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伪尸4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伪尸4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那边,杜亦羽和陈小铃对持着,只是陈小铃虽然一脸狰狞,但眼神中却流露着一份胆怯;而杜亦羽虽然神情悠闲,但浑身却散发着一种冷酷的冰冷!这让孟久想到了久战沙场的枭雄,镇静、冷酷、对敌人毫不手软,浑身散发着一股浓厚的血腥气。这杜亦羽究竟是什么人?!“和你一样”孟久想起了杜亦羽的回答,难道……他也是画尸人?而且,是真正的拥有天授灵力的画尸人?
他师傅说过,真正的天授画尸人是非常可怕的!他们的出生就意味着母亲的死亡。天生的能力会吸引亡魂的攻击所以,他们是从一出生便开始战斗的。
杜亦羽……虽然他看起来完全不像他想象中的凶狠,但他那种深入骨髓的冷酷却是真的!而且,他能感觉的到,对于战斗,杜亦羽是熟悉的。所以,不管对方怎样作怪,他也不会害怕,甚至不屑于表现出任何情绪。自己也许真的遇到了传说中的画尸人了!这个认识令孟久一时呆愣在那里,全然忘记了陈小铃的事情。
直到陈小铃尖叫着,像壁虎一样爬上房顶,孟久才回过神。那陈小铃在房顶上不停的游走,模样相当吓人,孟久忍不住打了几个机灵。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见陈小铃满目狰狞的飞扑向他!眼见陈小铃的指甲就要掐到孟久的脖子,杜亦羽不知从哪里又找来一跟钢棍,砰的便将那陈小铃打得斜斜飞出,翻了一个滚,才趴在地上。
孟久这回可不敢走神大意了,紧盯着陈小铃,但过了半响,她还是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怎么了?”孟久疑惑得问道。杜亦羽眼光闪烁,随手向那陈小铃一挥,那陈小铃却好像诈尸一样凭空弹起一米多高。
“装模作样。”杜亦羽冷笑一声,左手捏了一个奇怪得手诀,然后又挥向空中的陈小铃。那陈小铃怪叫一声,再次以诡异得姿势躲了过去。但杜亦羽下一轮攻击又到了。如此几个回合下来,那陈小铃终于避无可避的被杜亦羽打中。虽然孟久只是看到杜亦羽空挥着手,但他知道,那里一定充满了力量和灵力。
随着一声惨叫,陈小铃像死鱼一样摔在了地上,孟久只觉得室内那一直徘徊着的阴寒之气瞬即便消失了。他知道,这回陈小铃的身体是真的动不了了。刚要松口气,却见杜亦羽突然又捏了一个诀,并挥手向左面得房顶打去!孟久一愣,室内瞬即响起一声凄厉得惨叫,彷佛伴有回声一般得渐渐远去!他吃惊得看向杜亦羽,却见杜亦羽脸色阴沉得道:“哼,还是被她跑了。”
“谁?”
“陈小铃的亡魂。”
“什么意思?!”
杜亦羽走过去,将陈小铃的身体抱起放到停尸台上,将尸体摆好道:“亡魂在控制伪尸的时候,必然会产生一种联系。我一直在等她自己暴露。就在她的尸身被我镇住的时候,那亡魂因为太急于脱身而暴露了出来。不过…….”他用手将陈小铃的眼睑合上道:“虽然她跑了,但相信其魂魄已经被我打伤了。麻烦的,是她现在肯定要隐藏起来恢复元气,再加上我们在明她在暗,便更难找到她了。”
孟久看了眼那神态安详的尸身,才知道原来真正的镇尸是如此静谧的,完全不似自己的镇尸,只是令尸身不能动罢了,却无法镇住尸身上的怨气。他叹了口气,只觉得自己大概可以回家卖白菜去了。突然想起那个怪人,他啊了一声,快走几步过去,只见那怪人的身体不知何时消失了,只剩下一摊发着恶臭得黑水。这到好,不用特殊处理了。只是,他疑惑得看向杜亦羽道:“这是什么东西?”
杜亦羽踱步过来道:“这东西叫尸精,是利用自身尸体的一部分炼化而成,它是可以变成各种形态,但通常会以其主最憎恨的人的容貌出现。只是…….”
