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天授的是力量,还是…… 2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一章 天授的是力量,还是…… 2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孟久没问杜亦羽身体里是否镇着亡魂,也没问那到底是什么感觉,但想必是非常不舒服的。以自己的身体镇住亡魂……
他突然想起师傅曾经提过,那些天授画尸人死时都会找一个人所不及的地方,将自己的尸身封存起来。当时他只觉得这实在是很奇怪的传统,现在他却有些猜到了。他们是为了能永远镇住尸骨中的亡魂,所以才选择独自在坟墓中等死。
只是,究竟是他们镇住了亡魂,还是他们为那些亡魂陪葬呢?
孟久突然就觉得,那些天授画尸人并不是他所羡慕的天之骄子,却是一种悲哀的存在!
“而这画皮入骨,才真正是天授画尸人和修道者的区别。画皮入骨,指的不是死者的皮骨,而恰恰指的是那些天授画尸人。对于那些无论如何无法净化的灵魂,他们会将其封入自己的体内。”净月说到这里,打了个机灵,以少有的认真表情沉声道:“你明白这代表什么吗?这代表,他们将分享那些东西的记忆与痛苦,代表无论何时,他们都要同体内的那些东西搏斗,不让那些东西取代他们控制自己的身体,并抵抗着那些东西提出的种种诱惑。所以,除非万不得已,没有哪个画尸人愿意这么干的。”
“天啊!”宋肖双手捂口,心脏疯狂的跳动着。
净月苦笑道:“很可怕,是吗?如果我告诉你还有更多,你想听吗?”
宋肖深吸一口气,却坚定的点了点头,无论如何,她要听下去!
净月耸了耸肩,继续道:“他们体内封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死后,为了不让那些东西逃跑或者被人利用,也有的是怕那些东西逃出来追逐他们转世的灵魂进行报复,于是,他们便会寻找一个可靠的人,帮助他们做封尸之法。目的,就是将那些东西永远的封印。而行法的过程却是极其的痛苦。”
“痛苦?”
“嗯,听说封尸的方法有两种办法。一种是针对那些主动封尸的,双方配合施法,再辅以和活埋差不多的手段就可以了。因为封尸需要双方同时施法,所以,便有了另外一个办法,针对个别逃避封尸,而身体里又有绝对不能放出来的东西的。那时,便会集几个天授画尸人再加上一些修道者的力量,对他施以一种法术,可以暂时让封印在他骨头里的那些东西移到肉体之中。再令其全身不可动,灵力不能运行之后,他们会将他和一些饥饿的野兽关在一起,让野兽吃掉他。最后,他们只要将吃了他肉身的野兽以及那些尸骨一起封印就可以了。”说到这里,净月也叹了口气道:“反正,无论选择哪个,都是痛苦的死亡。”
“太可怕了!他们,他们真的有人会主动去封尸?”
“只要身体里有东西的,就会。倒不是他们有多高尚,而是那些东西会追随着他们的灵魂一同转世。长痛不如短痛。”
净月的话令她震撼没名,不知不觉,竟出了一身的冷汗。良久,她才颤声道:“那么,杜,杜亦羽他也要这样吗?”
杜亦羽彷佛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神态自若的说出一堆令孟久冒出冷汗的话语,然后,他伸了个懒腰,又打开一瓶矿泉水,打算继续完成那个阵图。倒在地上的矿泉水,犹如改变了液体的本质,静静的画在地面,似乎再过千年也不会消失一样。
净月的话里不知何时多了一种沉重,令宋肖的思维也变得沉缓起来。她站起来,甩了甩坐麻的腿,刚刚喘上一口气,净月已经继续道:“现在,我们就可以说说那个想要终结画尸人的转世的那个人了。”
“啊?”
“那个人自然也是天授画尸人,而且,据说是力量最大的一个。究其前世,亦都是一些我行我素,行事不被人理解的家伙,这也就不难想像,他会冒出这样一个想法了。而他将这个想法付诸实施的办法,就是将其它画尸人的魂魄,不挑不拣,连带着那些画尸人体内的其它东西一起封入自己的身体!”
宋肖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低叫:“太,太疯狂了!”
“是吧?确实是太疯狂了!所以,其它天授画尸人便联合了一些早就对他有所忌惮的妖怪想要杀掉他。但问题是,这一世杀了他,下一世呢?唯一的办法就是效仿他,将他封入一个画尸人体内。但,可笑的是那些家伙本就打不过他,却又个个自私,不愿当做那个容器,不能100%的合作。所以,那一战虽然打了数十日,可直到画尸人与妖怪的血将半个山都染红,也奈何不了那个人。反倒是更多的人被那个人封入体内。画尸人血战一役,可以说基本上使得天授画尸人断绝。而那少数依旧转世的画尸人也不再如以前那样张狂,甚至极为小心的隐瞒自己的身份。”
“那,后来那个人呢?”
净月深深的看了一眼宋肖,申请却突然变得轻松起来:“这我就不知道了。大概再转世之后,也低调了吧。好了,差不多我们也该回去了吧?那个姓杜的看来虽然性格温和善良,但他的的确确,不折不扣是个天授画尸人。我可不想挑战他的忍耐力。”
“等等!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么多?”当震撼太多,令她一时不知该如何思考之后,她却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我们,没有这么深的交情吧?”
净月看着宋肖,突然一手点在她的胸口,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目光:“你一定不知道自己曾经救过我吧?他们虽然不知道你是谁,我却是知道的。尽管你的本性被封印起来,就连他也感觉不出来,但你的气味,我狐狸一辈子也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