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回去啦2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三章 回去啦2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火车行至上海已经是晚上9点。火车上无所事事,大多数人都关灯上床了,杜亦羽临铺的那个岁数不大,长相瘦小的男人洗淑回来,一进门便道:“啊呀,无聊透顶啊。这么早,睡不着吧?咱们聊聊?”
杜亦羽已经躺下,正在看报纸,似乎是不打算回应这个没有指名道姓的提问。不过孟久和那个男人上铺的一个大学生倒是很有兴致,都探出身来,那个大学生道:“有什么话题吗?”
那男人便说随便聊聊,讲讲见闻什么的。然后,又提议说,本来就无聊,大家不如讲点听说过的奇闻怪事。
年轻人最喜欢的莫过于刺激,而在这种昏暗的灯光下,最刺激的事情莫过于讲一些灵异奇闻所以,那个大学生立刻便同意,孟久竟也拊掌称好,那个男人看了眼继续看报纸的杜亦羽,咳嗽一声道:“那就由我开始吧?我姓牛,是做小买卖的。以前在南方倒腾货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姓单朋友,给我讲过一个非常怪异的事情。那时那个姓单朋友才二十二岁,家里刚说了媳妇,所以,准备跑一单大的,好回家办喜事。十年前,四川有个叫眉村的小地,现在可能已经并入其它县了。那里有个很奇怪的风俗――一出生就要将眉毛剃去。”
“别开玩笑了,哪有这种风俗。”大学生挥了挥手,似乎便想讲自己的故事,姓牛的却不慌不忙道:“这世上什么传统没有?没听说过还有的地方从孩子就往脖子上套圈,脖子越长越美吗?而且,这个眉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
“不会是为了死妆吧?”孟久从上铺跳下来,一把扯开杜亦羽手里的报纸道:“别看报纸了,一起听故事。”
杜亦羽无奈的叹了口气,却又翻出一本杂志:“我对鬼故事没兴趣。”
孟久挥手对姓牛的道:“不理他,你继续。”
那边姓牛的笑道:“确实是死妆。您也听说过?”
“听过类似的。”
“什么死妆?”大学生问。
“就是给死人画的妆啊。” 姓牛的道:“眉村的人认为,那种白面浓妆的死妆和纸糊的人没什么两样,弄不好就会画人成鬼。据说以前曾经出过僵尸,所以,他们便形成了这样一个风俗,生时剃眉,死后画眉。而画眉就是他们全部的死妆,尽量保持一个人原本的样子,哪怕是死得再难看,也很少去以浓妆遮掩。”
“嗯,有些意思。后来肯定出事了吧?”孟久喝了口水,等着后面的故事。这个眉村的风俗看似有道理,可却使人对画眉有着异常的执着。所以,这个死妆反倒是比浓妆还要难做。没有一定力量,或者阳气不足的人去画眉,很可能就压住那些执着于画眉的灵魂。
“咦,您怎么知道?”
“那要不出事,还叫鬼故事啊。”那个大学生似乎是个性子很直的人,也可能是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所以不知收敛。不过,姓牛的倒是有着意外的好脾气,仅仅笑了笑便接着道:“姓单的朋友在眉村一共住了五天。那时候不像现在,农村什么都有卖的,风气也不像现在这么开放。所以,当他拿出刚刚进货的化妆品的时候,那里的姑娘一下就被眉笔给吸引住了。虽然她们有那样的风俗,虽然老人坚决禁止她们画眉,可年轻的姑娘哪个不爱美?还是有许多人偷偷的买了他的眉笔。”说到这里,姓杜的叹了口气道:“姓单的朋友后来跟我说,若早知道这眉笔会惹那么大的麻烦,他说什么也不会卖了。”
“接着讲啊。”说到这里,那个大学生似乎也来了兴致,虽然不像鬼故事,但还是很吸引人。
“第三天晚上,他已经跟村子里的人混熟了,也偷偷的应下了几个再带眉笔去的生意,便准备收拾行李,天明好赶路。谁知道,那天夜里就出事了。大概是半夜2点左右吧,朋友睡得正熟,耳畔却隐约传来女人哼唱小曲的声音。当时他睡得迷迷糊糊的也没多想,便翻了个身接着睡。可是,刚翻过身,还没睡着,整个人却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那个声音,明明是就在他的屋里!”说到这里,姓牛的表情开始神秘起来:“朋友当时那个紧张就别提了,可是却又带着一丝的兴奋――这简直是意外的艳遇啊!唉,后来他自己也说那时候也真是糊涂,别说是那年代,就算是现在,又有哪个正常的女人会半夜跑到男人房里唱歌的?”
