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洞穴1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洞穴1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胡道长走后,在村长的催促下,人群渐渐散了。
孟久告诉村长说他们还要留几天,一则那些得过病的村民虽然看似身体好了,但体内气息循环如果不能调顺,则会影响今后的健康。二则村里的污秽之气还要进行清除,三则他们想上山去看看坟地,除除妖去去邪,再帮村里改改风水。这么一闹,村长对孟久也是100个放心,自然不会再阻拦他去做什么。至于钱,孟久断然拒绝了,只说这次是来给宋肖帮忙的,不能要钱。村长当然更加的高兴了。
在村长一再的邀请下,三人无奈在村长家吃了顿丰盛的晚饭。晚上9:00了,三人才回到了宋肖家。晚上10点,三人由后山入林,顺着当初送葬的小路一边查看林中的情况,一边寻找着那个不知被扔在哪里的铜器。关于这个铜器,孟久已经对宋肖解释过,那可能是前人埋的一个镇邪的法器,却被你们误挖出来,而且还将死人葬入埋着法器的镇眼,所以才导致后山阴阳失调,鬼怪得意任意行走。只是,对于宋肖爷爷的诈尸,孟久还是感到有些怪异。如果那个坟址真的是埋法器的镇眼,那么那里肯定是至阳至胜之地,就算宋肖违背了送葬的习俗约定,也不大可能起尸的啊。这一点顾虑也得到了杜亦羽的认同,这上山,恐怕是另有古怪。
不知是不是精神作用,宋肖只觉得林中阴气阵阵,鬼影憧憧。那山林坟包之间,不知隐藏了多少恐怖的东西。月光穿过林稍洒在坟包之间,与点点磷火交织成一副静谧而诡异的画面。宋肖以羡慕的神色看着前面两个分走在道路两侧,低头寻找着铜器的男子,如果他也能像他们那样有本事,想必也不会这样害怕了吧?疑惑是他能做一个无神论者……唉,不知害怕真的是一种幸福!
本来,走在这两个男人身边,他是不该害怕的。可日间,就在杜亦羽身边,就在太阳的照射之下,他依然被那个不知是真的还是幻觉的女鬼吓的不轻,更别提深夜走在这曾经见鬼的坟山了。他忍不住将孟久给他的那些符纸拿出来攥在手心,这才稍微踏实一些。
杜亦羽随手拨开一棵灌木,失望于依然没有那个该死的铜器。他合上灌木,对孟久抱怨道:“你是修道的,难道就不能想办法招招那个铜器吗?照这样找下去,天亮也未必找得到。”
孟久也叹了口气停了下来道:“谁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怎么招啊?诶,宋肖,你们当时往山下跑得时候,有没有人慌不则路得跑到林子里?我看那铜器也有可能被扔得远离山路也不一定。”
而孟久本来也不指望宋肖能回答他什么,因此便继续建议道:“我看我们分兵三路平行前进,我和亦羽入林,宋肖在这路上,扩大一下搜寻范围好了。”
宋肖被孟久得建议吓了一跳,但却又死撑着不让自己说出害怕的字眼,神色便不免更加的紧张起来。杜亦羽看了一样宋肖道:“不好,这山里是否危险还不确定,我们三人不宜分散力量。”
孟久也不坚持,耸肩道:“我也就是随便说说。唉,找不到就全当遛弯了。”
三人又往前走了一段,宋肖突然停下了脚步,将手里的符纸收入兜里,对诧异的回头看他的孟久道:“前面转过弯,就是我爷爷的坟了。”
孟久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是有意无意的走到了宋肖前面,而杜亦羽则走在最后。这个山林,确实有些诡异。从地形上看,这里确实是块灵地,应该会有颇多的妖精鬼怪之流聚此修炼。而从宋肖对女鬼的记述,这里也确实有那些东西。可问题是,三人走了这么远,他和杜亦羽又刻意的隐藏着自己的力量,却没有看到一个人眼看不到的东西!
宋肖爷爷的坟里埋的是他爷爷和父母的骨灰,由于是他一个人来下葬,所以坟头堆的并不大,石碑也只是勉强的靠在坟包上,并未被立起。
这里,除了左近的灌木有些像被撕扯而散之外,已经看不出当初是否有尸体自坟里挣扎爬出的痕迹了。
“怎么办?今天到此为止吗?”在坟前站了一会,孟久感觉不到任何奇怪的东西,不禁有些失望。
杜亦羽蹲下捏了一点土,凑到鼻前闻了闻,也有些失望的站起,无奈道:“唉,真是件麻烦的事情。我看这里你一个人就够了,我希望能准时回去上班。”
孟久白了杜亦羽一眼道:“你放心,这里的事情不完,法医研究交流会就不会结束。”
“对不起,麻烦你们了。”宋肖一直蹲在石碑前,轻轻擦拭着上面的灰土。孟久拍了拍他的肩膀,像是想安慰他几句,身体却突然就僵住了,林中不知何时变得阴冷起来,雾气缭绕间,不光是小虫,就连那些游散的灵魂也都消失不见了,世界寂静得犹如坟墓。
杜亦羽皱了皱眉,向右前方跨上一步,有意无意得将宋肖挡在身后。而孟久也转向了寒气涌出得右方,严阵以待。
突然,雾色中响起一串孩子的轻笑,宋肖只觉得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迅速的逼近,令他几乎忘记了呼吸!顷刻间,一股热浪便扑面而至。
在那诡异的孩童笑声再次响起之时,杜亦羽突然抬手向着前方空弹,破空之声尖锐的划入林中,砰的不知击在了什么东西上。一切都快得难以捕捉,杜亦羽唇角的冷笑甚至还没有消失,那种压迫感和热浪便奇迹般的消失了。
孟久长出一口气道:“好凶的东西!那是什么?”
杜亦羽沉吟道:“应该就是被那法器镇住的东西,也是把山上的妖鬼都弄没的正主!”他长出口气喃喃道:“有这么凶邪的东西在这里,难怪你爷爷会起尸了。”
“我靠!怎么认识你以后,碰到的全是这么厉害的?”孟久夸张的说,希望岔开宋肖眼中的悲愤和哀痛,同时暗骂杜亦羽说话不知回避。
杜亦羽没有理会孟久,却看着眼前的坟包发呆,孟久就又忍不住道:“怎么了?”
“宋肖,”杜亦羽突然道:“你想不想为他们报仇?想不想让自己从这件事的伤痛中解脱出来?”说着,他一指那坟包道:“我想,我们需要打开这个坟,从这里下去,把那凶灵挖出来。”
宋肖一愣,看着石碑上亲人的名字,心中便升起一种对那凶灵的愤恨,咬牙道:“好!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