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孟法师2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孟法师2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孟久拿起一件道袍塞进杜亦羽的手中,过分郑重其事的道:“这可是为了荣誉而战,拜托装得像一些!”
杜亦羽苦笑着接下,再一次后悔自己竟然认识了这个人。
换上了道袍的孟久竟然一反常态的面容整肃,隐隐显出一副一代宗师的样子,让人不觉得肃然起敬。这让杜亦羽想起孟久当初在殡仪馆里曾经提到的‘职业道德’。想必方才和他们在一起忘记装样子,此刻可是都找回来了。
而宋肖换上道服竟也像模像样的,而且更显他俊俏起来。杜亦羽笑了笑,印象分不错,相信今天之后,村里人不会再那样排斥他了。
为了公平,胡道长负责救治赵二媳妇,而他们则负责宋得水。眼看那边胡道长好像是跳大绳一样的念念叨叨起来。而孟久这边却低调的多,只是布布纸符,燃燃香,低声默念咒语。这样一对比,有的人便说胡道长更有本事,而有些人却说孟久这边更靠谱一些。一时间,赵二家的院子里充满了热闹、诡异、深厚、虔诚的气氛以及嘈杂的人声。
纸符摆完,孟久突然爆喝一声:“宋肖,拿法器,站位。”
这一声大喝成功的把人们的目光都吸引过来。只见宋肖应了一声,便拿起一个铜铃和一道黄幡。他左手有节奏的摇铃,右手则动也不动的擎着那幡,面相也庄重的很。孟久这边深厚的神秘气氛渐渐将胡道长那边的热闹比了下去。人们开始更多的像这里聚拢。
这时,孟久将一瓶不知什么水抛给杜亦羽道:“亦羽,以此符水逼那邪秽出来,拜托你了!”
杜亦羽皱眉看向孟久,只见他眼中似有深意。‘拜托’两个字说得尤为刺耳,杜亦羽突然明白了!原来那个什么‘拜托装得像一些’是这个意思!原来自己又被这个小子给算计了!他就奇怪,这宋得水以及赵二媳妇身上根本没有妖鬼之气,只要定定魂就可以了,孟久这小子却大张旗鼓的不知要唱哪初戏?原来,这戏的主角是他!原来孟久是让他来制造一个鬼气好逼真的表演!
杜亦羽恨恨的看了一眼孟久,无奈拿着那不知是真的符水还是自来水的东西走向宋得水。那宋得水显然也有些紧张,双手紧抓着椅子扶手,眼睛紧盯着杜亦羽手中的那瓶水。杜亦羽将那水随意的撒在宋得水身前,划了一条线,将剩下的水倒在右手。之后,以食指和中指按在宋得水的眉心。同时,道台后的孟久立刻开始念起了听不懂的咒语,同时又烧了两张符纸,扔在旁边一盆清水中。
宋得水只觉得杜亦羽的手指烫得吓人,想躲却动不了。正在惊惧间,那股热力顺着他得眉心行遍全身。热力所过之处,四肢百穴皆舒服无比,轻松欲飞。他正在体味着从未有过的舒适之感,突听围观村民中响起一阵惊叫,此起彼伏,声音中充满惊奇、佩服与胆惧。
而此时,那股舒服的热力也消失了,他慌张的顺着村民们的眼神向自己头顶看去。这一看,惊得他低吼一声,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颇为狼狈的从椅子上跑开。原来在他的头顶,聚集着一团浓重的黑气。那黑气似乎被什么包在其中,不断的在左突右闯,挣扎想要出来。
孟久看到几乎所有人都注意到这团黑气后,便喝道:“宋肖,举铃!”然后,以桃木剑一指那团黑气,那黑气便嗽的一下跑进了铜铃中。把宋肖也是吓了一跳,幸好有孟久事先的嘱咐,才没有将铜铃掉到地上。除了陈小铃那件事,这是宋肖也仅仅是第二次见到孟久的法术!依然有些无法适应这样神乎其神的现象。
孟久走过去,在铜铃上贴了一张符,转身对老四道:“是不是好多了?”
