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 坐阵童子2
章节列表
第三十四章 坐阵童子2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讨厌大人!该死的大人!”
“哥哥,我害怕,我要回家。”
“妈妈,爸爸,救救我,呜~~我再也不乱跑了!我的腿好疼啊!!”
“不要蜜蜂!不要蜜蜂!啊~~我要死了!”
“叔叔你放了我吧,我不要没有鼻子!呜~~我害怕!呜~~”
“啊~~好烫啊!!我的皮要掉了!!”
“杀死他们!所有人都要死!!”
突然,浓雾中传出持续不断的,嘈杂而尖利的哭喊声。而那雾色纠结的地方,不断的流出冒着烟,滚烫的蜡汁!
宋肖和孟久被迫步步后退,但那蜡汁的热浪却还是瞬间便将两人烤得满身是汗!突然,自身后得浓雾中,一双小手突然伸了出来。那小手险些便抓到宋肖的小腿,却被孟久以修罗刀逼退,消失在雾中。只这么一缓,那蜡汁已经流到了两人脚下,宋肖惊魂未定,竟不知避让,孟久只得抓着宋肖转身猛跑。但不管两人怎么跑,雾气中总是不断的传出阵阵轻笑,总是突然的出现小孩子的手脚向两人攻击。而只要两人一停下,滚热的蜡汁便轻易的逼近两人。
“我没力气了!孟久,这,这是不是幻觉啊?”宋肖实在有些支撑不下去了,这样高度紧张着神经,很快便感到疲惫不堪。
孟久拉着宋肖闪过一个小孩苍白的手臂,苦笑道:“我也累了。该死的,他们怕了修罗刀,所以自己不出来,只是想方设法让我们自己累垮!!”
“那,那怎么办?”
孟久抹了把额头的汗,将修罗刀拿出,插在身前的地上,又在两人四周布好结界,然后竟一P股坐了下来。宋肖虽然紧张,但也知道不能打扰孟久,只得紧紧抓着手里的符纸,紧张的注视着那些蜡汁。
修罗刀隐隐流动着七彩的光韵,随着孟久的呢喃,光韵像会扭曲的激光一样四处飞射,如果不是在这样紧张的情形下,倒是颇为好看。
宋肖看到那些蜡汁在光韵的辐射下化为蒸汽消失,刚要松口气,却看到孟久额头滚落斗大的汗珠,不用问也知道,虽然换了一种办法,但双方仍然是在拼功力,拼体力!
随着孟久一声暴喝,修罗刀陡然光芒倍增,辐射开去,割开了浓烈的雾气,蒸发了滚烫的蜡汁。几声孩童的惊叫骤起,霎时间,周身一片空明,一切邪恶都消失无踪。
“孟久!”光芒渐渐淡去,宋肖才发现孟久仰面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气,浑身的衣服都被汗水塌湿。
孟久看着头顶上方的一片黑暗,苦笑自语道:“我就这么大能耐了!”
宋肖焦急而担心的为孟久拭去额头的汗水:“那些东西都走了,我们也赶紧离开吧?”
谁知孟久摇头道:“他们只是暂时的离开,我们没地方走。与其四处乱跑,不如以逸待劳的等在这里。”
宋肖看了看孟久,又看了看四边再次卷上来的雾气,心中竟是一片荒凉,但却又升起一丝绝望的悲壮:“好,我们一起等!”顿了一下,她又忍不住道:“他呢?我们这里这么大动静,他为什么还不来?会不会……”
孟久撑着身子坐起,竟还笑得出来:“谁知道,指不定在哪旮旯转悠呢。”他看向宋肖的眼神似乎有着心事,但语气却依然轻快:“放心,他是真正的天授画尸人。即使这里的东西他不了解,可只要是尸体和灵秽的东西,都归他那种变态管!这世上,没有多少东西能出了这两类。就连妖怪,也是有身体的,有身体就和尸体着边,有邪气就和灵秽着边,那小子是通吃的。”孟久说着,眼光却一动不动的定在她身侧,脸色也有些不自然起来。宋肖心里一凛,便要转头去看,却被孟久搬住脸颊。孟久压着嗓子,看着她的身后一字字道:“你,你还是不看的好。”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小孩轻笑,带着一丝的凉气划过宋肖的耳际。宋肖打了个冷战,还是回过了头。然后,她便抑制不住的发出一声尖叫。
只见数个浑身腐烂,行动怪异的人影正挣扎着自雾中钻出。而扭动间,身上便不断剥落块状的东西,夹带着血肉,状若腐烂的行尸。孟久咬了咬牙,拔起修罗刀划破手掌。血的浸染使修罗刀竟发出隐隐蜂鸣,刀身的彩光未经法术崔动便激烈的流动,迫不及待的想要冲破刀身。而同时,血的诱惑也使得那些行尸疯狂起来。这些行尸看来完全没有思维,大概是被当做肉挡用的。
就在孟久挥刀劈向一个冲到近前的行尸之迹,宋肖却突然惊呼一声抓住了孟久的胳膊,害得孟久险些被行尸抓伤。孟久拉着宋肖快速后退数步,惊疑的看向宋肖那一脸惨白:“怎么回事?”
“那,那是我大舅。”宋肖的牙齿打着战,不知是害怕还是愤恨。
孟久皱眉,再看那些行尸,闷着声问道:“他们,不会都是村里的人吧?”
宋肖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满脸的不知所措。孟久叹了口气,只好一边护着宋肖后退一边想办法。
但很快,他们便被不断涌出的行尸包围。孟久苦撑不住,终于被那个大舅冲到近前。眼看利爪便要穿透孟久的腹部,宋肖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将孟久给她的符纸全部贴了上去。
那行尸身上立即便冒出白烟,浑身像抽了筋是的剧烈的抖动,终于像断了线的木偶瘫软在地上不动了。
孟久感激的看了眼宋肖苍白的面容,心中突然便荡了荡,一股的怜惜之情浮升眼中:“谢谢。”两人相视,相笑,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