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活尸1
章节列表
第七章 活尸1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杜亦羽到达现场的时候,距离铜符的失效还有45分钟。刑警队刚刚要勘查现场,他拉过刑警队长周万,以死因蹊跷,可能留有未知剧毒物质为由将刑警都暂时哄回警局,只留下一些警力边在外面做戒严工作,边等着杜亦羽尸检结束后看是否需要将张锦的尸体拉回警局做进一步监察。整容室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只剩下他、和张锦、陈小铃两具尸体。
杜亦羽关好门,看着停尸台上被白布重新罩住头部的陈小铃,像是自言自语的道:“要开始验尸了。”说完,便呼的一下掀开那块白布,露出陈小铃的面容。眼睛是闭着的,大概是被给她盖面巾的警员合上的。望着陈小铃脸上的妆容,他皱了皱眉,原来化妆还没有完成了……也许事情还有转机。从王师傅的叙述中,他猜测到陈小铃的尸体之所以还是躺在这里,应该是那铜符起了作用。想到这里,他将尸体袋的拉链又拉开一些,便看到了那个铜符。他打量了几眼,正要拿在手中仔细看看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喝止:“住手!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
杜亦羽皱了皱眉,怎么每次都有人捣乱?抬起头,便看到一个白衣飘然的年青人当先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上次那个讨厌的陈化鸣,再后面,是闪闪缩缩的马馆长和王师傅。而那一声喝止便是这个白衣人发出的。
“你是?”杜亦羽收回了手,并打量着那个白衣人,如果他猜得没错,这个人应该就是王师傅口中的大师。只是他没想到孟久是这样一个年轻,并有几分英俊的人。这个孟久确实是有些本事的,而且,看起来应该很精明。王师傅讲述故事时,曾经情绪激动的说过,‘那个孟大师性格有些别扭’还叨叨唠唠说了大堆诸如趁机捞钱、半截撒手等埋怨话。但此刻一见,杜亦羽觉得王师傅的评价也许是有的,性格别扭可能也是真的,但这个孟久并不是坏人。
“孟久”那人答道,同时也在打量着杜亦羽。这是法医吗?可为什么一没穿警服,二没穿白大褂?他的神情看似随意,但却令人不敢随意冒犯;他的双眼看似温和,但却冷漠;他的个性看似随和,但却隐藏着凌厉。更要命的,是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要命的吸引力,令人不自觉的对他放松警惕。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你又来干什么?!”一旁的陈化鸣不耐烦的叫道。过去的这四个小时,实在是太混乱了。先是为6个小时的葬礼忙的焦头烂额,然后又是死了一个人。之后又是去和那个孟久谈判,希望他能协助完成葬礼。当孟久吃惊的听到他们竟然试图利用那6个小时完成葬礼,又死了一个人的时候,再也忍不住了,痛痛快快的将马馆长和陈化鸣大骂一顿。陈化鸣脾气虽然暴躁,但该忍耐的时候却比谁都能忍。不然他也不会有如今的成就。所以,最后他还是把孟久给请了出来。
杜亦羽看向陈化鸣道:“我是法医,这里死了人,当然要来做尸检!”
陈化鸣一指旁边停放张锦尸体的停尸台道:“你应该调查的是那个死去的人,而不是我女儿的尸体!”
杜亦羽微微一笑道:“两次死人,你女儿的尸体都在现场,我们不能不慎重。”
陈化鸣冷笑道:“难道你认为死人还会杀人?”
杜亦羽摇头道:“也许是有人借死尸杀人呢?”
陈化鸣一愣道:“什么意思?”
杜亦羽沉吟道:“比如,在要化妆的死尸身上涂毒?”
陈化鸣哈哈一笑道:“胡说八道!”
王、马二人被陈化鸣响亮的语声吓了一跳,生怕惊动了那个陈小铃。但幸好,她依然安静的躺在那里。但两个人是说什么也不敢从孟久身后出来。
而那杜亦羽似乎不会生气是的,依然笑着道:“不管是怎样,我在进行司法检查。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和哪个领导有关系,令外面那些警员放你们进来,但陈小铃的尸检却是势在必行。”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决。
陈化鸣脸色有些难看,他确实是利用关系拿了局长的条子带着这些人进来的。但因为连死两人,局长也颇有些压力,因此特意嘱咐了他不要干扰警员办案。他寒着脸恨声道:“好,你可以检查,但如果什么都查不出来,我会要你好看的!”说完便要负气离开,但走到门口,却又停了下来。他已经被女儿的事情折腾惨了。女儿吸毒、连续两起奇怪死亡已经对他得名誉造成很大得影响,如果再让外界知道他得女儿变成了僵尸,那他干脆直接上吊算了!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忘记问问王师傅对这个法医说了多少,但一个医务工作者应该是不信这些东西的。所以,必须及早切断隐患,决不能让这个法医发现她女儿的秘密!想到这里,他恨恨的看了一眼王师傅,这个老头真是多事!趁他和马馆长去找孟久的工夫,把这个麻烦的法医给招惹来干什么?!正当他要回身再和杜亦羽理论的时候,孟久却突然挡在了他的身前:“称总,你们就听这位杜法医的,先出去吧。我留下来帮忙就好了。”看到陈化鸣一脸不放心的神情他又加了一句:“放心,我知道你担心什么。”
正在为难的陈化鸣听得孟久这样说才放下心来,能把这烫手的热山药抛出去,他可是求之不得。却听杜亦羽道:“全都出去,一个都不要留下。”
“你!”陈化鸣忍不住发怒道:“真是不知好歹!”
孟久挡住想要冲过去的陈化鸣道:“杜法医,那个铜符是我放的,你不想知道更多的事情吗?”
杜亦羽靠在张锦的停尸台上道:“我对那个铜符没有兴趣,你可以拿走,也可以留下。”
孟久却笑道:“好的,我留下。”
杜亦羽点了点头,做了个请便的手势。孟久回身道:“你们先出去吧。”
杜亦羽皱了皱眉道:“你呢?”
孟久一脸想当然的神色道:“我当然是留下啦。”看到杜亦羽皱起眉,他又道:“你刚才说的,可以留下。”
“我说的是铜符。”
“我认为你说的是我。”孟久的狡辩使心事重重的陈化鸣也不由得露出笑容。
孟久抱胸站在门口,挑衅般的看向那个男子。杜亦羽看着孟久良久,终于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道:“随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