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会合1
章节列表
第二十九章 会合1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宋肖拉着杜亦羽一步一步的向前小心的行进。她只觉得手电的光线是那样的微弱,而黑暗又是那样的浓重,几乎让她喘不上气来。石壁上古怪的纹路在灯光下变幻着,好像一张张人脸,或对她嘲笑、或对她哭泣、或对她瞪视。她心里实在怕的要命,但为了保护杜亦羽,却又不知由哪里升起一股勇气,让她头脑保持着120分的清醒。
前面又是一个拐角,宋肖将手电照向石壁寻找着孟久的记号。灯光在右面的石壁上晃动间,她深吸一口气,心脏像打鼓一样的跳了起来。她缓缓的将电光移回,照向石壁上那条微微晃动着的人影之上……脑子里嗡的一声,手电差点掉在地上,硬生生将冲到嘴边的尖叫憋了回去,出了一身的冷汗。她瞪大了眼盯着墙上那个人影上,一时反映不出应该做什么。那人影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一时让宋肖以为那是自己,但那个影子长发披在肩上,而自己则是一头短发。
是谁?!
她在心里大喊着,这里除了她和杜亦羽不可能有别人了。而且…这里的光线只有她手里的电筒。此刻电筒的光正照在那人影上,而石壁和她之间什么都没有,怎么可能有人影投射在墙上?!难道…是身后?
宋肖用仅剩的一点理智费力的想着,深吸了两口气,勉强回过头,除了杜亦羽只有一片黑暗。她颤抖着转回身体,将手电移到身体后面,惊恐的见到自己的影子盖到了那个影子之上。但当她再将手电拿回,那个影子还是呆在那里。只是,虽然还是那个影子,但她却明显的感到那个影子,或者说影子的主人转过了身子,面向她而立!
“怎么了?”杜亦羽感到宋肖手里传来的颤抖与手心的冷汗。
宋肖将拿着电棒的手搭在自己的左胳膊上,控制着自己颤抖的手臂,勉强一笑道:“没什么,刚才跑过去一只老鼠。你知道,女孩子都怕那东西的。”这实在不是一个好的借口,但她此刻也只能想到这个了。
幸好,杜亦羽似乎相信了,微笑道:“装了那么多年男孩子,还会怕老鼠吗?”
宋肖哈哈笑了一下,感觉自己的声音似乎都变调了:“再怎么装,到底还是女人啊。没事,我们继续走吧。”杜亦羽的手坚定而温暖,给了她一丝的勇气,她将电光从人影上移开,找到了孟久留下的记号。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他们不是说鬼都有特殊的气息吗?如果杜亦羽没感觉的话,是否便意味着这个人影还是她的幻觉呢?她已经害得杜亦羽看不到了,不能再因为自己而连累他!为什么总是她看到幻觉?为什么自己连保护自己也做不到?!她气愤的想着,紧紧咬着下唇,直到将嘴唇咬破。疼痛的刺激暂时让她从恐惧中拔身出来。最多不过一死,怕什么?!她把心一横,不再看石壁上的人影,拉着杜亦羽向右走去。
一时的勇气是容易积聚的,可如果要长时间保持下来,却要历经不知多少事情才能培养出来。宋肖拉着杜亦羽没走多远,心里便越来越紧张起来。虽然她不断默念着‘不怕,不怕,大不了一死’,但那种未知的恐惧却无论如何也无法从心头抹去。空旷的坑动只有她粗重的呼吸还有疲惫的脚步声。若不是还握着杜亦羽的手,她几乎就要以为自己一脚踏入了地狱。
宋肖尽量贴着左面的石壁走,偶然手电照到右边的石壁,她的心都会提到嗓子眼。那人影似乎是跟定了他们,幸好,影子一直不即不离的呆在右边的石壁上,令她觉得它似乎不能凭空跳到左面来。
宋肖又拐过了几个弯,眼前的这段坑穴不再是笔直的,而是缓慢的拐过一个慢弯向左。手电无论往前往后照,都会被墙壁挡住视线。而宋肖总觉得视线的死角后躲藏着什么东西,偷偷注视着她。虽然贴着右边走视线会好些,但有那个人影在,她宁肯走在左边。但那种随时都要提防着突然冒出来什么心里压力,简直快将宋肖逼疯了。
“你遇到孟久前,一直在做什么?”可能感到她的紧张,杜亦羽以轻柔的语气和她聊天。
“那会我刚到北京,什么都摸不到门路。只是下了火车便就近住进一间小旅馆。打算边找工作边打听像孟久这样的人。”
“哦?结果一下就找到孟久了?”
