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洞穴4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洞穴4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原来寂静是这样可怕!现在的情况绝对是‘此时有声胜无声’,哪怕是怪兽磨牙的声音也好!宋肖这样想着,努力克制自己惊惶的神经。但当那一声轻笑在他耳边响起的时候,他还是遏制不住的惊叫出声。
一叫出来,心中的压似乎也随之散出去一些。因此,他勉强能够强压着心中的恐惧保持一分理智。
冷静,冷静!可能是幻听!
他不住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现在就剩他自己了,绝对不能慌乱。记得在哪里看过,在危险中,80%的死亡是慌乱造成的。他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缓缓靠着石壁坐下,用手电上下左右的乱照一气,什么也没有!那阴冷的笑声也没有再度响起。他轻吐一口气,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
杜亦羽和孟久出什么事了?两个大活人怎么可能无声无息的就消失了?他怎样也想不明白,反而越想越觉得害怕!突然,一摊浓稠的东西滴在了他的头上,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一股浓重的腐臭气也从他头上方蔓延开来。宋肖的神经再度绷紧起来。他恐惧而又紧张的抬起头,险些便和另外一张腐烂狰狞的脸亲密接触。脸的主人从顶壁上一个洞里露出半个身子。那洞离宋肖半米远,刚才看得太过慌乱没有注意到。脸上的眼孔中没有眼珠,空洞洞的注视着宋肖。骨肉不全的鼻子一吸一吸的,给人的感觉恶心异常。
宋肖倒吸一口凉气,差点被那腐臭气恶心得吐了出来!
这是什么?僵尸?!那好像是僵尸一样的东西突然咚的一声自顶洞掉了下来,动作笨拙的向宋肖爬来。老天,他是说过哪怕是野兽磨牙声也比寂静好,但那也只是说说而已,他绝对不希望真的跑出来这种东西啊!
幸亏他还残存着一丝的理智,于是,他立刻向来路倒退着爬去。那怪物的动作虽然不快,但不管是他的长相,还是他的动作都能给人造成极度的恐慌。宋肖明知道翻过身去爬能够快些,但眼睛就是不敢离开那个怪物!他讨厌不确定因素,害怕那种看不到的恐惧!可越是着急,手脚反而越慢。因此,他和那怪物间的距离反而渐渐拉近了。
宋肖咬着牙一个劲的猛退,突然,脖颈间再次感到一个冰冷的呼吸。他脑袋嗡的一下,有一瞬间,心脏好像都停止了跳动!
“此路不通了,换条路吧?”随着一只冰冷的手摸上了他的脸颊,一个滑腻腻,冷冰冰的声音贴着他的后背响起。
换条路?说得简单,哪里还有路可走啊!也不知为什么,恐惧到了极点,他反而不那么害怕了。大不了一死!他心里这样想着,但当那僵尸是的怪物的手抓到了他的脚腕时,他才知道在死亡真正来临前,恐惧是不会消失的!
突然,一只手穿破了黑暗,越过那半蹲着的怪物,抓住了宋肖的手臂,将他向那怪物的方向拉去!眼看着自己就要和那恶心的怪物撞在一起,宋肖再也忍不住惊叫起来,同时紧紧的闭上双眼。
想象中的撞击、恶心、死亡等等一样也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熟悉的男声:“你没事吧?”
宋肖不敢致信的睁开眼,便看到杜亦羽那令他安心的眼神。但他立刻想起方才的遭遇,叫了一声‘有僵尸’便慌张的扭头向四周看去。
杜亦羽摇头道:“哪里有啊,你做梦呢吧?”
宋肖一愣,难道是自己太紧张产生了幻觉?可幻觉怎么会如此的真实呢?!
“孟久!孟久失踪了!”他还没来得及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便想到了孟久。他们是来帮忙的,如果出了意外,那他就算用命去抵也没用啊。
杜亦羽点了点头,没有说话。10分钟前,洞穴内曾经出现了一条岔路,但还没等他选择要走哪条,左面这条路口的结界便对外人的接近产生了强烈的反映。为了怕伤到后面的宋肖,他必须小心的化解。而同时,他也决定进入左边的洞穴,想看看结界之内保护的是什么东西。
他以为跟在后面的宋肖一定会通知孟久走左面的,所以他只是专注于破解洞内层层不断的结界。谁知道孟久却没有跟来。
杜亦羽暗中冷哼了一声,一定是宋肖体内的那个女鬼也看到了这个时机,狡猾的用了什么办法将孟久引入右面的路径,并趁他专注于结界的时候从内部对宋肖施加幻象。为了不让他发现异常,那个女鬼还控制着宋肖的身体照旧跟着他后面爬。所以,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孟久的失踪,也没有注意到宋肖一直在想象里挣扎!幸亏他发现的及时……
“我们赶紧去找找他吧?这洞里,太古怪了,他一个人太危险了!”见杜亦羽不动,宋肖忍不住催促起来。
杜亦羽却稳声道:“你别着急,他自己能照顾好自己。刚才我看到洞里有条岔路,他说不定和我们走叉了。一会我们回去找找看。”
不知为何,杜亦羽的话让宋肖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信任感。于是他点了点头,看到杜亦羽开始用手电向四周照去。
刚才情绪变换的太快了,再加上担心孟久,一时竟然没有注意到自己是站在地上,而不再是爬在洞里。待看清了这是一个10平米房间大小的山洞后,宋肖忍不住问道:“我怎么会到这里的?这里是哪里?”
