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伪尸3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伪尸3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那手缓慢伸长,然后在离孟久胸前一米的地方突然转了个弯,缓缓得向孟久身后转去。孟久搞不懂它要干什么,也不敢乱出手,只是盯着那只手,看着它缓慢的游走,好像要围着他转圈。而那胳膊则稳稳的按照手游走的路线停在空中,已经形成了一个将孟久围在了中间的半圆。
孟久皱了皱眉,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进入陷阱的动物,就等着绳套结成,一收绳,便要被猎人拉回家宰了。那手游走的是那样缓慢,好几次孟久都忍不住想要一棍子把它打到地上。但他还是忍住,他有自信在它突然收紧的时候低身躲过,所以在未明情况之时,还是以静制动比较好。
就在那手完成了大半个包围圈的时候,一旁的杜亦羽突然道:“别光看眼前,注意一下脚下吧。”
孟久一愣,连忙低头看去,只见那怪人的一条腿不知何时贴地伸了过来,也在围着他脚脖子的高度打转,而且马上就要转完一圈了。孟久心里一惊,这才知道那手只所以这样慢是在分散他的注意力!而就在他发现了那脚的同时,那手却突然以极快的速度转完了一圈,同时脚下的包围圈也完成了。下一秒,那两个包围圈同时向孟久的腹部移动,并快速收紧!
孟久大叫一声,以有史以来最快得速度蹲了下去。那边的怪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发出声音嘿嘿笑道:“躲得了头,躲不了脚!勒死你,勒死你!”
“哪有那么容易。你这没眼睛的章鱼头。”
那怪人以为抓到了孟久,此刻,听孟久一说,那贴在墙上的头立刻掀起一半,用上面的一只眼睛望向孟久,这才发现孟久蹲下的同时将钢棍竖着挡在身前,并竭力和自己的身体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那怪人的手脚便有一部分被钢棍挡住。
一旁的杜亦羽赞赏的说道:“聪明!反映够快!”同时扔给孟久一把手术刀。
孟久恨声道:“你这心里变态的法医,怎么不早提醒我!”说着腾出一只手,捡起手术刀向怪人的手脚切去!那怪人怪叫一声,连忙打开手脚的包围圈,摔到了另外两面墙上,也立刻吸附于上。这时,杜亦羽才耸了耸肩道:“早了我也没看到啊,打架嘛,本来就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你的功力还不够!”
孟久并没有理会杜亦羽的嘲笑,只是有些发呆的看着手里的手术刀,喃喃道:“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怎么没有血?”
那怪人显然被孟久和杜亦羽的不在乎,以及自己的失败激怒了,狂吼一声,惊得孟久再次做好备战准备!
一旁的杜亦羽的表情似乎也开始严肃起来道:“你先休息一下,待会无论从他身体里跑出什么,你都要毫不客气的打下去!坚决不能放过!”说完,突然栖身而上,速度快的令孟久炸舌!
只见杜亦羽一手做手刀状向那怪人的胸腹部划去,那怪人吸附于墙上的手突然弹回,带着一股尖锐风声。孟久这才知道那怪人干吗把自己弄成一个吊在屋子里的肉弹状,原来,它是准备利用高度的弹力攻击他们!幸亏,这次动手的是杜亦羽,如果是自己,恐怕是躲不过的!再看杜亦羽,从容的反手一挥,竟然硬生生的将那条橡皮筋一样的手臂砍了下来!
孟久倒吸一口气,简直有些怀里那两个人到底谁才是怪物!
那怪物嘶吼一声,这次却不敢轻易弹回脚和头,只是利用那脚和头做皮筋,开始上下摆动它的身体,幅度越来越大。那情形令孟久不由得想起一种游戏,利用两条超强度皮筋,使坐在椅子上的人抛上去又掉下来,类似蹦极。他不明白那怪人要做什么,只是看到杜亦羽神态自若的站在离怪人身体半米的距离,等到那身体摆到几乎会撞到地的时候,冷哼一声道:“想跑?”然后,杜亦羽整个人平地跃起,从那怪人身上翻了过去,同时用手掌在那怪人心口上一拍,也没有怎么用力,那怪人却惨叫一声,头和脚都离开了墙壁,好像抽筋一样的乱甩着缩回身体。一旁的孟久险些被抽倒在地。
等到他心慌意乱的站好,便看到那怪人已不再是陈化鸣的脸,而是五官错位,皮翻肉绽,连鬼看了都要吓一跳。那怪人双眼通红,面目狰狞的望着杜亦羽,发出威胁是的呼噜声,但却不敢再对杜亦羽做任何事情。但杜亦羽却显然不愿意这样僵持着,于是,他稳健而坚定的开始向那怪人走去!可能是被逼的极了,那怪人突然像狮子一样大吼一声,然后只见它的肚皮开始翻滚,好像里面有一只老鼠一样,紧接着,噗的一声,一个黑糊糊的东西破腹而出。
孟久虽然心里发虚,但却记得杜亦羽那句话“见什么打什么,坚决不放过!”
那东西有成年男子拳头大小,一出来便在空中打了个转向陈小铃飞去。而杜亦羽就好像早已算准了一样的等在那里,用手指在空中对着那东西画了一个圈。那东西好像见鬼了一样,飕的向后退开,正是孟久所在的方向。
孟久看准目标,一棍子就打了下去。只听噗的一声,那东西被硬生生打到了地上。与此同时,那边的陈小铃突然好像歇斯底里是的大叫一声!孟久的心脏被这突如其来的噪音吓得狂跳几下。便听到杜亦羽叫了一声:“接着打!”
孟久一愣,也看到那东西似乎挣扎着还想跳起,下意识得又是几棍下去,一摊黑水流了满地,那东西总算没了动静。孟久拄着棍子,擦了擦头上得汗水。突然想起方才惊叫的陈小铃,连喘几口气也顾不上,便立刻站直身子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