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活尸2
章节列表
第八章 活尸2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终于,整容室里再次安静下来,但这次却多了孟久。那三个人一出去,孟久便似乎变了一个人是的,露出一种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样子。
杜亦羽看着孟久的那样忍不住问道:“怎么不再是刚才那股道貌岸然的样子了?”
孟久笑道:“你不懂,刚才那叫职业形象。”
“哦?那现在呢?”
“现在这叫回归自然。”
杜亦羽忍不住笑了出来道:“你这么敬业又会享受生活的人我倒是第一次见到。”
孟久得意的笑了两声道:“你准备先干什么?”
杜亦羽道:“当然是先做尸检了。”说完就近转身,打开张锦身上的白布,熟练的做着简单的诊断。站在陈小铃床头的孟久好奇的看着杜亦羽的一举一动,法医这行业还真是不简单。他追问道:“尸检完了呢?”
杜亦羽这次连头都没抬道:“当然是写报告!”
“哦?怎么写?心急梗塞?”
“这要看尸检的结果了。”
孟久眼珠子一转,突然压低语调,装出一种神秘的样子道:“王师傅跟你说了这女尸闹鬼的事情了吗?”
杜亦羽头也不回道:“说了。”
孟久道:“你不怕?”
“不是有你的铜符吗?”
孟久一愣,笑道:“法医也相信这些?”
“法医也会看鬼故事的。”
孟久看着杜亦羽的背影,道:“你想听听这张锦死因的非科学解释吗??”他不等杜亦羽回答便接道:“我那铜符只能镇住这女尸6个小时。而他们偏偏自作聪明,要给女尸化妆入葬。但死人睁眼,丧师收手。幸好有铜符镇尸,这女尸才没有变做可以自由活动的活尸。但铜符可以镇尸,却无法镇魂,依我看,那个化妆师,恐怕是被陈小铃制造出来的幻想吓死的。”
杜亦羽好像是完成了对张锦的检查,突然转过身,指了指一旁的工具台上那一只苍白的断手道:“幻想吗?那这掉在张锦身边的断手又如何解释?”
孟久看着那被杜亦羽抛起来又接住的断手倒吸一口气,自己明明用铜符镇住尸体,为何这手还能动?
杜亦羽走到陈小铃身侧,将那断手放到陈小铃的断腕处道:“这伤口奇怪的很,就好像是这手自己从腕上挣脱下来是的。你能解释吗?”
孟久看着杜亦羽一脸不在乎的神情摆弄着那只断手,继续苦笑道:“这些鬼怪做的事情,很难有合理的解释的。”
杜亦羽似乎承认了孟久的说法,又道:“那么我想问你,死人睁眼,丧师收手是什么意思?”
孟久道:“这是画尸人一行自古传下的规矩。对于我们画尸人来说,为死人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更可以起到抚慰亡魂的作用。而有些怨气重的死者,他们的尸身上留有很深的怨气,而这些怨气则与其魂魄遥相呼应。丧师的化妆整容对那些亡魂来说是一种冒犯!更是一种侮辱!因此,那些没有任何力量的普通丧师非但无法借助整容化妆来抚慰亡魂,更有可能起到反作用,激起尸身上的怨气。残留着怨气的尸身便会因怨气上升而睁开眼睛。尸身怨气上升到一定阶段,那些怨气难消但却盲目游走于虚无的黑暗中的亡魂便有可能被惊醒,并激起隐藏在灵魂中的怨气。
佛道讲究的是天堂地狱,而我们这一派讲究的却是虚无空间。人死后,其魂魄会进入一个虚无空间,也就是二次元世界。它们在那里等待着轮回。过去说是轮回,而我说呢,其实就是遵守物质守恒原理,灵魂转化为组成物质的最小单位,再通过复杂到我们无法想象的变化,重新组合。 人在世时所做过的一切事情都会对灵魂产生影响。所以,这些都是影响重新组合的因素。也就是佛家说的为下辈子积德修福。
那个虚无空间和我们人类所生活的世界平行却不相交。唯一可能有联系的,便是自己的尸身。所以,如果由于某种原因使带有怨气的亡魂察觉到自己尸身的位置,比如化妆整容。便有可能出现亡魂寄宿身体引起尸变的后果。这种尸变我们叫做活尸。尸体腐烂后,有的亡魂会重新回到虚无空间,有的则会继续留在阳世。所以,这样的尸身是不能进行遗体化妆的,并且火化的越快越好!有时候,即使魂魄已经被超度,但尸体上留下的怨气却不会因魂魄的净化而消失。在过去的土葬中,这些尸体上的怨气在尸体腐烂前因某种原因突然上升,这种因尸怨而产生的尸变就是僵尸。
还有的尸体上面虽然没有怨气,但整装化容的时候意外惊醒了亡魂。大多数亡魂都不去理会。但也有些亡魂有的就会因为想要回来看看家人而趁机逃出虚无空间。有的会因为留恋亲人而多年不去。也有的亡魂一时兴起,想要回来玩玩,吓唬吓唬人。运气差的,被法师收了的,可以说是自作自受。还有的亡魂回来后,被各种因素困在阳世,无法去转世轮回,在时间的流逝中感到莫大的寂寞和痛苦。有的本身并无怨气,但在回到阳世的时候因为得知了一些隐情或者看到一些事情而生出怨气,害了自己。
当然并不是所有枉死的亡魂都不能举行殡葬仪式,因为在刚死期间,亡魂还没有什么力量,即使化妆整容,也不能让它们顺利变为活尸或者回到这个空间。最多就是些小打小闹的尸动罢了。比如动动手,抖抖脚之类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民间讲究枉死之尸,一定要在头7之前火化。而过了头七如果还没有出事,那么一般的亡魂都会渐渐忘掉对这个世界的执念,最后进入轮回。
