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会合2
章节列表
第三十章 会合2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宋肖紧紧抓着杜亦羽的手,身体无法控制得发起抖来。
谁知身后得杜亦羽却突然叹了口气道:“你何必走那么大声呢,快把宋肖吓坏了。”
宋肖一愣,便见灯光一亮,一个拿着电筒的身影拐了出来。宋肖用手挡了一下手电的光线,然后,便听到了孟久那熟悉的声音:“我就是怕吓到你们,才成心重重的走路的。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啊~”
“孟久!”宋肖高兴的叫了一声,跑了上前道:“你来了,太好了!你没事吧?哪里受伤了?”
刚才一时紧张,竟没有注意那影子是个男人,不然也不会吓成那样了。
孟久似乎被宋肖的快乐弄愣了,突然他倒退一步,张大嘴指着宋肖道:“你!你!”
宋肖一愣,下意识的像自己身上看去,难道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没有啊,即没有多条尾巴,也没有变成鬼。她不解的看向孟久,只见孟久长出一口气才接道:“老天,你是女人?!”
宋肖又是一愣,她没想到会被孟久在此刻发现这个秘密:“为什么这么说?”
孟久上下打量着宋肖,嘴里啧啧有声:“因为你身上忽然充满了女人味!喂,你对我的员工干了什么?”说着,又怪模怪样的看向杜亦羽。
杜亦羽叹了口气道:“是你笨蛋,竟然看不出她是女人!”
孟久点点头转向宋肖道:“你装男人,实在有够熟练!肯定装了1年以上!”说着有意无意的向右边的墙壁走去。却被杜亦羽横跨一步,有意无意的挡住。孟久看了杜亦羽一眼,便又一如既往的看向宋肖。两个人的动作宋肖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现在的情绪完全被孟久的出现而放松下来。
宋肖苦笑,自己20多年都没有泄漏的秘密,却在不到半天的时间便被两个人看破:“不是1年,是22年了。”
孟久倒吸一口气道:“为什么?”
“你该知道,农村都是要养儿传宗接代的。我大爷离开村子不回家,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子女。这传宗接代的重任便落在我父亲身上。而我母亲生下我后,因为大出血以后都不能生育了。为了安抚爷爷,我从小便被当成男孩养大。”宋肖说完,自嘲的笑了笑道:“很可笑吧?”
孟久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也很无奈。不过,今后在我们面前,你再也不用装成一个男人了!女孩子嘛,该怕就要怕,该哭就要哭,该撒娇就要撒娇才是。”
宋肖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还真的不会撒娇。对,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伤到了哪里?!”说回正题,她突然想起那个人影,不由得将手电照了过去。跨过孟久的肩膀,那人影还是清晰的呆在那里。但…孟久好像没有看到一样,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幻觉?但不管怎样,孟久和杜亦羽站得离它那么近,让她心里非常得紧张。她借着检查孟久伤势将他和杜亦羽都拉到了左边。现在三个人又聚到了一起,有孟久在,她也可以松口气了。那个人影似乎也变得不再那样得可怕了。
孟久摆了摆手道:“没多严重,就是胳膊受了点伤。哎,小姐,您能轻点吗?”孟久懊恼得看着宋肖检查他的伤势,转头对杜亦羽道:“这坑里的那些个东西你们都看到了?”
杜亦羽点头道:“一个会哭的手臂,和一群腐烂的诈尸。”
孟久用没受伤的左手从兜里掏出一堆小球,宋肖一看便吸了一口冷气,这些球和杜亦羽将那手臂制服后出现的球一摸一样。只听孟久道:“这里那些会哭的手臂不止一个,我琢磨着这里看着跟迷宫是的,而那些怪物都应该是类似守门狗的东西。所以,越是危险的地段越有可能通向正地。所以,我就屡着那些手臂走。边走边拔除这些东西。最后你猜我找到什么了?”
“坐阵童子?”
“你怎么知道?”孟久吃惊的看向杜亦羽。
宋肖道:“我们和你走叉了,没有进到这里,却在另外一个洞里发现了一个坐阵童子。”
孟久夸张的叫道:“好啊,我费了这么大力气才找到的东西,你们轻轻松松便碰到了?真是好运气。”
杜亦羽哼道:“谁让你不跟好我们的?”
“哼,要不是那该死…我怎么会跟错了…!”孟久气得脱口而出,却临时改口道:“妈的,看来我们是上了那鬼狐狸的当了!什么镇尸童子!靠!这里竟然有坐阵童子…也不知道阵里守的是什么?呀,喂,我说宋肖,你要把整瓶酒精都倒在我伤口上吗?”
宋肖没好气的给孟久缠绷带道:“你也真是的,这么深的伤口也不先止血。”
孟久道:“止血了,我怎么给你们留记号?!”
“你就不会用其它方法吗?难道后面还有东西追你不成?”
孟久叹道:“确实是有东西追我。不过已经被我干掉了。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宋肖将她和杜亦羽的推测说了一遍,杜亦羽沉吟道:“我们发现的坐阵童子是在西边,你发现的应该在背面。另外两个,恐怕要穿过上面那片迷雾才能找到了。”
孟久道:“那就过去吧。说实话,我总觉得这是一个长方形的墓。而这迷雾里大概就是这墓的棺椁所在。只是,大概被这阵所守的东西鸠占鹊巢了。”
宋肖道:“那,上面的迷雾里是不是很危险?”
孟久点头道:“当然了。肯定是凶险万分。”
宋肖深吸一口气,孟久笑道:“你不用担心,有我们杜大法医在,什么都…你怎么了?”孟久说了一半便看到宋肖脸上混合了担心、悔恨、关切、自责的神情。
宋肖咬着嘴唇低声道:“他,他为了救我,他,他的眼睛看不到了。”
“啊?谁?杜亦羽?”孟久吃惊的看向那个感觉毫无变化的男人,才想起自打他出现,杜亦羽确实一直没有看过他。
杜亦羽苦笑道:“没事,只不过中了些尸气,暂时的失明几天罢了。”
孟久皱了皱眉,神情古怪的看着杜亦羽缓缓道:“那,我们还进不进迷雾了?”
杜亦羽点头道:“进,只是我们三个不要再走散了。”
宋肖道:“我们用绳子吧?”
杜亦羽道:“好,孟久你打头,宋肖还在中间,我在最后。”
孟久道:“好。”
谁知宋肖却道:“不,我在最后。”
孟久吓了一跳,杜亦羽脸上也不由露出一种惊奇之色。孟久刚要否决这个提议,杜亦羽却抢先道:“好,就这样决定。我眼睛不方便,只能勉强你守后方了,千万小心。”
宋肖用力点头道:“放心吧!有事我会大叫的。”
孟久看着宋肖倔强又有些跃跃欲试的神情,又看了一眼一脸平静的杜亦羽,叹了口气道:“好吧,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