孟久一问,宋得水才发现自己竟然能站起来了。不禁面露喜色。四周哄的响起一阵喝彩声以及鼓掌声,完全将胡道长那边的动静压了下去!
村长跑过来道谢,村民也开始对宋肖改变态度,主动向他示好。而孟久和杜亦羽心照不宣的将挤到他们身前的村民全打发到宋肖那里去。
看着大家围在宋肖身边不住问这问那,孟久对这一番做作的效果感到很满意。然后,他嘱咐村长让将方才烧过符纸的水一家分一点,颤在水缸里做饭喝水吃下去,对邪秽之物有预防作用。
一时,大家都将胡道长给忘了,直到她一脸愠色的带着赵二媳妇拨开人群走过来,人们才注意到赵二媳妇竟然也病好了。孟久悄悄走到杜亦羽身边低声问道:“你看这胡道长是什么门道?虽然也是念咒用符,可就跟村外那些纸符上的法力一眼,都有些画虎类猫的感觉。”
杜亦羽沉吟道:“你看不出来他是什么?。”
“啊?”
“这家伙有些道行,八成也学过道术。只是,一个妖精,再怎么学也去不掉本身的妖力。”
孟久深吸一口气,低叫道:“你说这是个妖精?”
“我对精怪不是很熟悉,八成是只狐狸精。难怪这些人的症状如此怪异。”
孟久怪异的看着那边正在和村长交涉的胡道长,不禁喃喃自语:“真是什么怪事都有,狐狸精竟然想要给人除妖治病……你说它想做什么?”
杜亦羽一笑道:“看他表演的那么卖力,我看他八成跟你走的一条阳关道,都是想着法去骗钱。唉,你们这些江湖骗子是不是都是弄出些假鬼事件吓人,然后再趁机捞钱?”
“你才是江湖骗子!” 孟久顿了一下,低声怪叫道:“妖精要钱干什么?”
杜亦羽耸耸肩:“你问他去,我怎么知道?”
那边,村长自觉有些礼数不到,连忙赶到赵二媳妇身前道:“赵二媳妇,觉得怎么样了?”
赵二媳妇虽然病好了,但一直处在昏迷状态,所以对眼前的境况一时还无法适应,颇为惊疑的说道:“我没事了,村长,这是咋回事?”
村长长嘘一口气,两边看来都有些本事,这反而不好办了。不过,他私下问过当初请胡道长来的老四,这胡道长为人驱邪所收的费用一向不低,所以他心里也就更为的偏向孟久这边。村长打定了主意,正想过去和胡道长寒暄解释一番,却见那个胡道长气呼呼的走了过来,直指孟久道:“你用了什么妖法,蒙骗人眼?”
孟久忍不住笑了,这个胡道长倒真是会倒打一耙。不过,那黑气也确实是他让杜亦羽制造的,说他蒙骗人眼倒也没有错误。不过,他才不会承认,只是颇有深意的道:“我是人,怎么会用妖法?!”
那胡道长哼了一声道:“你们狼狈为奸,一个散发秽气,一个假意治病,骗得过别人,可骗不过我老道!”
孟久毫不示弱道:“哦?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吗?”
胡道长看到走过来的宋肖,眼珠子一转道:“要证据有何难处?!”说着,突然一个翻身跳到孟久的道台前,身法颇为利落,连孟久暗道一声好。就见那狐狸精成了一碗那盆里的符水道:“你说这水对邪秽有预防作用?”
“是啊。”
胡道长突然一笑,指着宋肖道:“我说他是邪秽之人,你们不信。我现在就证明给大家,他不光是邪秽纸人,这水更是招惹邪秽之用!”说完,只见他端起那碗符水走到宋肖身前道:“你敢喝下去吗?”
