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又一个天授的家伙2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八章 又一个天授的家伙2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靠,杜兄,我看还是想办法把封印再弄上吧!这倒霉家伙肯定不是一般的人。这么怪异,总不会是善茬子吧?”孟久说完,净月又加了一句:“人要是狠起来,可是比妖怪要残忍可怕。”
杜亦羽没有理那两人,只是静静的看着那灵魂,眉峰微皱不知在想什么。良久,他才看向孟久道:“这是一个天授画尸人的灵魂……要不要唤醒他?”
“天授画尸人?”净月抢着道:“不要,不要。太恐怖了!”
孟久诧异道:“哪里恐怖?”
“天授画尸人啊!自古相传,最恐怖的存在!”
宋肖忍不住一笑,指着杜亦羽道:“那他呢?你怎么不怕?”
净月怪叫道:“谁说我不怕?”
孟久一愣:“你怕他?”说完伸出手拍了拍杜亦羽的肩膀道:“他有什么可怕的?你做妖心虚吧?”
净月很是装样的摇头叹气道:“唉,你们太年轻了,没有见过那些天授画尸人纵横天下的时代的你们,根本不懂什么是天授画尸人。”
孟久脸上露出一种我算服了你的样子,无奈道:“算了,算了,有句话叫水至清则无鱼,我看你是妖至不要脸则无敌!不跟你瞎扯了。”孟久挥手,不理会净月后面的质问和叫唤对杜亦羽道:“怎么叫醒他?”
杜亦羽看了孟久一眼,似乎有着一丝深意,然后他道:“我来吧。不过,可能需要你的帮忙。”
“没问题!”孟久大方的同意,也不管自己的体力是否已经透支。
“好。”杜亦羽走到那灵魂身前,伸出手轻轻的贴在灵魂外的那圈光环上。那一瞬间,不知是否是净月那番话的关系,孟久彷佛看到历史在杜亦羽体内沉淀,化作一股神奇的力量,自那十根手指尖透出,渗入碧蓝的灵魂之中,激起思维的涟漪。
那灵魂周围的光圈彷佛心脏一样跳了一下,然后又是一下,然后一下一下又一下,突然的,光圈在一个决裂的跳动,或者说扩张后骤然消失。而那碧蓝色的灵魂却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那是一双凌厉的眼睛,显露着灵魂的坚强。但此刻,那双眼中却是浮满恍惚与迷惑,双眼毫无焦距的睁着。
渐渐的,那双眸子的瞳孔霍然收缩,似乎想起了什么,也同时看清了眼前的境况。然后,那个灵魂便对着眼前的杜亦羽发出一声吓人的爆喝:“是你?!”
杜亦羽微微一笑,点头道:“是我。”
那灵魂难以置信的看着杜亦羽,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其他人和妖。而令孟久不解的,是那灵魂竟对杜亦羽发出凌厉的杀气。
宋肖突然打了个哆嗦,周围的空气似乎一下冷了下来,身边的石壁上已经可以看到隐约的冰霜。然后,她诧异的发现,寒冷的源头正是那灵魂,身旁的净月忍不住低声嘀咕道:“我就说不要叫醒它吧?搞不好,大家怕是要冻成冰棍了。”
净月话音方落,站在杜亦羽身边的孟久便突然转过头,向净月和宋肖招了招手。净月看到他的头上隐约有着一层薄薄的汗水。宋肖刚在心里奇怪了一下,便被净月拉到孟久身旁,立刻就感到说不出的温暖。孟久向宋肖指了指杜亦羽,低声道:“还是这家伙厉害。”
宋肖一愣,净月已经点头道:“不错。冷热相拼,那边都使出结冰的力气了,这边却还和煦犹如春风。这家伙的力量真是无从估计!现代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 净月说着,神情竟有些复杂起来,不过很快又高兴道:“幸好他是友非敌!”
那个灵魂突然发出一阵狂吼,与那温谦的面容一点也不相符。
显然,第一回合,那个灵魂败下阵来。于是,杜亦羽回之以不容拒绝的提问:“你怎么会被封在这里?”
那灵魂兀自气了一会,却似乎更加想要发牢骚:“操,谁知道哪个鸟人,夺了我的身体!”
杜亦羽皱眉:“夺了你的身体?干什么用?”
“他娘的谁知道他要一具干尸做什么!”
宋肖看着那灵魂以一个俊秀的面容说出如此粗鲁的语言,实在忍不住抿嘴笑了一下,恰好被那灵魂看到。于是,那灵魂冷哼一声道:“小姑娘无礼的很,老子最痛恨取笑于人!哼,老子若是还活着,先就把你做成人肉活尸!”
宋肖吓了一跳,看着那个灵魂,分不清那话是开玩笑,还是出自真实。只是,那灵魂的眼睛,透着一股子杀气,彷佛和所有人有仇是的。
“鲁海,你若不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我保证以天授画尸人的名义,将你的灵魂净化,令你饱偿屈辱。”
“你敢!”
“你了解我。”
那叫鲁海的灵魂与杜亦羽针锋相对的沉默了数秒,鲁海突然诘诘冷笑:“呵呵,好,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就当是可怜你这个活不活,死不死的家伙好了。”
杜亦羽的瞳孔收缩,鲁海收起乖张,干咳一声道:“你要问什么?”
杜亦羽轻吁一口气,道:“谁带走了你的尸体?”
“他娘的,我徒弟。”
杜亦羽皱眉:“在封尸的时候下的手?”
“哼,除了那时候,他怎么可能封印老子!”
杜亦羽沉吟道:“他要你的尸体干什么?”
“老子怎么知道!” 鲁海顿了一下,面色一变,看向杜亦羽缓缓道:“他不会是……操,我那身体里可是封了一只千年饕餮!他不会是打那东西的主意吧?”
杜亦羽终于露出吃惊的表情,但还未说话,净月已经抢道:“饕餮??竟然有人类可以捕获饕餮?”
鲁海冷笑,面露得意之色:“饕餮算什么,想当年,画尸人血战,老子可是四大主将之一!”
净月又是一惊,还想说什么,但杜亦羽却打断了这个话题问道:“你徒弟叫什么?有没有可能找到他?”
鲁海气愤道:“操,我他娘的一看他们的穿着打扮就知道,老子铁定被封了不知几百年了。你还让老子去找他?”
杜亦羽沉吟道:“他如果真的得了饕餮,那想必就是万年也不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