的偷偷提着包出去转了一圈,再回来手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孟久虽然看见了,也知道他是去消灭证物,可杜亦羽都不管,他也懒得管。
火车一到站,那大学生便第一个拿着行李跳下上铺,撞了一下姓牛的肩膀,依旧气乎乎的走开了。姓牛的也想马上离开,孟久却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
姓牛的连忙回过身,低头哈腰的说道:“警察同志,警察同志,您也看见了,我就是逗那小子玩玩,并不是要骗钱啊。”
大概是那包八卦镜已经被他处理了,所以胆子也大了,竟然上来就毫不回避的点明话题。孟久暗暗叹了口气,还是忍不住管闲事了。他微微一笑,拿出一张名片给姓牛的,说道:“别误会,我不是警察。”
“啊?”姓牛的一愣,接过名片就又是一愣――画尸人?
孟久拿起被姓牛的放在桌子上的八卦镜,点了点镜心道:“我只是想提醒你,你印堂发暗,魂魄轻浮,眼底灰黄,阳气不胜。这都是邪气入侵的症状,你以前大概碰到过什么邪气的事情吧?还有你说的那个焚烧死人时的惨叫,最好不要再回去那里了。”
等孟久和杜亦羽离开后,那个姓牛的看着手里的名片,这回是真的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