还有些比较凶死的,或者执念过深的亡魂,它们不肯安心于那个虚无空间,无需激起它们尸身上的怨气,它们就会凭着自己心中对仇恨、亲情以及未了的心愿的执念而回到阳世。” 孟久不停的说着自己最熟悉的内容,边在四壁上用朱砂画着各种符咒,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当然,这些都是我研究出来的解释,至于死人睁眼,我师傅说,那是因为画尸的人能力不够,镇不住尸魂。反正,各有各的解释,各有各的办法。不管是什么办法,有真本事就成。”孟久接着又说了一些道家,佛家对僵尸,鬼魂的解释,最后连天主教都说出来了。不管他说什么,脑子里却一直琢磨着该如何探探这个法医的底,他总觉得这个法医不是一般人。所以,虽然他自己都没有把握能够收服陈小铃,虽然他也不想让外人,尤其是警务人员看到诈尸这种不被现代人所接受的事情,但却愿意和杜亦羽共同留在这里。
“我好可怜啊~~~好可怜啊~~~谁要烧我?”谁知孟久语声方落,便有一个哭泣着的女声飘然而入,而那哭泣的声音却突然化为厉声尖叫,深深刺入耳膜。孟久一震,他一直认为有铜符在不应该有事情,所以丝毫没有任何准备,被这突如其来的鬼泣吓得大退一步。却发现陈小铃的身体依然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一旁的杜亦羽却一脸泰然,丝毫不以为意。
孟久吃惊的看向杜亦羽,不知道是只有自己才听到了那声音,还是杜亦羽胆大过人…….但他却没有看到,陈小铃那只断手在声音响起的瞬间便动了起来,但一旁的杜亦羽似有意似无意的用中指弹了一下那断手的手背。而那断手便立刻像死掉一样停止的动作。
“我好渴,我的血都流干了,谁借我些血喝吧~~”那哀怨的声音再度升起,却透着一股寒气。孟久这次却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于是他快步绕过停尸台,将陈小铃身边的杜亦羽拉开。又反身扔出数张血朱砂道符贴在门上、窗户上和四壁。那声音突然嘎然而止。
杜亦羽看着那纸做的道符好像钢片一样打着转快而稳的飞到准确的位置,不禁暗叫一声好。
孟久长出一口气道:“你这人怎么回事?难道你没有听到吗?”
杜亦羽奇道:“听到什么?你……满屋子飞纸片是干什么?”
孟久看着杜亦羽一脸茫然的神情不由倒吸一口气,难道真的只有自己听到了?这陈小铃刚死没多久,怎么会有如此强的力量?
怎么办?孟久警惕的看着陈小铃的尸体,不敢再指望铜符的力量。突然,他只觉得脖子上一凉,似乎房顶有冰水滴了下来。他心里一紧,抬头向上看去,又吓出了一身冷汗。房顶上不知何时竟然爬满了冻尸。那些冻尸因为离开了冷藏环境,身上的一层薄冰开始融化,嗒嗒的往下滴。
靠,这不会是幻觉吧?!哪跑出来这么多壁虎人!孟久刚在心里暗骂一声,便立刻发现自己错了,那些原来是蜘蛛人!有一具冻尸兮兮嗦嗦的顺着一条红色的丝线吊了下来。就停在了孟久的眼前。孟久虽然对普通的尸变并不害怕,但这样怪异的尸变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害得他只能傻傻的站在那里,盯着那带着冰的面孔看!那具冻尸的面部没有任何表情,僵硬的彷佛石雕。孟久和那冻尸就这样面对面的望着,忽然,那冻尸的头部猛的向后折去,脖子处彷佛被撕裂一样露出一条缝隙。那缝隙里黑黝黝的,没有血肉也没有骨头。只见那缝隙以古怪的方式蠕动了一下,突然从里面翻出一圈白而尖的牙齿!下一刻,那冻尸从怪嘴里发出斯斯的声音,向孟久扑来!
孟久怪叫一声,狼狈的后退几步,却差点被另外一具悬吊下来的蜘蛛人咬到。虽然他怀疑这些很可能都是幻觉,但却没有胆子让那些东西咬一口试试。
他咬着牙,在好像吊死鬼一样的冻尸丛中躲来躲去。躲闪间,他偶然看到杜亦羽一脸淡然的靠在工具台上,似乎根本看不到满屋的冻尸。看来真的是幻术!但…….孟久皱了皱眉,幻术中怎会夹杂了真实?以他的经验,如果这是陈小铃制造的幻觉,那么他此刻不是看到杜亦羽和他一样忙于躲闪,就是杜亦羽被咬得身首异处!难道,是陈小铃得幻术还不成熟,所以令他看到了没有陷于幻术的杜亦羽的真实情况?
想到这里,他便准备冲到杜亦羽身边,伸手掏出一个解除幻术的血朱砂道符,准备冲过那些挡路的冻尸,将道符贴到陈小铃身上。就在他准备迎着一个张着怪嘴的冻尸跑去的时候,他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不对!如果陈小铃的幻术不完善,那他看到的应该是两个杜亦羽!一个是幻觉中的,一个是真的!而此刻,显然那个杜亦羽是真的。所以,这很可能是一种直接作用于他大脑的幻术!也就是说,幻术里的一切东西对于他的大脑来说都是真的!所以,陈小铃根本不用掩饰这是幻术,因为如果他不能解除幻境,那么他的大脑就会因接受到幻觉中的信号而做出身体受伤的反映!搞不好,他的大脑会自动停止他的心跳,比如让他以为自己中尸毒,并真的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