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坑穴4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八章 坑穴4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后背凉凉的,感觉很舒服;心口暖暖的,令他十分安心。这是宋肖恢复意识时的第一感觉。然后,他睁开困倦的双眼,头脑有一时的混乱,但却清晰的看到眼前杜亦羽的微笑。又被他救了,大脑渐渐想起晕倒前的事情。然后,另外一个念头猛地闯入他的心里,宋肖低声呻吟一声,坐起来,后背竟然一点也不疼了。
他看着自己敞开的衣襟,隐隐可以看到自己裹胸的白布,愣在那里,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别琢磨了,我早就知道你是女人了。”杜亦羽随意的靠坐在一旁的石壁上道:“孟久那家伙可能没注意到。”
宋肖一愣,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才想到这样自己无异于已经承认了自己是女人的事实。
杜亦羽微微一笑道:“男人和女人总是不同的。稍微细心一些就能发现的。”
宋肖吃惊的半响说不出话,他已经以男人的身份生活了20几年了,村里没有一个人发现她是女孩,就连最亲近的爷爷也毫不知情!为什么这个杜亦羽却知道呢?!
宋肖不安的站起来,却踢到了原本放在地上的电筒。电筒里的光线已经很黯淡了,大概电池快没了,但当灯光扫过杜亦羽,她还是看到杜亦羽脸上似乎有一丝的疲惫,身上也好像被汗水湿透了。想起自己后背消失的伤痛,她低声道:“谢谢你。”
“不用。”杜亦羽站了起来,又恢复了那种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好像身上的疲惫一下就都消失了一样:“你拿好手电找标记,我们最好赶快去找孟久。”
“那,那个小女孩呢?”
“什么小女孩?”
“你没看到?就是我扑倒的那个。”
杜亦羽沉吟道:“那个…可能是幻术。说到这个,宋肖,记得我说的‘见怪不怪,其怪自败’?那是指让你看到的幻象,就好像立体电影。还有一句话叫‘魔由心生’,你可以理解为人的潜意识,也是你的大脑直接感觉到的幻象。这些幻觉也可以说是你的大脑制造出来的,所以,一旦你的身体受到伤害,你的大脑便会认为受了伤害,身体也会做出相应的反映。这对你来说很危险!你最好能克制住自己的思绪,不要胡思乱想。更要脑筋清醒,仔细去分辨哪些是现实,哪些是幻觉。”
“我,我为何会看到幻象?”
“心理原因,或者邪物作祟,很难说。”杜亦羽随口说着,眼里却升起一丝恼怒。那个该死的女鬼着实可恶。总是利用混乱的局面,趁他不备对宋肖做手脚,好像成心跟他挑衅是的!话说回来,宋肖到底是怎么招惹上那个凶灵的?
两个人又拐过了两个拐角,手电的灯光突然一颤,宣告电池的告罄。宋肖倒吸一口凉气,一瞬间身体僵硬,站在那里不敢动,没有拿手电的左手则下意识的想要去摸后面的杜亦羽。却在听到杜亦羽的话而硬生生收回伸出的手,浑身控制不住的发起抖来。
“怎么不走了?”这就是杜亦羽的那句话,语气中带着一丝的不确定与疑惑。
宋肖左手紧紧握住自己的领口,努力使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他怎么会问出这样一句话?难道他看不到手电没电了吗?…看不见…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尽管她不相信有这种可能,但在这种情况下,任谁也会往坏处去想的。
“怎么了?为什么不走了?你又看到了什么?”
“没事,有些累,我想休息一下。”宋肖小声说着,掩饰着自己语气中的惊诧。
“哦,你坐会吧,只是尽量别贴着石壁。”
“好。”宋肖答着,手却悄悄的伸入背包里将自己的手电拿出,缓慢的打开旋转开关。黄色的光线再次亮起,宋肖要用两只手握着电筒才能将光线稳定下来。电光扫过杜亦羽的面孔,只见他一脸闲散的站在那里,双眼目视着前方,似乎在想着什么,但对电光却丝毫没有反映!宋肖心里一酸,哽咽道:“你,你的眼睛怎么了?!”
杜亦羽一愣,紧接着苦笑道:“你怎么会发现的?”
宋肖缓缓走过去,拉起杜亦羽的手道:“你看不到,刚才手电没电了。”
杜亦羽叹了口气,任由宋肖拉着他的手道:“吓到你没有?”
宋肖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摇了摇头。虽然知道他看不到,她却无法出声,任由眼泪流下面颊。他的眼睛都看不到了,却还在担心自己是否会被黑暗吓到!
宋肖吸了一下鼻子道:“你的眼睛,到底是怎么了?”
杜亦羽沉默了一会道:“不小心被邪气喷到眼睛了。没事的,别担心。”
“什么时候?”宋肖努力的回想着,她昏倒前,杜亦羽还有明显的视力,她还记得他眼中的温柔的微笑…而她再次醒来以后…想到这里,她的心突然剧烈的疼痛起来:“是为了救我吗?!”
杜亦羽微微一笑道:“别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是我自己不小心。我们可以走了吗?”
宋肖深呼吸几口,忍下夺眶欲出的眼泪。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他说这失明是暂时的,也就是说在他失明的这段时间里,她要做他的眼睛,要尽量帮助他。孟久,你在哪里?!她实在很希望能快点找到孟久,不光是担心孟久的伤势,更是希望多一份力量。此时她才知道,自己一向自诩的坚强是多么的脆弱。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已经是一个完全的男人了,现在她才知道,自己的心里依然是个女孩子,是个想要去依靠男人的女孩子!然而,现在她却必须坚强起来!否则,就意味着两个人都会更加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