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二章 回去啦1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二章 回去啦1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杜亦羽的阵终于画完了,他便开始一点一点的铺设结界。孟久却突然变得沉默起来。
一动,一静。一静,一动。
杜亦羽在动,孟久只是呆呆的坐。杜亦羽的内心依旧平和,而孟久的内心却早已泛滥得犹如黄河决堤,不可收拾。
“好了,放在阵中这四个点上吧。”等杜亦羽的声音再度响起,孟久才发现宋肖和净月他们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
“你们都退出阵外吧,很快就可以完事了。”
杜亦羽站在那四个坐阵童子前,第一次,表情神圣的闭上了双眼,似乎在祈祷什么,又似乎在和什么做心灵上的交流。
然后,他虚空凝指,以指做笔,开始在那四具童子的尸身上描画着五官。那神情就彷佛在对待四件艺术品,动作亦是疏缓而祥和,带着一丝暖风掠过指下。净月看着这一幕,瞳孔蓦然的收缩,一个天授画尸人,为何可以发出如此祥和的力量?
尸身上的蜡随着指过而碎裂,露出孩子被烫得起皱、斑驳的肌肤。
渐渐的,一点白光自杜亦羽的指尖浮现,然后便犹如阳光一样,瞬间将那四个凄惨的孩子笼罩其中。
四个黑色的灵魂在白光中溢出残缺的身体,安静而祥和,丝毫没有先前的虐气。
原来世间万物都没有绝对,杜亦羽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竟可以使本该随着破阵而魂飞魄散的坐阵童子,也可以保有原神?
杜亦羽双手伸出,虚空捧着那四个灵魂,默默念着烙印在身体中的咒语。于是,黑色的灵魂退尽污邪,化为纯净的白。
这时,四周绵延的坑穴之中突然传来鲁海的一声大喝,瞬间蓝光在每一条坑穴中蔓延。然后,就彷佛起了共鸣一般,阵内的白光与蓝光交织在一起,无数扭曲的灵魂自坑穴中浮现,沐浴在杜亦羽无声的咒语中。
那是孟久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壮观的景象。数百条灵魂,和着荧荧蓝光与柔和的白光,旋转着,向天际升去。那一瞬间,周身似乎响起了安详的吟唱,那是灵魂得到净化的欢呼。
完美的力量、残忍的出生、无休止的转世、无奈而痛苦的封尸之举、矛盾的画皮入骨。
孟久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景象,看着那个神情懒散的男人,心中却不知是什么感觉。
天授的画尸人……吗?
事情结束后鲁海去寻找那个盗走他尸体的徒弟。净月说要继续行走江湖,为民除鬼,顺便赚足钞票享受生活,又变成老道的样子走了。孟久在村子里修养了三天才算略微恢复了元气。然后,为了躲避盛情的村民,杜亦羽和孟久便偷偷的离开村子,返回北京。
而宋肖则决定暂时留在村里一段时间,帮着村里人按孟久的建议,调整后山的墓葬风水。但她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在逃避罢了。现在的她,实在不知该如何去面对那个男人。而且,净月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不是现在这样子,我怕是一辈子也不可能和你如此接近的。嘻嘻,你这样很好啊,还是不要变回去的好!”宋肖后来追问净月那句话,便得到了这样一句似是而非的答案。于是,她更加的不懂了,越是不懂,净月越是不肯说,她心中的不安便越是强烈!她能感到,净月是有意的要让她远离杜亦羽,但,为什么呢?难道和那句话有关?自己究竟是什么人啊?――我不就是宋肖吗?!!!
“亦羽,”火车上,孟久趁同包厢的人出去抽烟突然从上铺跳下来,打断正在看报的杜亦羽道:“你不是说,那个封尸是不可逆的法术吗?”
“是啊,怎么了?”
“那鲁海的徒弟怎么还能把他身体里的饕餮弄出来?”
“你笨啊,那当然是因为根本就没封尸啊。鲁海比你还笨,被自己的徒弟封印起来。”
“听起来瞒玄乎的!”
杜亦羽放下报纸,沉吟道:“确实很匪夷所思,因为封印到画尸人体内的灵魂,还从未有被取出来的先例。所以,他徒弟偷尸是为了体内的饕餮,也仅仅是我们的猜测。”
“为什么没有?”
“因为我们办不到。所以,如果他的徒弟真的办到了……”
孟久瞳孔突然收缩,小心的道:“连你,也办不到吗?”
杜亦羽似乎在想着什么,因此并未注意孟久的紧张,随口道:“我也办不到。”
孟久深吸一口气,原来,这个家伙体内果然也封印着某个或者某些怪物……那么,这家伙平时,是否也不断的被那些怪物侵扰着呢?而这个家伙,虽然并不像他说得那样性格扭曲,但却也应该不是新生的天授画尸人,而是转世来的,是有着前世的记忆吧?这点可以从他认得鲁海这点上推测出来。那么,他的前世,又是怎样的呢?……唉,这实在是一些很杀脑细胞的问题!
这时,杜亦羽似乎也意识到了孟久的异常,他好笑道:“何必顾左右而言他?你想问什么?”
孟久一愣,亦自笑道:“从认识你到现在,我已经不知被你耍过多少次了。”
杜亦羽又叹了口气道:“你为什么总是抢我的话说呢?!”
孟久哈哈一笑道:“那是因为我比你想的少,所以话便比你说得快。不过……”孟久疑惑的看着杜亦羽:“你怎么突然什么都跟我说了?是不是又在算计我?”
杜亦羽没好气道:“你有什么好算计的?”
“那就是你对我还有隐瞒!”孟久突然叫道:“你对我说得,都是公开的秘密!你……”
两人的对话被回来的卧铺友打断,只好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