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老家3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老家3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山头村地处偏僻,还没有通车。但孟久还是坚持着将借来的车向林中开了好一段路。直到再也不能前行了,才将车停下。然后,孟久从后备箱拿出宋肖带的三个大包,一人分了一个。自己还背了一个小手提包。
杜亦羽皱了皱眉,孟久道:“你别皱眉,这里都是生活必需品。”
杜亦羽还是皱着眉,但却任命的提起了一个包。当他眼光看到那被树枝划得乱七八糟的宝马车身,夸张的摇头叹气道:“也不知道是谁借你的车,真是倒霉啊。”
孟久却不在乎道:“没事,反正车主的钱来得容易,不会在乎这点损失的。”
杜亦羽笑道:“我就奇怪,怎么有些人就能傻到让你吓唬两句就被骗倒呢?”
“你不懂了吧?越是有钱得人越是胆小,钱来路越不正越是迷信。”
“你老这么干,不怕遭报应吗?”
“这叫做大事者,不拘小节。这些人的钱不骗白不骗!”
杜亦羽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一旁得宋肖却突然道:“你骗了他们的钱,他们会变本加厉的在别人身上骗回来的。”
宋肖的话让两个人都一愣,孟久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不过,即使我不骗,他们也照样会去骗别人。而且,我不过是拔了他们一根鸡毛罢了,还不至于造成你说的后果。”
宋肖一笑道:“你说得对,我也不过是随便说说罢了。”
“是吗?”孟久看着宋肖的样子,倒是觉得他不像是‘随便说说’而已……
走了大约1个小时,三人就看到了宋肖口中的墨线和符纸。
孟久只看了一眼,便感到墨线和符纸上充盈着很强的法术,只是……那法术给人的感觉很怪,似乎是盗版的道家法术。他想去问杜亦羽,却被一句“我又没学过法术”给堵了回来。宋肖想问,孟久却喃喃不知如何解释自己的感觉,但有一点他倒可以肯定,那就是这些符纸确实是在保护着村子。
三人一进村,便引起了村民的注意,并表现出了明显的惧怕与排斥的情绪。更有几个小孩子,看到宋肖便尖叫着‘妖怪’跑开了。
好不容易在村人厌恶的眼光中回到宋肖家,关上屋门,宋肖用布擦出三张椅子,让杜、孟二人坐下道:“对不起,村里人对我有些顾忌,让你们也难堪了。其实,他们这样避开我也好,我也很怕给村人带去灾祸。”
孟久看着宋肖黯淡的神情,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好了。这个秀气的男人,为什么总是让他变得傻乎乎的!他还没说话,杜亦羽突然道:“你不用这样逞强吧?其实你很在乎他们的看法,很希望他们能体谅你,接受你,哪怕是同情你也好,不是吗?”
孟久吓了一跳,低声道:“喂”
杜亦羽不理向他‘挤眉弄眼’的孟久继续冷冷的说道:“不过,你实在是有些自以为是,以为你一个人就可以决定这个村子的命运?以为没了这山村里人就都活不了了?我没觉得,我看所有人还都活得很好。说白了,你找孟久来不就是想他为了你,而拼命吗?”
“喂,喂!”孟久几乎想要跳过去捂住杜亦羽的嘴了。这个人绝对有本事用语言杀得人体无完肤!
果然,宋肖脸上蓦然现出激动的神情大声道:“你说的对,是我自以为是!我不该麻烦你们,这本就是我自己的事!”
杜亦羽却压根不理宋肖的大喊大叫,站起身边向屋门走去,边道:“不过话说回来,那些遇到危险不知团结,反而只是将责任推到你身上,还把你哄走的人更不怎么样。而你不但不恨他们,还为他们着想…”他停在门边,看向宋肖那被他说愣了的面孔一眼,笑道:“你性格里有着勇敢和善良的本质,比我强多了。”
宋肖被杜亦羽的话说得一愣,但却马上明白,这个男人其实是在安慰他。一瞬间,眼眶便湿润了,他连忙转过身去,悄悄擦去夺眶欲出的眼泪,却没有看到杜亦羽看着他若有所思的神情……而孟久此时却一脸的苦笑,没见过这么安慰人的,这姓杜的大概是天生的心理阴暗。孟久忍不住咽了口吐沫,不知是光线的原因,还是情绪所致,他竟觉得宋肖微微颤抖着的背影有些俏丽。这想法让他吓了一跳,连忙收回眼神,自己这是怎么了?却正好看到杜亦羽已经走到了门前,猛然拉多年未修的木门。随着吱扭一声,一个人影险些栽了进来。
杜亦羽等那个有些狼狈的人站好,便笑道:“刚才的话您都听到了吧?其实我是想告诉你,既然我们来了,就是把宋肖当做朋友。朋友的事情,当然要管。所以,请你不要试图以不想招惹事端为由来劝阻我们。”
宋肖转过身,来没来得及弄懂杜亦羽话中的含意便在看到那个人后吃惊的叫道:“村长?!”
