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坐阵童子4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六章 坐阵童子4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孟久瞪了一眼蜷在宋肖怀里享受的净月,将修罗刀上的纸符拿下,然后插上了杜亦羽给的那张道符。
将最后的力气赌上,孟久在心里叹了口气――这次之后恐怕免不了要大病一场了
突然的,宋肖只觉得眼前的光线变亮了,怀里的小狐狸不安的往她怀里又扎了扎。修罗刀身浮现出一点点萤火虫一样的白色荧光,越来越多,越来越浓的沾满眼前的空间。
不知不觉的,没有任何惊天动地的声响,那些雾散了。人浸染在一片祥和的白光之中,四肢百骸异常的舒服。就连孟久也吃了一惊,这,就是那个杜亦羽的力量吗?
白光渐渐淡去,首先是宋肖惊呼一声,孟久也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就差一点,他们便要掉下一个不知多深的悬崖!
净月一跃而下,恢复了少年的样子,嘘了口气道:“天啊,得亏我及时找到你们。”
宋肖扶住有些冒着虚汗的孟久,纳闷的看了看身后那足有千米见方的地面道:“这下倒是都清楚了,可阵眼,在哪里?”
净月一跃而起,在空中飞了一圈,指着中间道:“这里有个洞,还有记号!”
孟久在宋肖的搀扶下到了那个洞边,看到地上被杜亦羽用石头刻了一个好大的箭头,箭头旁写了个杜字。孟久和净月小心的俯下身张望,刚刚探出头,便被一种浓重得阴气冲得窒息。净月不禁低语:“果然在这里打上了。”
孟久皱眉,却毫不迟疑道:“下去吧。”
“好!”宋肖虽然因紧张而气息略粗,但不等孟久说,早早便从背包里拿出一捆登山绳。
“喂,看看情况啊先!”净月看着两个人忙活,不觉道:“别瞎着急啊。”
孟久却只是道:“你可以不下去。”
净月道:“喂!我只是小心,不是胆小。喂!艾,艾,艾,算了算了,要下就都下。你们别忙活那绳子了。”说完,无可奈何得念了个飞天咒,带着宋肖和孟久向洞里飘下。
越往下降,感到得阴气便越重,三人心中便都有些打鼓,如果不是因为杜亦羽在下面,别说净月,就是孟久都要考虑考虑是不是要来日方长了。
降了大约十几米,眼前豁然开朗,一个越有九十平米见方,高10米左右的天然石洞凭空出现,山中套洞,洞中藏洞,直可谓自然奇观。只是,两人一狐狸都无暇欣赏大自然的力量,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下面那一袭白衣,和四个凄厉的幽灵身上!
净月带着两人降到洞壁旁,即使是身为妖怪的他也不禁被那四个凶灵的阴气刺得打了个哆嗦。而孟久和宋肖更是第一次看到这几个坐阵童子得真面目。
那是四个七八岁得小孩,两男,两女,此刻正将杜亦羽围在中间,面色凄厉,神情愤怒,似乎要将里面这个闯阵的人四分五裂才能解气。
杜亦羽侧身靠在一颗一人粗细的,乳白色的石笋上。看到降下来得三人,他点了点头,却并未招呼他们过去帮忙。而孟久他们也竟真的放心的靠在石壁上, 因为被围在其中的杜亦羽的表情――一脸闲散,不慌不急,嘴角带着一抹讥笑,神态是居高临下的自信――那是力量悬殊的自然流露。而那些凶灵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所以迟迟未敢动手,更是一刻不敢放松的盯着那个男人。
这时,宋肖注意到杜亦羽那搭在石笋上的右手正在一下一下的,很随意的敲击着那颗石笋。随着每一次敲击,杜亦羽的神情便专注一分,也露出一抹沉思,似乎那石笋才是杜亦羽真正在意的东西。
注意到那石笋后,便忍不住顺着那壮观的笋柱往上看,于是,她便又看到洞顶那和石笋相对的石钟乳竟发出柔和的蓝光。
这蓝光虽然不强,但却彷佛能穿透任何介质。不知怎么的,宋肖就是能感觉的到,这光不仅将整个石洞都韵亮了,也使得他们在那雾气中始终能够看到东西。
孟久和净月显然也注意到了那个蓝光,孟久吸了口气,对净月道:“喂,那光是怎么回事?”
净月苦笑道:“不知道……不过,那石笋想必就是阵中所守的东西……咦!”
净月说着一半,便不觉一声惊呼――那蓝光,竟随着杜亦羽的敲击而跳动,并且跳得越来越剧烈。现在连宋肖都能看出来了。
杜亦羽得神情变得凝重,敲击得手指也似是重若千钧,令人不禁屏息以待。
那四个凶灵似乎再也按奈不住了,呼的一下扑向杜亦羽,卷起一阵惺风,那非人的尖叫声不顾耳膜的承受力直刺大脑最深处。
压迫感,前所未有。
“回去!”杜亦羽一声轻叱,轻描淡写的将足以令人感到窒息的攻击逼了回去。
尖叫声消失,宋肖依然不敢放开捂着耳朵的手,但却忍不住道:“这些凶灵,并不很厉害啊。”
“不,”净月打了个哆嗦道:“是他太厉害了!”
宋肖看向孟久,孟久苦笑道:“别忘了那些凶灵刚才是怎么逼得我们走投无路。”
宋肖一愣,却更加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一袭白衣,没来由的,为这无法逾越的距离感而气恼。
那四个凶灵退回原位,虽然是小孩子的面容,眼中却是令人胆寒的邪恶!而此刻,那邪恶中又突增一片恐慌,八只充血的眼睛愤怒的盯着杜亦羽,却又紧张的注意着头顶的蓝光,似乎将有什么大灾难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