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 女鬼1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一章 女鬼1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三个人都着绳子,相距1米之远走入迷雾。迷雾可见度异常的低,却有着不知从哪里进来的光线,不过宋肖也仅仅勉强能看到前面杜亦羽的身影罢了。宋肖只觉得整个人都进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周围一片茫白,寂静得好像坟墓,不过这里也确实是坟墓…她胡乱的想着,希望能让自己轻松一些。但,这实在很像是只有梦里才会出现的场景――怪异且虚幻,只有手里的绳子,令她还有一些实在的感觉。
宋肖曾说过,如果有危险她就会大叫着求救,但此刻…她却不那么确定了。这里太安静了,连她自己的脚步声都听不到,就好像那些雾气能够吸收声音一样。如果真的有危险,她的大叫真能传达给前面的两人吗?最好能提前试试,但她不敢试,连话都不敢说。怕惊醒沉睡在雾中未知妖魔,也不想自己无端的猜测给前面两人带来麻烦。
在这样的环境中,走在中间也未必是安全的!不过,这里能见度不高,眼睛看得到也和看不到差不多……她就这样杂乱的想着,一会想上前去看看杜亦羽的情况,一会又觉得自己不能如此懦弱。她不时的回头向后看去,提防着突然冒出来的危险,心脏一直以极快的速度跳着。
不知走了多远,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了!前面的身影已经不是杜亦羽了!
握着绳子的手已经被冷汗浸湿,宋肖倒吸一口凉气猛地站住,恐惧的看着前面那个有着披肩长发的身影也顿住了脚步,然后转了个身,面向着她。她看不清那身影的面貌,但是却能感到那股混杂了恨意与邪恶的视线。
宋肖和那个身影谁也不动,就那样对视着,好像时间瞬间的凝固了。
宋肖太紧张了,眼神一分一毫也不敢离开那个身影。她想起了危险的时候应该大叫求助,但她却恐惧的发现无论自己如何努力,竟然只能发出连自己都听不清的那一丁点声音!她大口喘着气,几乎怀疑自己正在梦里。
突然,左面响起了踏踏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在这寂静中显得尤为震人心魄。一个人影摇摇晃晃的向宋肖走来,宋肖想跑,但大脑和神经似乎分了家,一双腿不听使唤的站在那里,竟不知如何转身。她只能绝望的看着那人影一步步走近。然后,她就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冲出迷雾,出现在她的面前。
那男人离宋肖太近了,令她都能感到那男人身上发出的阴寒之气。那男人的一双眼睛没有一点黑色,白蒙蒙的一片。但却令宋肖感到他在瞪着她!然后,那男人歪着嘴一笑,突然伸手将自己的头摘了下来,举到宋肖面前。那张惨白的嘴唇蠕动着,对着宋肖发出嘶哑的声音:“给你!”
那男人的胳膊很长,几乎将那颗头颅塞进了宋肖的怀里。宋肖吓坏了,但吓到了极点,身体反而从僵硬的状态中解放出来。她摇着头一步步的向后退,却撞入了另外一个僵硬冰冷的身体。
“给你。”
身体右面发出另外一个声音,宋肖转过头,便看到一颗头颅被一只手托着,从身后伸过来,将那颗头从右侧往她手里送。
宋肖惊叫着跑开,却被另外一个拿着头的身影截住。她哆哆嗦唆的站在那里,牙齿控制不住的发出哒哒的声音。
“为什么不要?”一个滑腻,尖锐的女声自身后响起,宋肖转过身,便看到那个披肩身影已然走出迷雾,果然是个女人。而那张脸宋肖见过,正是那个在赵二媳妇家趴在自己后背上的那个女人!
“你是谁?”逼到绝路,宋肖反而豁出去了。她咬牙忍耐着另外三面被三颗人头不断推挤的恶心,倔强的不让自己的神经崩溃。
“为什么不要?!”那女鬼不理她,只是凄厉的尖叫道:“给你,你必须要!”
“我不要!”宋肖心里升起一股气愤,这个女鬼凭什么这样的欺负她?!
“不要就去死吧!”那女鬼尖叫着,脸突然碎裂成无数块,一块一块的在那女鬼凄厉的笑声中掉落地上。宋肖惊叫着,首次知道自己原来还有如此高的分贝与如此长的肺活量。
然后,眼前的景色突然变了,她一个人站在冷清黑暗的小巷里,秋风阵阵,月光凄然。宋肖的叫声一下便止住了,她用眼睛搜寻着这个小巷,只觉得分外的熟悉。她迷惑了,完全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又怎会忽然来到这里。
一阵脚步声自巷口传来,忽紧忽慢,忽轻忽重,一步步都彷佛踏在宋肖的心上。接着凄蒙的月光,宋肖看到来的是三个男人,难怪脚步声如此的散乱。
还没看清那三个人的脸,便听到一个男人吹了声口哨道:“美女,一个人?”
