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画尸人3
章节列表
第六章 画尸人3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马馆长所说的研究生叫张锦,是一个很活泼健谈的男孩子。王师傅一听他也姓张,便有一种十分不吉利的感觉。在带着张锦往化妆室去的路上,他数次想要把真像告诉张锦。但……最后他还是没有说出来。他没有跟着张锦走进化妆室,当门在张锦身后关上的时候,那砰的响声在王师傅听来是那样的刺耳!他哆哆嗦嗦的点燃一根烟,心里不停的默念着所有知道的祈祷词:“佛祖保佑…….上帝保佑…….观世音菩萨显灵…….孩子啊,你可不要怪我啊,我实在是害怕啊!希望你顺利出来…….”。
化妆室里只有一具尸体。奇怪的是尸体并没有盖在白布下,而是依然放在尸体袋内,只有脸部用一块白布盖住。马馆长交待了,由于家属的宗教信仰问题,特意提出女儿的身体不能让化妆师看到。所以,只画面部,身上不用他管,更不要拉开尸体袋。虽然这个家属的信仰有些奇怪,但他也不是恋尸狂,对女尸的身体更没有兴趣,自然不会胡乱去翻看。学殡仪的人就是要尊重死者,安抚生者。
他掀开女尸面上的白布,观察了一下死者的面容,惊奇的发现,这个死尸的尸斑异常的少。但这可能是因为死后不久便被冷冻起来了吧。他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如何让这个面容干瘪,脸色苍白的女尸变得好看一些。本来是要先清洗一下的,但马馆长说要快,清洗便省了吧。他先是打了一层纷底,眼带和鼻梁处特意打的厚重一些。然后用眉笔简单的勾画了一下眉形。挑了一只樱桃红的口红为死者勾勒出了一张好像在微笑的红唇。都弄完,他退后两步,觉得好像面容太过僵硬了,便准备在眼影上下些工夫。
他摸着下巴,歪着头,微微弯腰去观察整个脸形,然后将目光定在一对眼睑上。“粉红色吧,”他轻声道:“一定适合你。”
他话音方落,突然便听到一个细弱的女子声音说道:“谢谢你,不过我想要绿色的。”
张锦浑身一震,吓得将手里的眼影盒掉在地上。然后,他便惊恐的发现那个女尸睁开了双眼!那女尸虽然依然平躺在那里,但双眼却斜斜的看向张锦,看起来更是诡异!张锦脑子里冒出一个字“跑!”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是僵尸?还是鬼?但不管是什么,都要跑!
他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快速跑到门边,却发现门怎样也拉不开!这时,他突然感到有一只手拍了拍他的后背,他惊恐的转过身,便看到一只断手漂浮在他身后。然后,那女尸突然发出尖利的笑声,并大叫着:“死尸睁眼,丧师收手!”张锦并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只觉得心脏在不停的收缩,想叫却叫不出来!他紧盯着那具女尸,一刻也不敢放松,生怕它不知何时坐起来。但,不知为何那女尸却只是躺在那里狂笑,笑得张锦浑身的肌肉都快扭到一起了!然后,那只断手偷偷摸上了他的脖颈,冰冷的小手,指甲还涂着红色珠光甲油,看上去是那样的小巧玲珑,然而,却是致命的…….
杜亦羽看着对面一脸死灰之色的王师傅,冷冷道:“出什么事了?”
王师傅听出杜亦羽语气里的冷漠,知道上次得罪了这个人。但他既然告诉自己出事来找他,想必他也不至于不管。虽然他只是个法医,但王师傅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得病急乱投医。更何况他总觉得这个杜亦羽身上有种特殊的气质,令他相信这个男人一定可以解决他们的难题。
王师傅咳嗽了一声,才喃喃道:“那个陈小铃的尸体……”说到这里,忍不住偷眼瞅了一下杜亦羽,他不知道上次杜亦羽是否相信了他的话,更不知道法医是否也曾经偶尔遇到过那些奇怪的事情。也许,这些法医也有他们自己的办法对付那些异常的尸体?既然已经来了,好歹也要试试:“那陈小铃的尸体真的变成僵尸了!……”他埋着头,一口气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却隐瞒了陈化鸣巨额的报酬。才注意到杜亦羽一只没有说话。他心虚的抬眼看向对面的年轻人,才发现对方脸上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怀疑、不屑、鄙视与嘲笑的神情。他松了口气又继续道:“本来,我是主张马上烧尸的,但马馆长说既然那铜符能镇住尸体6个小时,不如趁这6个小时化妆整容,追悼会,再烧尸。虽然仓促了些,但却可以两全齐美。”
对面的杜亦羽听到这里终于说话了:“你们真的这样做了?”
王师傅脸上露出一丝的恐惧之色道:“是的,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实在不敢,于是馆长便从外面请来一个化妆师……”他擦了擦汗继续道:“我们把那铜符放到尸体包里,嘱咐那个化妆师只化脸,谁知道,还是出了意外……”王师傅说到这里,已经将头低得不能再低了。他本以为杜亦羽会非常的愤怒,谁知对面却依然传来杜亦羽平静的语声道:“那个化妆师也死了?心急梗塞?”
王师傅不由得抬头看向杜亦羽,他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何没有生气,难道是因为他是法医,见过太多的死人,把生死看透了?还是他天生的冷漠呢?看当他看到杜亦羽的眼神时,心里一惊,这眼神,他曾经见过,但那是一个争战了多年,见过无数同伴的死亡,无数无可奈何,又极之睿智的将军。面前的这个男人不是不会生气,而是太过深沉、冷静,他一定经历过很多非常的事情!正想着,杜亦羽又问了一遍,王师傅才连忙点头道:“是死了。但是我们还没敢报警…….”
杜亦羽看了一眼王师傅,道:“那陈小铃的尸体呢?”
王师傅结结巴巴道:“还,还在化妆室里,我们谁也没敢进去,只是把门锁上了。”
杜亦羽皱眉道:“那是谁发现的异常?”
王师傅面露羞愧道:“是我……我本来是想进去催催进度的,可发现门不知为何打不开。当时,我心里就隐约觉得可能出事了。便又晃了两下门,谁知第三下的时候,那门却突然就打开了!门一开,我就看到那个化妆师倒在门前地上,而陈小铃的尸体,虽然还是躺在停尸台上,眼睛却已经睁开了!”说着,不禁又打了个冷战,可见当时的情景有多恐怖。
“那铜符呢?”
王师傅一愣,想了想道:“应该还在,因为尸体包好像没有拉开。”
“好像?”
“我当时太害怕了,也没太注意。”
杜亦羽听后,略微沉思一会道:“人死了,你们不报警是不成的。这样,你现在就去警局报警。我会以法医的身份过去。”
王师傅诧异道:“可,如果警察看到那陈小铃……”
杜亦羽一笑道:“这你放心,那些活尸都不傻,知道警察不是好惹的。”
活尸?王师傅心中一动,他记得孟大师也曾经说过活尸两个字。而他们却都是以僵尸来称呼陈小铃的尸变。这念头只是在他心里动了一动,便被认为只是语言的运用问题,没有再想下去。对于这件事,王师傅已经什么主意都没有了,杜亦羽说完,他便连连答应着。临走还是忍不住问道:“你….真的相信我的话?”
杜亦羽微微一笑道:“我不是说过了,这世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