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东西1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东西1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孟久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三个人的纠缠,他告诉他们,陈小铃的尸体应该不会再有问题了,除非他们再接着胡来。入葬等仪式愿意的话可以做,但请另外找人,他没有空。至于问题是怎么解决的,他毫不客气的将自己大吹一番,因为他知道杜亦羽是绝对不想他们知道他的能力的。所以,他瞎编胡说的将自己如何用法术使杜亦羽投降,又如何制服陈小铃说了一遍。那三个人只觉得云山雾罩,对孟久的佩服又上了一层。
最后,他又嘱咐了几个人,这件事千万不要说出去,不然不但馆长位子不保,殡仪馆生意受损,陈化鸣面子过不去,那陈小铃的亡魂也会从安息中醒来,找他们的麻烦。马馆长和王师傅一听自然发誓保证绝不泄露半点,而陈化鸣虽然对孟久的态度有些气愤,但却对孟久的本领很是信服,再加上这事他本来也不愿意传出去,自然也点头同意。
等一出了殡仪馆,孟久便悄悄的将陈化鸣拉到一旁道:“我还有事找你,我们到那边树林里谈谈。”
陈化鸣一愣,在经历了女儿尸变之后,他的心理本就变得十分不稳定,见孟久严肃的神情,刚刚放松下来的心情又腾的一下紧张到了极点。
孟久走到林子中间的位置,靠在一棵树上等着,看到陈化鸣一脸要上刑场的样子,他忍不住叹了口气。虽然他不喜欢这个人,但他也挺可怜。于是他尽量以平静的语气说道:“陈总,你女儿的事情,其实还没完呢。”
陈化鸣脸部肌肉抖动了一下,苦着脸道:“孟大师啊,你不是说不会再有问题了吗?”
孟久道:“我说的是你女人的遗体没事情了,有问题的是你女儿的魂魄。”
“魂魄?!”陈化鸣一愣,显然有些意外,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胆惧,但却又立刻紧张的看向孟久道:“什么问题?”
孟久道:“你女儿遗体上的怨气已经被镇住,就等着入葬焚化以净化了。但她的亡魂依然怨气未解,问题是她现在藏了起来,很难找到。所以,希望你能帮我。”
陈化鸣疑惑道:“你……不会想要打得我女儿魂飞魄散吧??”
“这我无法保证,如果她执迷不悟,我不能任由她害人。”
“害人?!我的女儿怎么会害人!”
“那你为何请我来镇尸?”
“尸体是尸体,灵魂是灵魂!”
孟久道:“但怨气就是怨气,怨灵是不会心存慈悲的。”
陈化鸣深吸一口气道:“但,但她是我的女儿啊!不成,我可以去找法师,或者找寺庙超度她的亡灵。你不能伤害她!”
孟久叹了口气道:“超度亡灵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而且…….”他想了一下,还是决定不把陈小铃的凶恶以及她可能被人暗中利用的事情告诉这个可怜的父亲。正说着,余光似乎瞥见一只鸟以完全不可能的速度飞过。那…是鸟吗?
“而且什么?”
孟久拍了拍后脑,决定先解决陈化鸣的问题,不要疑神疑鬼:“而且,她可能会伤害你”想起那个尸精的脸,孟久突然明白了陈小铃下一个攻击对象。
陈化鸣此时几乎是厌恶的看向孟久道:“你说我的女儿会伤害我?你不用吓我,我不会帮你的!”说完,便愤怒的转身离开。
孟久实在没想到这个陈化鸣如此护子,真不知道是该感叹他的父母之爱,还是该骂他混蛋不知好歹。“她是你的女儿,一定会来找你的!你是无法置身事外,更是无法逃避的!”看着陈化鸣离去的背影,孟久不放弃的喊了一声,见他只是身形顿了一顿便又立刻离去,只得叹了口气:算了,等到他知道怕了,自然会找上门来的。
孟久回到公司,意料之中的,那三个被陈小铃吓到的助手有两个跑来跟他辞职。本来这两人一出殡仪馆便说要走人的,结果当天就病倒了,他只好先给两人压了压惊,再在旅馆开了间房,找人照料他们。他可不想两个人就此消失,到处乱说。
这两个人刚刚进入公司,虽然口上说要跟他学东西,但如此胆小,恐怕也成不了事,走了也好。临走他给了两人一人5000安惊费,又连吓带哄的嘱咐两人不可乱说。胆小的人,吓唬吓唬就不会乱说了。
然后,他找到三人中的宋肖道:“你不辞职吗?”
宋肖是个长相颇为清秀的男孩子,一个月前,他刚刚从老家来北京,好像在羊庄子附近住过几天,2个星期前,才进了孟久的公司。当初面试的时候,孟久觉得他面相过于秀气,胆子可能大不了,不适合干这行,本来不想要他。但那宋肖却说自己在老家便经常帮着采办丧事赚些学费,孟久也就留下了他。
宋肖被孟久一问,连忙摇了摇头。
孟久有些意外道:“你不怕吗?我们这里虽然是丧葬公司,但常年和死人打交道,不是我迷信,有时候很可能遇到些常理解释不了的事情。你们家,就你一个男孩吧?要是有什么事,我可没法和你家里交待。”
孟久说着,便发现宋肖的脸色变了又变。他皱了皱眉停下来等着宋肖的回答,谁知那宋肖却突然站起身扑通跪在地上。孟久吃了一惊,连忙起来,慌张的连转椅都碰倒了。那宋肖跪下后,立刻磕了一个头道:“孟总,请你收我做徒弟吧!”
孟久此时已经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几步便走到了宋肖面前,边用力把他拉起边道:“快起来,有话好好说!”他实在没想到看似秀气的宋肖,竟然做出如此夸张的举动,真是拈人出豹子。幸亏这是在办公室,如果是在大厅,那他干脆跳楼算了。他把宋肖硬拉回沙发,倒了杯白开水给他,自己这才坐到宋肖旁边的单人沙发上道:“怎么回事?”
宋肖大概也觉得自己方才的做法太过大胆,此刻脸涨得通红,憋了好久才道:“我想跟您学本事,学抓鬼!”
“什么?”孟久一愣,实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得耳朵:“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宋肖立刻用力点头,看样子似乎又要下跪是的。孟久连忙将宋肖放到桌子上的水杯再度塞回他的手里道:“你别着急,能说说理由吗?”
谁知宋肖突然眼圈一红,好像快要哭了出来。这可把孟久吓坏了!连忙摆手道:“没关系,没关系,不想说就先不说!”好家伙,这下他才知道,男人的眼泪比女人的还可怕!
宋肖抬手揉了揉眼睛道:“我没事,只是…….”他吸了一口气道:“我们村子里闹僵尸,还有鬼害人,我想帮助大家!”
孟久又傻了,他本来以为宋肖会说出什么喜欢法术啊,实现梦想之类的话,却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么一个大义凛然,颇为严重,却又令人觉得怪异的理由……这小子是不是林正英的僵尸片看多了?
“你看到僵尸了?”孟久忍不住问了出来,他在这行当里这么久,虽然那种因为怨气而发生轻微尸动的现象时有发生,但真正的僵尸真的是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