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画尸人2
章节列表
第五章画尸人2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孟久来的那天,马馆长没敢通知陈化鸣。在他的感觉里,这画尸人就是小说和电影里的茅山道士。天知道那个孟久会怎么折腾陈小铃的尸体?万一像电影里制服僵尸那样又是贴符,又是桃木剑乱拍的,那陈化鸣恐怕会受不了!而孟久的到访对于全馆来说都是个秘密。按事先商量好的,孟久和3个助手尽量在穿着和携带的物品上不引人注意。
  马馆长和孟久寒暄了一番,便同王师傅一起来到冷藏室。自打陈小铃从抽屉里坐起来那天开始,王师傅便尽量将新的尸体都存放在美容室的临时冷藏柜里。别说单独来冷藏室,就算两三个人一起来,也让王师傅觉得害怕。为了怕别人勿开陈小铃所在的抽屉式冷藏柜,他特意将开柜的统一密码给改了。幸好,那躺在抽屉里的尸体一直很安静。
  王师傅打开密码锁,立刻从梯子上爬下来。然后对孟久道:“孟大师,需要把尸体搬出来吗?”
  孟久道:“当然,但稍等一下。”说完,他便指挥着三个助手在停尸台四周贴满了符咒,然后拉过一张空着的工具台,在停尸台头部位置点燃一个香炉。看着孟久他们紧张的忙碌着,王师傅突然问道:“我在您那里看到一本书,说鬼魂是脑电波,真的是这样吗?”
  孟久皱眉看了一眼王师傅道:“对鬼魂的解释有很多,但没有定论。就好像法术,我虽然会用,但却也不知道如何去解释。人类不能解释的东西太多了,也许将来科学再发达一些,便能够解释的出来了。”
  王师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虽然孟久没有给他明确的答案,但他对孟久却更加信服起来。
  三个助手准备完毕,分别站在停尸台的另外三侧,手里拿着不同的法器。而孟久自己也站到了香炉之前才道:“可以了。”
  王师傅看着这阵势也不由得凝重起来,吸了一口气,看向马馆长。见马馆长点了点头,他这才启动一旁的控制器。仪器的轰鸣声在这寂静的冷藏室内蓦然想起,令王师傅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他用袖子抹了抹脑门上的汗,又看了一眼马馆长,这才发现马得天的脸色也难看的很。他苦笑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才操控着一个安装在房顶上的,好像起吊机一样的机械手臂拉开陈小铃所在的抽屉。
  抽屉被拉开的瞬间,他和马馆长都不禁屏住呼吸,心跳又砰砰的响了起来。过了一会,见没有什么动静,王师傅偷偷的瞥了孟久一眼,只见他闭目垂眉,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心里的恐惧似乎减轻了一些。这才继续操控仪器手伸进抽屉,夹住陈小铃的胸部和臀部,连着那青灰色的尸体袋一起夹了起来。那尸体袋刚刚移到冷藏室中间的停尸台上空,王师傅好像看到尸体袋里动了一下,他心里一惊,手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松开了大拇指下的按钮。只听马馆长低呼一声,那装着陈小铃尸体的袋子从1米高处直接摔了下来,砰的一声掉在停尸台上!!