旁边的大学生这时已经是全神贯注了,虽然着急姓牛的说话总是绕圈子,可却也知道,听鬼故事最忌讳的就是中途打断,或者插话问问题。
姓牛的这时放下了一直拿在手里的水杯道:“朋友腾的一下就坐起来了,然后,就看到窗前的小书桌前坐着一个女人。而那女人正拿着他的镜子和眉笔,一边哼着歌,一边一下一下的描着眉。他当时一下就认出这是老王家的那个小闺女,白天想买眉笔,可是却没有那么多钱,没想到,半夜倒是遛来了。不过,遇到这种事情,朋友还真是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办才好,只是想到应该先咳嗽一声或者喊她的名字。可就在这时,他突然觉得那姑娘画眉的动作有些古怪。那画眉的动作一下一下的十分生硬,画的又重又长,照这么不停的画下去,那眉毛得画成什么鬼样子啊!然后,他突然开始心疼那根眉笔,因为他发现那是一根名牌眉笔,估计老王家是拿不出那么多钱来陪的。于是,朋友立刻大声咳嗽了一声。而老王的闺女也突然就停下了动作,慢慢的转过身来。虽然是背着窗外的月光,但他还是清楚的看到老王闺女脸上那两条又粗又重的画眉。朋友心里那叫一个气啊,所有的话就都死死的堵在喉咙里,半天才大喊说‘我的闺女!你这不是糟蹋东西吗?!’说着,啊就气愤的跳下床,走过去抢过眉笔扔在桌子上。但同时,他就发觉有些不对了。这个姑娘的手怎么那么凉?而且,她怎么一点反映也没有?当时,朋友心里就咯噔一下。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声尖叫,然后便听有人喊:“死人了!”。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想出去看看怎么回事,但老王的闺女却突然抓住他的手腕,头转了个180,惨白着一张脸对他说:”说到这里,姓牛的一下就抓住大学生的手腕,阴沉沉的说道:“‘还我眉笔!’”
大学生丝毫没有任何防备,冷不丁被吓得倒吸一口凉气,差点就喊了出来。他运了半天气,才又是气愤又是尴尬道:“靠,你这是那种吓人的故事啊!”
姓牛的哈哈一笑道:“开个玩笑。”
孟久突然道:“后来呢?”
“后来?”
“对啊,你朋友就讲到这里吗?”
旁边大学生笑道:“你不会当真了吧?这是吓唬人玩的鬼故事。”
姓牛的却摇头道:“这是真事。只不过是被我改编了。”
“啊?”大学生一愣:“不可能,不可能,我可不信鬼。”
姓牛的笑了笑,对孟久道:“我朋友给我讲的时候,并没有老王闺女这断。他只是说半夜村里开始乱起来,出去打听,才知道全村竟一下子死了七个女孩。而且每个女孩脸上都被用眉笔画的一塌糊涂。当时,村子里便有人把我那朋友给扭送到村长家,说是我朋友破坏了村里的风俗,让祖宗生气,所以回来惩罚那些偷买了眉笔的女孩。”
“我靠,真有这事啊?”大学生在一边叫喊,姓杜的点头道:“反正我那朋友是这么说的。”
“那后来呢?”大学生又道:“没报警吗?”
“报警?”姓牛的一脸讥笑:“那只是个小村子,又有着那种古怪的风俗,你觉得他们碰到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是先想到警察还是先想到法师?”
“哇,不会吧。”大学生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姓牛的接着道:“第二天,就请了个法师来。那法师看过之后,说这里的事他也管不了,得去请一种叫‘画尸人’的来才成。不过,那法师还算不错,说这里的事主要问题在以前风俗,村子里很不干净,早晚会出事。所以,让那帮人别为难我那朋友,好说歹说了半天,那法师许诺帮他们去找‘画尸人’,又给村子做了些临时的措施之后,那帮人才同意放走我那朋友。他遇到这事,肠子都悔青了,发誓说再也不去那里了。他后来一分钟也不耽误的就离开了!所以这故事最后怎样,他不知道,我就也只好改编了。”
孟久听到这里才算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那个法师是否能请到天授的一个,但即使是修炼的画尸人,应该也能解决那里的问题吧。
期待收到大家的鲜花哦,嘻嘻。更加希望看到大家的建议,敬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