“什么?”孟久看了一眼那个从尸精肚子里跑出来,又被他打烂了的黑东西,好像是一颗心脏,不觉有些恶心。
杜亦羽皱眉道:“只是这尸精需要数千年才能炼成,而这陈小铃却死了还不到一个月…….”
孟久一愣道:“这说明什么?”
“我不知道,也许有人暗中帮助陈小铃。”
“暗中帮助一个亡魂?”
杜亦羽皱眉点头道:“你不觉得奇怪吗?一个新死的人,怎么可能如此妖邪厉害?一定有人暗地里推波助澜,做了什么手脚。”
孟久吃惊道:“那,那个人这样做有什么目的?”
杜亦羽耸耸肩道:“我又不是那个人,我怎么知道?”
孟久突然一笑道:“你这个人在我看来,已经快成精了,还能有什么不知道的?”
杜亦羽苦笑着摇摇头道:“我怎么会遇到你这种人。”
孟久突然想起什么,一拍桌子大声道:“对了!刚才我就想问你,你那么有本事,对付那尸精的时候,干吗要我先冲锋陷阵,险象环生?!”
杜亦羽一愣,随即没好气的道:“你怎么这么记仇,现在还找后帐?”
“当然!你不懂什么叫睚眦必报吗?”
杜亦羽耸耸肩道:“如果我不让你先动手,我怎么知道有没有本事和胆量配合我把那尸精的真身治住?”
孟久张了大嘴叫道:“喂,你这个人!简直是希特勒转世,性格别扭之极!”
杜亦羽微微一笑,对他的评论丝毫不生气道:“你不用这么激动,如果你真的对付不了,我也不会见死不救的。”
孟久突然也笑了起来道:“如此说来,我们已经是同生共死的战友了?”
杜亦羽一愣,眼神流露出一丝异样的神色,却马上便被他掩饰下去。他摆了摆手道:“别自作多情了,我只是因为那东西很麻烦,可以依附在任何活人或死人身上,所以想要确保一次性消灭才找你帮忙罢了。”
孟久吃了一惊,顾不得其它,指着地上那摊黑水道:“这……这难道有可能是活人?”
杜亦羽淡淡的道:“很难说,但不管是不是活人,现在也只剩一摊水了。”
孟久诧异的看向杜亦羽,他才发现,这个人也许是和死人打交道太多了,见了太多可怕的事情,似乎缺少正常人该有的喜怒哀乐!他的脸上像是带着一个面具,不论他做什么,都好像是事先计算好的。笑也是,生气也是,从来没有一个表情是自然而流露的。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义?
想着,他暗自决定,一定要让他找回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人生。反正,他对杜亦羽非常有兴趣,已经决定要他做自己的朋友了。凭他的嘴皮子和脸皮子,早晚会要他向自己缴械投降!

“好了,下面我们要怎么办?”孟久边找墩布和水管,准备将地上的黑水打扫干净。他可不想对门外的人解释什么。
杜亦羽摇头道:“不是我们,是我或者你。”
“喂?!”
孟久似乎不想就此放过杜亦羽,急道:“看你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其实也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不然为何跑来帮忙?”
“那陈化鸣第一次见我,我因为懒得和他争论,便用咒语让陈小铃假诈尸,想吓吓他们,让他们立刻停止殡葬,火化尸体。但没想到,他们还是死不回头,这才又死了个无辜的人。这事我多少有些责任。”
“你也是个好人嘛,干吗表现的那么无情”
杜亦羽已经走到了门边,一把拉住把手道:“我只是不想这世上再多些妄死的冤魂来找我麻烦罢了。与其等着他们修炼深了来攻击我,不如及早消灭他们。”说完,撕下了孟久贴的符纸,解开了防止外人闯入的结界,打开了整容室的铁门。
屋外的三个人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走出来的杜亦羽,两人在里面呆了一个多小时了,门推不开,声音听不见,监控电视也没有映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两个人八成也死在里面了,可杜亦羽却好挣无暇的走了出来。杜亦羽看着那些人想进又不敢进的神情,冷冷一笑说道:“有问题去问里面那个人,我要回去赶验尸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