杜亦羽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刚注意到吗?”说着将电筒照向远处贴着地面的一个洞口道:“我们是从那里爬出来的。”
宋肖一愣,怎么他全不记得了?还有那僵尸和说话的女鬼是怎么回事?如果说是幻觉,难道在幻觉中,自己还能一如既往的跟着杜亦羽爬进来?
杜亦羽看了迷惑的宋肖一眼,随口说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啊?”
“孟久不是说鬼是脑电波,是没有实体的东西。意志坚强的人,是连鬼都没辙的。”
宋肖皱眉看着杜亦羽,一时没有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突然,他明白了!这个人,难道他知道自己刚才处于幻觉中?刚才也是他将自己从幻觉里拉出来的!再想起在赵二媳妇家发生的一幕幕,宋肖忍不住问道:“你…你是否也会道术?”
杜亦羽略一沉吟,微微一笑道:“我不会道术,但多少有些能力。”
宋肖深吸一口气道:“怪不得孟久找你来帮忙!”虽然他早已有所怀疑,但听到杜亦羽亲口承认,还是颇有些不敢相信。而且,这也证明刚才自己的幻觉不是因为自己太过紧张才产生的。这个洞里果然有古怪!
杜亦羽没有再说什么,缓步走到洞的最里面,站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突然,他用中指轻轻敲了敲面前的山壁,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的神色。然后,宋肖只见他用食指在山壁上横横竖竖的画着格子。画完后,他以食中二指轻轻一点,那坚硬的山壁竟然发出砰的一声,化作一股青烟消失了!
宋肖虽然知道这山壁一定有些古怪,但看到这一幕还是吃了一惊!在宋肖的吃惊中,一个蜡制的小孩便出现在两人眼前。
小孩蜡像面容似乎很是痛苦,被一个铜架子托着,盘膝而坐。架子上刻满了奇怪的文字。
宋肖只觉那蜡像好像有生命一样的看着他。虽然有杜亦羽陪在身边,心里还是一个劲的起毛。
“这是什么?”宋肖问道。
“应该就是昨晚我们碰到的那个凶灵了。”
“蜡像?”
杜亦羽沉吟道:“这不是蜡像”他又看了看那个小孩,眼中露出一种厌恶的神情道:“这是用蜡浇在活人身上制成的坐阵童子。”
宋肖打了个哆嗦:“坐阵童子?那,那它现在在哪?”
“谁知道。没有了镇器,它们就可以在阵内自由移动了。”
宋肖倒吸一口凉气,看着那小孩狰狞怪异的面孔道:“这也太残忍了吧?!”
杜亦羽叹了口气道:“我曾经听说过,有一种巫术先是摧残童男童女的肉体,使其加深怨念,然后喂他们吃下一种使肉体麻痹的药,然后活着浇蜡。再以秘法将孩子的灵魂纳入某种阵法中,以达保护阵内某些东西的目的。”
宋肖有些恶心的看着那个小孩空洞的眼窝,担心道“这坐阵童子,很可怕的,是吗?”
杜亦羽淡淡一笑道:“是有些麻烦,不过你不用担心,坐阵童子是不能离开这阵的,所以,你只要回到村里去,就不会有危险了。” 说着,他忍不住苦笑自语:“怪不得狐狸的那些纸符‘管用’,果然上当了。”
“我回到村里去?那你们呢?”
“既然来了,我总也要看看这阵里的东西是什么,至于孟久,随他好了。”
“你要留下?”他看向杜亦羽道:“我不希望你们因为我而受到伤害。我不知道是这么可怕的东西,算了吧!反正,大家不上这山也能活下去的。”
杜亦羽眼神突然变得深远,无所谓的说道:“这世上没有什么能再伤到我了。至于孟久,那个人顽强又狡猾,再加上修罗刀,不会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