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又一个天授的家伙1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七章 又一个天授的家伙1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突然,那蓝光跳动得速度开始挣脱杜亦羽手指得节奏,并发出更加刺目的亮度。而那四个凶灵的眼中也露出更加惶恐的焦急――阵破,守阵者只有下场凄惨,乃至魂飞魄散。
四个凶灵安静了片刻,其中一个男童突然邪邪的一笑,尖声哭泣:“妈妈!求求您,不要再让我做那些事了!……不要,我不要去抓鬼,我不要去杀妖怪!求求您,不要让我做那些可怕的事情!”
男童的哭泣方落,一个女童便尖着嗓子癫狂的笑道:“是啊,是啊,看得到鬼的小孩,被妖怪亲吻的怪物,在尸体中被拣到的孩子!”
女童叫嚣完,又是另一个男童的呻吟:“啊~救命啊,好疼,救救我妈妈!”
最后一个女童再次尖利的喊道:“那不是你妈妈!你妈妈早死了,早就是一个留着浓水,被蚊虫啃咬的尸体了。”
石洞里,四个凶灵抑扬顿挫,阴森森的声音令人闻之生寒,而那话中的含意却令人摸不着头脑,因此便不自觉的去努力思考。谁也没有注意到杜亦羽的脸色猛的阴沉下来,然后愤怒,然后痛苦,然后,杜亦羽手指的动作竟然乱了节奏……
“喂,你不是吃着你妈妈的尸体活下来的吗?”第一个女童再次挑逗般的轻声细语,但另外三个凶灵却已经趁杜亦羽神色怔愣间厉声扑上。
黑气包围了那身惹眼的白衣,谁也看不清其中发生了什么。只是一眨眼,突听黑气里一声怒叱,凶灵们发出前所未有的泣声惨叫。那黑气一紧之后猛的爆开,顷刻间,所有黑气都消失殆尽。
一切归于平静,只有杜亦羽眼角的杀机匆匆隐去。只是一瞬间的对视,便令孟久一凛,宋肖惊愕,净月则退缩到宋肖的身后。
而杜亦羽似乎无意多谈方才的斗法,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敲击的手指上。那蓝光随着敲击的恢复也逐渐再次变亮,而石笋竟然渐渐变得透明起来。
孟久他们被眼前的奇景震镊,张目结舌的,连问都不知从何问起。幸亏,杜亦羽已然道:“宋肖,那些凶灵现在被我逼回身体之中。等这阵破了,我再去化解它们尸身上的怨气。村子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是,谢谢你。”宋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旁边净月却冷哼道:“阵破了,它们也就魂飞魄散了,你还要去化解怨气?骗谁啊?”
杜亦羽眼睛还是盯着那根石笋,专心的在上面轻轻的敲击着,彷佛在雕刻一件精美的工艺品,抽空随口道:“怎么,兔死狐悲?当初耍了我,现在后怕了?”
“嗯,你要收拾这死狐狸,我很赞成!”孟久早已贴到石笋旁去观看,此刻忍不住一脸解气的神情看向净月,却遭到宋肖的白眼。
净月拉着宋肖,气愤道:“肖肖,这俩男人如此小气,我看你还是赶紧弃暗投明,跟着我吧。”
“去,不要这么叫我!”
“太恶心了!怪不得你们被叫做狐狸精呢!哦,不对,是因为你们,所以那些像你们的人才被叫做狐狸精!”孟久说着,直起腰,放弃继续盯着那个变化不大的石笋。
杜亦羽恰好在此时停止了敲击,他抬手挥向空中。
啪的一声,那倒悬的石笋应声而断,蓝光像流星一样坠落下来,隐隐夹杂着呼啸之声。
在蓝光与石笋接触的瞬间,整个洞内发出雷鸣般的巨响。洞壁碎石噼里啪啦的掉落下来,尤似整个山都要塌掉一般。
而这一刻,孟久他们也停止了毫无意义的争论,然后,他们吃惊的看着那蓝光渐渐的渗入石笋,不可思议的沿着石笋的纹路向下侵蚀。
石笋被蓝光映得彷佛一块蓝玉,温润而通透。
突然,那石笋里连续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把那三人都吓了一跳。
紧接着,那喀嚓之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密,眼看着,那根粗粗得石笋竟如玻璃般粉碎,碎片哗然落地,霎时间,尘土飞扬。
几个人挥着手,咳嗽着,却又紧张而急切得等待着看到阵内所藏之物。如此的阵势,那应该是个极为宝贝得东西吧?
但还未等尘埃落定,杜亦羽首先便惊咦一声,然后,孟久和净月似乎也感到了什么,深吸了一口气,不约而同的挡在宋肖之前。
而当眼前再次清晰之后,宋肖也忍不住低呼出声,眼前的,是一个蓝莹莹的人,不,如果她没看错,那是一个人的灵魂,蜷抱身体,犹如熟睡一般的漂浮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