村长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才对宋肖道:“肖肖啊,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我回来看看家里,给我父母上上坟。”
村长向孟久和杜亦羽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便将宋肖往门外拉了一步,叹了口气低声道:“肖肖啊,别怪大叔说话不中听。自从你家出了事后,村里就开始乱了。大家对你的想法你也不是不知道。谁也没有办法不是?你走就走了,近年就别回来了,尤其还带着别人。现在村子的年轻人也都老想着出去走走。以后这老家的葬礼可怎么办?你家是第一个坏了风俗的,就闹成这样,这往后若是年轻的都出去了,咱这村还不变鬼村啊?而且,村子好不容易安定了,你们想干什么?万一弄出个事来,你想让大家为你陪葬吗?肖肖,你别弄得村里老不安,少不定的好吗?”
宋肖的神情由惭愧转为不平,不由得在心里暗暗佩服杜亦羽,他便从来没有想过村长竟然不想让人去清除后山的阴邪。他还没说话,孟久却突然从屋里跳出来,一把握住村长的手道:“村长是吧?您好您好。我叫孟久,是宋肖的朋友兼老板,这位杜亦羽,是我的助手。来,来,来,别站着,快请坐。宋肖,去把包里那好茶叶打开,让村长品品。”他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好像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是的,弄得村长直有些哭笑不得,却又不好意思拒绝,只好坐下来,在等着泡茶的工夫和孟久闲话了几句家长。
“你们和肖肖回来…….”村长喝了一口清茶,刚想把话题导回自己的方向,孟久眼珠子一转,便以一种神秘的语气打断村长的话低声道:“村长,缘分啊,宋肖能请到我,你们村算是有救了。”说完,在村长诧异的表情下递出一张名片。名片是新印的,杜亦羽瞥见上面‘天授画尸人’几个字,差点没一脚踹过去――做天授画尸人很好玩吗?……
正面:
孟久
久天私人殡葬服务公司 总经理
服务内容:遗体化妆整容,告别仪式筹备、墓地安葬护送、碑字撰写等
联系电话:010 55555555,13900000000
背面:
画尸画皮 画魂入骨
天授画尸人 天道派 第108代传人
村长看完一脸迷惑的看向孟久,皱眉道:“这?…….”
“村长听说过画尸人没有?”见村长有些讪笑着摇了摇头,孟久咳嗽了一声道:“画尸画皮 画魂入骨。这是画尸人世代相传的口诀。我们画尸人为死人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更可以起到抚慰亡魂的作用……”他又背出了自己最熟悉的内容,只是这次比他上次对杜亦羽说的内容可详细多了。更是添油加醋的说了好几个例子,又大言不惭的把自己夸耀了一番。几乎用了将1个小时的时间把村长说了个晕头转向,但却又不禁心向往之。
“孟法师,”村长口中立刻改了称呼,但还是迟疑了一下才道:“不过,后山的问题,我还是觉得不要去招惹那些东西的好,反正大家现在相安无事。”
孟久啧啧道:“你是觉得和鬼为邻是件很不错的事情,是吗?清明的时候,就不怕家里人的亡灵来讨伐你们的不孝?山上的田地荒废了,你们就不怕没东西吃?”
村长摇头道:“没办法,总比出事强啊。人命关天,我可负不起责啊。”
孟久皱眉,他一向不喜欢这种明哲保身的作风,不由起了歪点子:“村长,你就这么确定后山那些东西对村子没影响?”
村长一愣,略一思索就摇头道:“没有啊。胡道长的那些符很灵。”
孟久摇头,郑重的道:“那为何我一路走来,看到村里妖气冲天?”
“啊?”村长一愣,宋肖也紧张的看着孟久,只有杜亦羽满是看好戏的神色。
孟久掐了掐手指,举重若轻的说道:“那个胡道长设下的屏障不肯能总是灵验。下雨啦,刮风啊,符纸又不是铁片子,很容易就会出现问题。所以,后山不治,必成大患!现在就已经有鬼怪闯了进来,就蛰伏在村子里啊。”
村长倒吸一口气,似乎被孟久说动。孟久咳嗽一声道:“这样吧,村子里是不是有身体不舒服的人?你把他们带来,我作法一验便知。”
村长早已被孟久说晕了,竟真的点头去了。等村长走后,宋肖实在忍不住孟久是否真的有妖气,却得到孟久一个白眼:“你跟我这么久,咋还不懂何谓虚张声势?”
宋肖一愣,孟久已经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对付这种人,你就得有手段!哈哈哈,你就跟着我好好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