宋肖一愣,看向孟久,孟久虽然不知道那狐狸精要做什么,但这符水可是货真价实的,他就不信他能变出什么花样来!何况,杜亦羽正站在宋肖身边,更没什么可怕的了。于是他点了点头。
宋肖对孟久很是信任,拿起碗便喝。
那狐狸精突然诡笑一下,左手捏了一个奇怪的手决,嘴里似乎在默念着什么。
宋肖刚将最后一口水喝下,突然感到浑身一阵发冷。然后,他感到有什么人在他脖子边吹气。那感觉怪怪的,但却令他浑身都凉透了。他手里还举着碗,脖子有些僵硬的向右扭过头,便看到一个女人趴在他的后背上!那女人一脸惨白,七窍出血,眼神狰狞,嘴角微裂,也不知是在笑还是在哭。
在那一瞬间,他的呼吸几乎都停止了!正在他以为自己不是憋死就是大叫出声的时候,不知谁突然用力拍了他的后脑一下,打得他身子不稳向前跌了一步。但神奇的,身后那股阴冷之气也随之消失了。不用看也知道,那个女鬼不在了。
“你小子愣什么神,难道这水里有鸦片,让你看到幻觉了?”一个沉稳的男声闯入他的大脑,是杜亦羽的声音。然后,他立刻警觉到自己在做什么。于是,他强迫自己收敛心神,对着那胡道长一笑道:“没有,只是这水喝完便觉得身上很舒服,一时沉醉其中罢了。”说着,他好奇的发现胡道长并没有看他,而是一脸愤恨与惊疑的神色看着杜亦羽。想起宋得水头上的黑气,想起刚才拍在他后脑的手,脑中什么一闪而过,为自己心中的念头吃惊不已:难道这个法医是个比孟久还厉害的法术高手?
村长见宋肖喝下了水,虽然有一瞬间的神情怪异,但却什么事也没有,便连忙道:“好了,好了,大家都是来给山头村帮忙的,彼此别伤了和气。”
而胡道长显然并不想和解,恨恨的盯着杜亦羽道:“你们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们露出原形的!”
杜亦羽这次倒是没有反唇相讥,只是笑了笑道:“那是你的自由。”
杜亦羽边把道袍脱下边低声对孟久道:“小心些,那狐狸精吃了暗亏,肯定不会就此罢休的。”
孟久叹了口气喃喃道:“不就是抢了他的生意吗?世界这么大,不差这几个钱吧?有必要像有深仇大恨是的要跟我们为难到底吗?”
杜亦羽笑笑没有说话。孟久又压低声音道:“宋肖是怎么回事?”
“什么?”
“别装糊涂!刚才宋肖跟我说他看到了幻觉。”
“对,我帮他把幻觉破了。怎么了?”
“你以为我是那么好瞒的?”
杜亦羽看了一眼孟久道:“我瞒你什么了?”
“方才宋肖身上有鬼气!那不是幻觉!他身上附有亡魂!”
杜亦羽叹了口气喃喃道:“你这个人真是麻烦,一点也不可爱!”
孟久嘿嘿一笑道:“知道就好!到底是怎么回事?”
杜亦羽道:“他身上是附有亡魂,而且对他不无恨意。本来那亡魂没有什么力量,只能跟着他,但那臭狐狸刚刚助了她一臂之力,恐怕宋肖今后要麻烦了。”孟久皱眉道:“有什么解救的办法?”
“还不知道,硬驱除的话可能会伤到宋肖。先得弄清女鬼和宋肖之间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再司机而动才成。” 从一见到宋肖,他便感到了他身上那微弱的鬼气。只是因为不好下手,所以一直在观察,想不露声色的把那女鬼弄走。没想到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让杜亦羽心里升起一股焦躁,他是想帮宋肖的,因为他知道被人所避讳是一种什么感觉,所以他才会配合着孟久演戏。但他却不想和宋肖有太过深入的接触。但现在看来,事情越来越复杂了,逼得他不得不去更多的了解宋肖才成。
孟久忍不住道:“怎么这事情变得越来越麻烦了啊?!”
杜亦羽叹了口气,无奈的道:“你不觉得这句话应该我来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