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伪尸2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伪尸2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怎么了?”杜亦羽看向一旁的孟久,孟久叹了口气苦笑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和你一样。”杜亦羽说完,突然一脚踹在孟久的膝盖弯,害得孟久咕咚一声跪在地上,疼痛笔直的蹿入大脑。他还没来得及大叫,直觉头发被什么抓了一下,掉了几根头发。孟久吸了一口气,仰起头,出了今天不知是第几身冷汗。
房顶上正有一个人费力的向外挤。那人一只胳膊其长无比,而顶端的手却好像是一个吸盘,正吸在离孟久不远的地上,努力的把自己从墙里拔出来。刚才扫到他头发的,想必就是那只长手。那情形太过诡异,害得孟久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那人像蝴蝶退蛹一样的往外挤。不到一会,已经钻出了多半个身子。从目前的形势看,那人什么也没有穿,身上肌肉在全身各处不停的鼓起,感觉很奇怪。而当那人忽然转过头,狞笑着看向地下的两人时,孟久再也忍不住低吼一声!那张脸,分明就是陈化鸣!
他猛然转头看向身边的杜亦羽,却见他也皱起了眉道:“小心了,这不是陈化鸣,但也不是幻觉!”
什么意思?孟久还没有消化掉杜亦羽话中的含义,那个人已然全部挤了出来,砰的一声从墙上掉下来,像摊泥一样的摔在地上,那奇长的手臂像橡皮泥捏的一样七扭八扭的,但却依然吸附在地上。
然后,那个怪人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向前还没走一步,却又突然没骨头是的摊在地上。但那怪人在地上蠕动了一会又摇摇摆摆的站了起来,这令孟久简直怀疑陈化鸣是否已经遇害了?那和陈化鸣一起在外面的马馆长和王师傅又怎样了?
孟久看着那怪人的样子,心里实在是犯毛,不由得后退一步,却撞在了一个人身上!他吃了一惊,杜亦羽明明在他的左前方,那他撞到的又是谁?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有些僵硬的回过身。
他撞到的是一个少女的后背,披散着长发,一身丧服。他心里又是咯噔一下,那少女突然吃吃的笑起来,并缓缓的转过身,不是那陈小铃是谁?!自己一直被那怪人吸引了注意力,竟然忘记了陈小铃的存在。孟久低吼一声向后跳了一步,才发现自己几乎差点和那怪人撞在一起!而那怪人此刻似乎不再像一开始那样软塌塌的,除了那只奇长的手臂,还有脸上木呆呆的神色,已经完全像是陈化鸣本人了!
这个怪人看来虽然没什么危险,但却透着一股怪异!而且,刚才杜亦羽特意提醒他小心,想必这东西绝不好惹。但此刻,他前面是步步逼近的陈小铃,后面是这怪人,只有向两边躲闪最好。而在他左前方的杜亦羽似乎还没有察觉到陈小铃的出现,只是紧盯着那个怪人!他急忙跑到杜亦羽身后,并对着杜亦羽大叫,但不知怎么回事,杜亦羽似乎完全没有反映!难道是被那怪人吓呆了?他刚闪过这样一个念头,突然一只手蓦然出现抓住了他的胳膊,他大叫一声,便被那手猛的拉向一旁。又是一种异样的感觉,等孟久再睁开眼,身后的陈小铃已经消失了,只有那个怪人还在步步紧逼。
杜亦羽突然笑道:“那个陈小铃对你还真是情有独衷。”
孟久此时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忍不住道:“靠,我今天估计可以去买彩票了,竟然连中两次幻觉!”说完,便看到那真正的陈小铃依然贴墙站在那里,动都没动过。他忍不住问道:“怎么回事?”
杜亦羽不知从哪里拽出根钢棍塞给孟久道:“会打架吗?”
孟久不由得接过那钢棍,好像是停尸台的备用腿,点了点头。杜亦羽指着那怪人道:“那你就照着那东西打,狠狠的打!”
孟久一愣,还想问清楚怎么回事,那怪人却抬起那只正常的手吼道:“你们两个小子,竟敢欺负我女儿!”手指尖几乎碰到了孟久的鼻子。孟久后退一步,却被杜亦羽挡住道:“喂,你给我顶住了啊!”
还没来得及答话,那怪人已然像疯子一样扑了上来。但他的动作却怪异无比,身子未到,头却先飞速弹出,后面跟着一条看似颇有弹力得脖子。
在离孟久不到一小臂的距离处,那头突然裂成八半,像个章鱼一样的想要将孟久的头整个包住。孟久想都没想,便挥起棍子一棒将那头打飞,同时用棍子一指一副悠载神情的杜亦羽大叫道:“喂,我说陈小铃,你不是说要杀他吗?干吗总是找我的麻烦?!”
杜亦羽笑道:“谁让你比较弱,柿子不都是拣软的捏吗。”
孟久嘿嘿一声道:“我虽然法术比你差很多,但打架可是谁也不怕!有本事再来!”说着向那怪人挑衅是的勾了勾手指。
那怪人的头被打得撞在墙上,立时用那八个肉瓣吸附在上面,同时另外那只正常得手又向孟久伸来。但这次那手得动作颇为缓慢,好像在试探一样一点点得变长。孟久第一次知道有时候,慢比快要更令人不知该如何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