宋肖一愣,随后便看清了那三个男人的面孔。她不由得倒吸一口冷西,后退一大步。这三个男人,就是刚才捧着头往她手里塞的那几个!幻觉!这里果然是幻觉!宋肖努力的安慰着自己,但却对减轻恐惧没有丝毫帮助。
“别怕,陪哥几个玩玩。”一个男人淫笑着,边说边向宋肖靠近。
不管是不是幻觉,不管这三个男人是人是鬼,宋肖都不打算陪他们‘玩玩’。何况这玩玩两个字所代表的意思令她不寒而栗。
她毫不犹豫的转身便跑,为什么他们会知道自己是女人?难道自己真如孟久说的,忽然多出一股无法掩饰的女人味?
墙壁!这个小巷竟然是条死胡同!宋肖惊惶的背靠在那堵冰冷的墙壁上,看着那三个男人冷笑着,好像玩弄猎物一样的慢慢向她靠近。
“不要!”
衣服被撕裂的声音使宋肖再次惊叫出声。好在她有用布包裹住胸部,但那几层布又成多撑多久?她已经无暇多想这是不是幻觉了,只是一味的挣扎着,尖叫着,像别的女人一样哭泣出来。
惊惧中,她看到三个男人身后多出一个女人的身影。是她!那个女鬼!
宋肖大叫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你干脆杀了我好了!”
那个女鬼冷冷的看着宋肖无力的挣扎,笑道道:“我怎会让你死得那样舒服?”
宋肖被无端的攻击激起一阵努意,咬住一个男人的手,猛力推开另外一个男人,躲到左边的角落,抽出那里的一根扫街扫帚,气喘吁吁的挡在自己身前:“我跟你有什么仇恨?为什么这样恨我?”
那女鬼冷笑道:“恨你?我当然恨你!若不是你,我怎会死的这样惨?”女鬼眼中突然升起一股强烈的恨意高声道:“我也要你尝尝我的痛苦!”
“是你!”女鬼的话令宋肖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杜荀悠”!
宋肖终于知道这里是哪里了,也终于知道那个女鬼是谁了!!
杜荀悠,就是那个被小混混歼杀的女子。她还曾经来过这条小巷为她烧过纸。但她也仅仅见过杜荀悠的遗照,所以一时没能将那个女鬼与杜荀悠联系起来,世上的小巷也多得很,她对这里也不熟悉,才没有认出这里!原来是她!原来她真的将自己的死归咎于她身上!
一时间,宋肖突然觉得自己也许应该被杀死的,竟放弃了反抗。手里的扫帚掉到了地上,三个男人立刻恶狼一样的扑上。
“不要!”男人粗鲁的动作惊醒了宋肖,她虽然对杜荀悠有着愧疚,但却也不想被这三个男人糟蹋。她又复尖叫起来,拼命的推打着那三个男人。
“要不要也由不得你了!”那女鬼见宋肖脸上的悔恨之色渐渐被激愤所取代,突然冷笑一声,栖身扑上。宋肖只觉得杜荀悠惨白的脸孔渐渐近了,她感到了彻骨的寒冷,也闻到了死亡的味道。他的眼睛好了吗?他和孟久在一起会安全吧?她苦笑,这竟是他死前最后想到的事情…
突然,一道刺眼的白光自她身后的墙壁亮起,强光彷佛一把锋利的宝剑,将身后的墙壁霍然劈开。
“去!”宋肖听到了杜亦羽的声音,然后,那女鬼突然尖叫一声急速向后退去。宋肖看到杜亦羽,低呼一声,心里竟又升起一种激动、一种委屈、一种安心。她用尽力气才能克制住自己想要扑到杜亦羽怀里的冲动。眼看着那女鬼就要隐秘到黑暗中,杜亦羽冷哼一声,挥手劈下道:“跑不了了。”
一瞬间,凄厉的叫声响撤夜空。那女鬼身体一缩,整个身子都消失了,只剩下一张惨白的人头在空中左突右闯。
宋肖被眼前的现象惊得倒退三步,撞入一具强壮温暖得身体。孟久得声音自上而下得传来:“没事了,别害怕。”
然后,孟久将宋肖护在身后,对身前的那三个男人勾手笑道:“来,来,来,刚才就是你们三个欺负我的朋友吧?”
那三个男人本来被突然闯入的孟久和杜亦羽弄愣了,此刻见自己的猎物被护在孟久身后,突然嘶叫一声,扑了上来。其中一个突然摘下了脑袋向宋肖扔过来!
宋肖还没反映过来,只见眼前又是一道强光划过,空气中竟隐隐伴有雷霆之声。那人头在那犹如闪电一样的光线中惨叫一声便坠到地上,剩下的两个男鬼显然也被震住了,停在原地再也不敢向前一步。
宋肖吃惊的看向孟久,只见他一脸嘻笑的样子,手中握着一把绚光流动的小刀。那刀身莹润如玉,附着一层跳动着的水气。一道尺长的银光自刀身延伸而出,使得这小刀看起来又像是一把激光剑。只是激光是死的,而这刀身所发出的光线竟然好像有生命一样,闪耀着动人的色彩。孟久将那小刀缓缓指向面前的两个男鬼,刀身立刻发出嗡嗡的响声,银光闪烁着,颇有跃跃欲试之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