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女鬼2
章节列表
第三十二章 女鬼2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杜荀悠本来愤怒的瞪视着杜亦羽,和杜亦羽僵持着,此刻也被那柄奇异的小刀吸引住了。刀锋的光芒使她打了个哆嗦,不觉道:“这是什么?”
“修罗刀。遇神杀神,遇鬼斩鬼,是为修罗。”孟久举了举那把小刀道:“想试试吗?”
杜荀悠的头颅向后缩了一下,怨恨的瞪了一眼孟久,转向杜亦羽,突然惊疑的叫道:“你,你的眼睛不是瞎了吗?”
杜荀悠这一问,宋肖也想起杜亦羽的眼伤,暗怪自己的粗心。只听杜亦羽微笑道:“那点尸气,我什么时候想祛除体外都方便的很。”
杜荀悠一愣,复又尖叫道:“这么说,你是成心装成瞎眼,引我放松警惕?”
杜亦羽微笑道:“眼瞎倒是真的苦肉计,只是我随时都可以治好罢了。你想想,我怎么可能连尸气都驱除不掉?而且,就算我眼睛真的看不到,对付你这种程度的东西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杜亦羽的自信令杜荀悠产生了一丝的胆怯,但看到孟久身后的宋肖却又突然激愤起来:“我平白无故死的那样惨,难道还不够吗?那个女人害死了我,难道不该受到惩罚吗?!”她那悬在半空中的人头突然哭了起来,两行血泪使得那张脸更加的凄厉。
杜亦羽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我懒得和你讲那些分不清对错的道理。但今天是不会放过你了。”说完,便缓缓抬起右手。那杜荀悠突然变得好像很痛苦,尖叫着在一个看不到的圈子里撞来撞去。
一旁宋肖突然叫道:“饶了她吧。”
杜亦羽皱眉看向宋肖道:“你想对一个冤魂仁慈?”手依然举在那里,圈子里的杜荀悠叫得更加的痛苦了。
宋肖只觉得那尖锐的叫声直刺耳膜,弄得她的心紧紧的揪在一起。看着杜荀悠凄厉的鬼脸,她从心里升起一丝的恐惧,但还是道:“可..”
“没有可是。”杜亦羽立刻接口道:“你不能对她有所愧疚!她现在附在你身体里,我必须先将她拉出来。如果你的情绪还是无法跳出那无聊的歉意,那么即使我能把她拉出来,你也会受伤的。”
“她是因为我才死的。”宋肖还是忍不住低声说了出来。
杜亦羽看向宋肖道:“她的死可能和你的善意有间接的联系,但杀人的却是那三个男人,和你没关系,又不是你主使的!如果你非要往自己身上拉,那负责清查那些流氓的刑警也有责任!不是吗?!她对你,纯粹是迁怒。”说着指了一下那剩下的两个男鬼道:“她变鬼后杀了他们,还将他们的魂魄收为己用。就算是用法律来判,也该是死罪了!”
孟久实在忍不住叹了口气,没见过像杜亦羽这么劝人的!但看宋肖的神情,似乎也被杜亦羽一番话给说动了。
“孟久!”杜亦羽突然大叫一声,孟久答了一声“收到”便突然将一张符拍在宋肖的前胸。然后,宋肖只觉得胸头一阵撕裂的痛苦,耳鸣不断,眼前的情景突然消失了。等她感到周身异样的感觉完全消失了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迷雾之中。
“好了,解决了。”孟久拍了一下宋肖的肩头。
宋肖愣愣的看着孟久,半响才反映过来道:“解决了?那现在是怎么了?刚才又是怎么回事?杜亦羽呢?”
孟久摘下刚才贴到宋肖身上的纸符,还没说话,宋肖便看到杜亦羽的身影自右边的浓雾中走来。他先是将手里的三个光团交给孟久,孟久便从包里拿出一个贴着纸符小瓶子,将三个光团装入。
“这是?”
“杜荀悠和那两个男鬼的魂魄。”孟久答道:“现在没有条件超度她们,只好先拘起来。”
“啊?”
孟久道:“超度他们的怨气啊。有怨气的亡魂就好像有心理疾病的人,也需要治疗的,不然就会危害社会。”孟久胡乱的解释着,又道:“我们继续走吧?”
宋肖却突然沉吟道:“你们,是不是早就发现杜荀悠在我体内了?”
“是啊,不然他怎么会预先使用苦肉计呢?”孟久道:“你这些天的幻象都是她弄出来的,为的就是要打击你的神经,将你引入幻觉,至你于死地。”
宋肖看向杜亦羽,杜亦羽点头道:“由于你一直对那个女人有歉意,所以潜意识里希望对她有所补偿。因此,那个女鬼才能和你契合的那样深。我如果强行剔除附身的女鬼,便会连你一起伤到,所以,需要逼她自己出来。 救你的时候,我将计就计假装失明。然后,又在迷雾里避开你和孟久偷偷商量了一下计划。”
宋肖看向孟久道:“你早就知道这个计划?”
孟久突然发现宋肖的神情有些不对,大概是气他们合伙把她蒙在鼓里吧?连忙道:“我是发现杜亦羽很异常。那女鬼明明在坑穴里利用影幻对你施加压力,他却不让我出手;明明可以随时驱除尸气,却任由自己的眼睛失明;明明不该让你走在最后,却以失明为借口将你置于危险之中;所以,才偷着问他怎么回事。”
宋肖凄然一笑道:“那为何不对我明说?而是便躲到一边商量?成心吓吓我,看我笑话是吗?”
孟久连忙摇手道:“不是要吓你。我见他话不明说,也就没有明着问。而且,你身上的女鬼,他为了怕吓到你,一直不让我告诉你,有些话我也不敢当着你问。后来知道他的做作都是为了对付那个女鬼,便更不能对你说了。因为我们商量计划,不能让那女鬼听到,所以要避开你。也正好给那个女鬼下手的机会。因为即使杜亦羽失明,她也很顾忌我们俩,不愿意轻易的出来。”
宋肖又看向杜亦羽,大声道:“所以,你们就不顾我的感受,眼看着我被那三个男人折磨?”说没说完,眼泪已经夺眶而出,不等两人再解释什么,便不辨方向的跑开了。
孟久被宋肖的眼泪吓呆了,而杜亦羽却因心中杂乱的思绪而一时没有反映过来,直到宋肖身影消失,两个男人才想起不能让她一个人乱跑。孟久跺了跺脚,早知道宋肖是个性这么强的人,便不该用这计策。他刚要追,却被杜亦羽拉住:“别乱追。她身上有我暗施的结界,不会轻易被雾里的妖物发现的。”
“可也不能不追啊”
“唉,没办法,我们分头吧”
“好!”孟久又拽住杜亦羽,眨眨眼道:“把你的血借我一点吧。”
宋肖逃跑了,她气不过两个人将她瞒在鼓里的自私,更无法接受杜亦羽竟然能够眼看着她被男人欺负,却还能无动于衷的等待出手的机会!伤心、委屈,被愚弄,丢脸等等复杂的情绪一下子涌了上来,令她无法平静的面对两人。但还没跑开多久,她就后悔了。自己这一跑,不光让自己又陷入危险之中,也连累了那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