  在那一瞬间,所有人的呼吸声都消失了,就连孟久也睁开了双眼,王师傅更是脸色煞白。过了不知多久,几个粗重的喘气声响起,孟久也轻嘘了一口气,略带责备的语气道:“太不小心了!”然后,他先是对香炉拜了拜,嘴里也不知念了些什么。几个助手跳着奇怪的舞步又将十几张符贴在了袋外,孟久这才走到那尸体袋前,伸手拉开了拉链。
  一旁的王师傅和马馆长心里虽然紧张得像打鼓一样,但还是止不住好奇,目不转睛的盯着孟久的一举一动。随着拉链拉开,陈小铃那睁着双眼的面容便露了出来。孟久也不由得吸了一口气,连忙又掏出一道符贴在陈小铃的头顶。那符和其它的符都不一样,也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做成,反正不是纸。而字的颜色并不像其它符好像是红墨水的颜色,而是呈现一种暗红,并且凹凸有质。他心里清楚的很,刚才的做作都是演给人看的,都是为了糊弄事主的手段。只有这张用自己的血和着朱砂,又在阳光下晒了七七四十九日的血朱砂道符才是真家伙。
  早在听了王师傅的叙述后,他便怀疑这次可能是真的遇到事了,所以他开了一个颇大的数目。没想到对方一口便答应下来了。他心里更是明白,这次的事情,恐怕要费点劲了,八成还得把脑袋栓在裤腰带上干活。
  那道符一贴上,陈小铃的眼睛立刻便闭上了。王师傅激动的差点叫出来,大师果然是大师!马馆长也松了口气,刚想恭维这个孟大师几句,却被一阵尖锐而突然的笑声惊得呆在当地。随着笑声突起,那陈小铃的眼睛猛然的睁开,上身忽的坐起。那三名助手也跟着王师傅和马馆长两人惊叫出声!孟久连忙又掏出几张血符,贴在陈小铃的头部,但这次,却什么用也没有!那陈小铃阴笑着转动僵硬的头部看向孟久。孟久看着那还带着冰茬的女尸深吸一口气,那陈小铃面部表情突然变得狰狞起来,同时尖叫道:“你弄得我头好疼!好疼啊!”那叫声穿透耳膜,直刺到心中。孟久倒退一步,马馆长普通一声摊坐在地上,王师傅由于靠在控制器上才勉强站住。而三个助手竟有两个吓得尿了裤子。
  孟久突然觉得脚脖子一紧,他低头一看,只见一只惨白的断手正抓着他的脚要往身上爬。孟久倒吸一口凉气,不管面前那个不断尖笑的女尸,一咬牙,掏出小刀划破眉心先是拿出一个铜符贴在自己的眉心,低声念着听不懂的咒语。然后,又用手指沾了血在那铜符上写了几笔后,大喝一声,将那铜符按在女尸胸前。那陈小铃啊了一声,便砰的倒回停尸台上,双眼再度闭上。孟久喘着粗气,也顾不得脸上的血迹,连忙把已经爬到大腿根的断手扯下,塞入陈小铃的尸体袋中。一脸阴沉的看向马馆长道:“这女尸怎么死的?”
  惊魂未定的马馆长结结巴巴的把陈小铃的死因说了一遍,孟久又问了陈小铃的生辰八字和死亡时间后,冷哼一声道:“这女子死于非命,又心有不甘。再加上生辰八字和死亡时间全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又是女子,可谓全阴之人。这全阴之人的怨气绝不是普通鬼怪可比。这活尸不能再耽搁了!马上烧!”
  马馆长被孟久的神情吓呆了,他没想到那样一个面相温文尔雅的人生起气来却是如此可怕:“可,可”
  “可什么!”孟久厉声道:“告诉你,我那铜符也只能镇住她6个小时。过了6个小时后会发生什么,谁也不敢保证!”说完便指挥惊魂未定的助手收拾东西。
  马馆长一看孟久要走,又是着急又是心惊,连忙道:“大师,您再想想办法吧?!”
  那孟久只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办法就一个,赶紧烧!”他见助手将法器和香炉都收好又道:“对了,别忘了把镇尸的钱汇给我!还有,尸体烧了,明天我来取铜符!如果铜符丢了,就照着100万陪吧!”说完,他似乎一刻也不想再留在这里,也不管马馆长再说什么,只是带着三名助手快速的离开了。
  两人站在大门口面面相觑良久,马馆长突然一拍手道:“6个小时!”
  王师傅吓了一跳,随口问道:“什么?”
  此时,只见马馆长眼光闪烁道:“那铜镜可以镇住那僵尸6个小时!我们可以在这时间内完成入葬!”
  王师傅深吸一口气,慌张的摆手道:“馆长,我,我…….”
  马馆长见王师傅慌张的样子笑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去化妆的。我带着几个殡仪专业的研究生,其中有一个倒是有些化妆的手艺。”
  王师傅吃惊的看向马馆长,那一瞬间,他觉得这个男人太过惟利是图,简直有些视人命为儿戏。但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他不敢站出来替代那个研究生去给陈小铃化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