“没那么好运。足足找了2个月。我们那里从来没有过电脑,那时我也不会上网找资料。在大街上打听,不是被人当傻子,就是被人骗。幸好旅店的老板是个好人,让我在他那里打工填补食宿钱。”
杜亦羽颇为意外道:“你一个女孩子,倒是真不容易啊。”
杜亦羽的赞扬让宋肖心里高兴了一会,聊起了天,恐惧的感觉也确实减少了不少。她笑了笑道:“以前我在村里,从来不知道原来大城市里的生活是如此的复杂。李老板,就是那个小旅店的老板,就被收保护费的一帮混混折腾的很可怜。后来我看不过去,就帮他报警了。”
杜亦羽又是意外的挑眉道:“看来你也是个好管闲事的人啊。”
宋肖摇摇头,黯然道:“我那时太年轻,太冲动,太不懂事。完全没想过李老板自己为何不报警。”
杜亦羽感到宋肖的手有些冰冷,忍不住紧紧的握住她的手。他知道宋肖说的是什么,这世上本就有很多事情不是能够简简单单的解决的:“是后来那些人来报复了吗?”
谁知宋肖却道:“他们没有报复,因为李老板自己搬走了。但李老板走之前为我找了很多的资料,我这才能找到孟久那里。不然,我恐怕就要露宿街头了。”
“这样的好人,现在不多了。你运气好。”
宋肖苦笑道:“我的运气好吗?但我的运气好,有的人却…”说着,她叹了口气道:“那伙流氓因为警察的清查,暂时不能收保护费,便改为抢劫。不久便扎死了一个女人。”
“哦?”杜亦羽挑眉,他终于知道宋肖当初为何对孟久说‘你骗了他们的钱,他们会变本加厉的从别人身上弄回来的。’这种话了。
宋肖道:“我听说后,便觉得那女人是因为我才死的。难过了很久。”
杜亦羽皱眉道:“你,那女人死后,你有没有去过她家,或者她的葬礼?”
宋肖奇道:“没有啊,怎么了?”
杜亦羽舒了口气道:“没什么,以后少去这种地方。免得招惹什么东西。”
宋肖一笑道:“可我现在跟着孟久干,少不了要去参加葬礼啊。不过,我虽然没去参加她的葬礼,却到她死的地方给她烧过纸。不然,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听到这里,杜亦羽缓缓吐出一口气,嘴角浅浅的露出一丝微笑。终于找到了宋肖身上女鬼的来处了!剩下便是找到适当的机会将她揪出来了!
一不说话,坑穴内便又安静下来。宋肖的余光又不自觉的看向那个人影。只是,是她的错觉吗?那个人影似乎变大了一些。如果在灯光与墙壁之间真的有什么,那么便意味着那东西像光源移近了一些。她心里打了一个突,不由得将抓着杜亦羽的手握紧了一些。
由于她的眼神看向那个人影,手里的电筒也便不自觉的照到了右边的石壁。所以,她没有看到脚下的东西,被绊得一个踉跄。幸好被杜亦羽即时拉住,但手电却脱手飞出,滚近了前方得弯道,只露出一束光线打在右壁上。
宋肖很想去捡手电,但突然人影蓦然出现在光线所在的右壁上。那人影这次不再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是蹲了下去,捡起了手电。人影消失了,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却赫然响起,慢慢向他们这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