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坑穴2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 坑穴2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巫术,那我们…”宋肖的话还没说完,却被杜亦羽一下捂住了嘴。并关上了手电,拉着宋肖紧靠石壁。
黑暗中,响起了一阵兮兮嗦嗦的声音,什么东西带着一股浓烈的恶臭在慢慢向这里接近。
宋肖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并尽量将自己缩在杜亦羽的身侧。虽然他知道这样做感觉上会有些别扭,但他实在是太害怕了!幸好,杜亦羽并没有推开他,反而用手将他向怀里搂了搂。
杜亦羽的手臂温暖而坚实,让宋肖没来由的心悸。但还没来得及追寻自己心里的感受,整个人便又被恐惧感所包围,什么都顾不上了!

那个东西就在眼前!宋肖几乎可以肯定只要他抬起手,不用伸直便能摸到它!但杜亦羽不动,他更是不敢枉动。而护着自己的这个男人,让他感到一丝的安心。他知道,在这个男人身边,是最安全的!
眼前突然亮起一束光线,这让宋肖一时难以适应。而站在他们面前的那个东西显然更加的吃惊,因为它明显的表现出一丝疑惑,然后便慌乱的向后蹭了一步。与此同时,杜亦羽拉起宋肖跃入左面的岔路。
宋肖被杜亦羽拉着进入左面的岔路,心里还在为刚才看到的东西而惊愕不止!那是一个好像被硫酸泼过的狼,只是这狼却直立着行走,所以动作有些滑稽。它的头好像一团翻滚着的肉,镶着两只像陶瓷一样的白的小眼。四肢都长有比狮子还锋利的利爪。
那东西看到他们两个人,竟然喈喈的笑了起来,笑得宋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那东西则连伸了几个懒腰,好像并不打算攻击他们。然而,就在下一秒,那东西便以极快的速度嘶叫着冲了过来!
躲在杜亦羽身后的宋肖只觉得腥风扑面,还没反映过来,那东西已经被杜亦羽一脚踹了开去。
那东西显然对杜亦羽的攻击有些顾忌,贴着墙壁盯着两个人,喉咙里发出咝咝的声响,却没有马上发起第二次进攻。这样僵持了1分钟,杜亦羽也没有动,然后,那东西再次扑上,这次的速度更快!
杜亦羽不慌不忙的轻斥一声‘回去!’,手里刀光一闪,就听那东西惨叫一声,再次退开。然而,它的一只前肢却被杜亦羽生生砍了下来,竟然有鲜红的血液自伤口喷涌而出!看来竟是个活物!只是不知这东西生活在这里是吃什么的?想起自己村子下竟然还有这这些可怕的东西,宋肖只觉得头皮都炸起来了,后怕的很!
那东西吃了亏,低声闷吼着,用舌头舔着伤口。那漆白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杜亦羽,一时没有再次扑上来。杜亦羽皱了皱眉,突然反身将将手里的激光刀塞进宋肖的手里道:“这是个活物,别客气,照着身上砍就成了!”
身边的杜亦羽突然宋肖一愣,不由自主的接过那激光刀,立刻反映过来道:“你呢?!”
杜亦羽摆摆手道:“我用不上。你注意着点身后。提防还有其它只。”
宋肖闻言连忙打亮自己的手电扭头去看,坑穴在有限的灯光内笔直而黑暗,但却还好没有多出什么东西。等他再转过头,便看到杜亦羽脚步沉稳的向那东西走去。
杜亦羽一步步的走过去,就像君临天下的帝王一样。那东西显然也被杜亦羽的气度震住了,竟一步步的往后退去,直到撞到石壁上。
那东西见没了退路,大叫一声犹如疯了一样的扑上来。杜亦羽轻蔑的一笑,划下手刀砍在那东西的肩上,将那东西被砍得低吼一声栽倒在地上,肩上竟然好像被刀砍到一样被划开一道深可见骨的血口。那东西被打得急了,一着地立刻又翻身跃起扑了上来,却再次被杜亦羽以手刀砍倒在地上。几次下来,那东西浑身已经满是鲜血,看得宋肖心惊肉跳的。但杜亦羽却还是气定神闲,丝毫不以为意。
那东西再次被杜亦羽踢倒在地,还没等再爬起来,便被杜亦羽一脚踩在头上。杜亦羽轻蔑的一笑,扬手便要以手刀砍向那东西的脖子。但却半路改变方向挥向宋肖所在的方向。宋肖只觉耳边一阵强劲的风声划过,身后便响起一声闷吼。他吓了一跳,才意识到自己只顾了看着杜亦羽这边,而忽略了提防自己的身后。他双手紧握着手里的激光刀,跳转过身,便看到另外一只那东西就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看到那东西的前胸的一道伤口,宋肖才知道原来方才耳边的风声就是杜亦羽手刀的力量!他不禁暗自伸了伸舌头,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更令他惶急的却是狭小的坑穴里不知从哪里又涌来许多那种东西,就好像是从黑暗中走出的幽灵一样!
杜亦羽也看到了那些不知何时潜过来的怪物,皱了皱眉,先是挥手砍下了脚下那东西的脑袋,然后便将宋肖拉在自己的身后。伸出手以食指在两人四周凌空画了个圈道:“别害怕,我布了结界,这些东西应该进不来的。你跟紧了。”说完,便带着宋肖顺着孟久留下的标记向左面的坑穴走去。而那些挡在前面的东西就好像被一道看不到的透明墙壁推挤开一样,踉跄的闪到了一旁。宋肖虽然看得惊奇,但从那些不断扑上来得东西身边走过,心里还是不免觉得恶心害怕,紧紧贴着杜亦羽,一步也不敢远离。
那些怪物就好像是食肉野兽一样,虽然将他们当作果腹之食,但却不断得互相挑衅,互相攻击。只是那些家伙的力量相似,便形成了一种力量的均衡,哪个也不会随意发起一场你死我活的同类之挣。
杜亦羽向前走了几步,那些东西越来越多,到后来,竟然不再被结界推开,反倒是他们无法前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