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画尸人1
章节列表
第四章 画尸人1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送走陈化鸣,马馆长便将王师傅请到了办公室,亲自为他倒了杯水道:“王师傅啊,上次你说我还不信,今天可是大开眼界了!你不知道,称总刚把拉链拉开,那陈小铃的尸体便忽的坐了起来,还嘎嘎嘎嘎的笑!笑了两声,也不知为什么,又砰的躺了下去,真是吓死人了!”坐回到转椅中又道:“不过,称总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就那情况下还不忘把那抽屉关上!”
王师傅把水杯放下,只是跟着附和着,心里却打定主意,无论馆长说什么,他都坚决不给那个陈小铃化妆入葬!
果然,马馆长话锋一转道:“王师傅,您是馆里的老师傅,碰到这种事我也只能和你商量了。您看…….”
王师傅苦笑道:“马馆长啊,这事您可别找我了,我一家老小都指望着我呢,我要出了事,全家都得上吊啊。”
马馆长却依然笑道:“这我知道,不过您要是帮了我,我每月给您涨200块工资,还负责给您夫人安排个工作,您看怎么样?”
王师傅一愣,这诱惑对他来说实在太大了,他犹豫着,马馆长又将四万块放到了他面前的桌子上道:“听说孩子考上大学了?这四万,您先交学费吧。”
王师傅连忙站起来:“这,您太客气了!好吧,我琢磨琢磨!”
从马馆长办公室出来,王师傅摸着兜里沉甸甸的钱只觉得脚步都轻了。但一想到自己应承下来的事,高兴劲就一下都没了!他心里其实想的,是去找那所谓的画尸人来给陈小铃送葬,但怎么找?刚才一时头脑发热,糊里糊涂的答应下来,现在可好,要是找不到画尸人,难道真的自己来做?他越想越是着急,晚饭更是吃得食不知味。一旁的儿子王笑笑正和同学打电话,王师傅有意无意的听儿子提到了上网查资料什么的,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等儿子挂了电话,他便把儿子拽到网吧。
王笑笑坐到电脑前,打开一个ie输入google的地址道:“好了,您要查什么?”
王师傅道:“画尸人”
“什么?”王笑笑看向一旁的父亲,恐怖小说?
王师傅道:“你先查查,看能查出什么。”
王笑笑耸了耸肩,依言打入了画尸人三个字。搜查的结果五花八门,但大多都是断章取义,没有任何用处。一直翻了9页,王笑笑已经开始不耐烦了,便把坐位让给父亲道:“您就这样一页页的看吧,看哪个链接有兴趣就点开看,我去旁边的书店看看,有事叫我。”
王师傅心道这样也好,省得待会不知如何跟儿子解释。不过,他的电脑水平实在是有限,又不习惯从电脑上看字,折腾了近1个小时也没什么结果。儿子大概在书店的角落里看上免费书了,他有些失望,揉揉酸疼的眼睛想要离开了。突然,他视线被一条链接吸引住:
久天私人殡葬服务公司
本人提供遗体化妆整容,告别仪式筹备、墓地安葬护送、碑字撰写等服务……. ‘画尸画皮 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世代相传之精髓……
王师傅看着画尸人那三个字,只觉得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连忙点开那个链接。打开的是一个个人主页,主页的名字便叫做画尸人。页面下有‘服务介绍与收费标准’‘画尸人简介’‘奇闻收录’‘入葬传统’‘联系方式’五个栏目。王师傅一口气看完,不禁捋了一把脸颊,长出一口气靠坐在椅背上。这正是他要找的!画尸人!这下有救了!
按照网站上的联系方法,王师傅找到了那个所谓的画尸人-孟久。孟久在市中心一座高级写字楼里租了一间办公室,顾了6个年青人做助手。一进办公室,迎面就是一个金子牌匾,上书‘画尸人’三字。下面是一幅气势磅礴的水墨山水画,看题词应该是昆仑山。再往里走是一道走廊,两旁都挂着一些追悼会的照片,仔细一看,里面颇有一些知名人士。走廊尽头便是办公室,迎面是一座供台,上面供的不知是谁的画像。办公室四壁都挂满了警旗,进门左侧就是接待台,一个20来岁的男性工作人员在微笑着听完王师傅的来意后,便将他领到办公室右侧的接待室,里面沙发、茶水什么都有。王师傅越看心里便对这个孟久越是佩服,不由得产生了一种信任感,恨不得马上便将他请到殡仪馆去!
他坐在沙发上,随便拿起一本名为《灵魂的研究》一书翻看。
现代科学已经提出一种假设:亡魂是人脑残存下来的脑电波。怨气是因强烈的精神磁场留在尸体上以及亡魂中的生物电。当亡魂的波长和活人大脑中的电波吻合,活人便能看到鬼,并能产生亡魂制造的各种幻象。但通常亡魂和人处在不同的空间,虽然也有偶然穿越的情况,但大多数亡魂回到我们的空间需要引导,比如亲人因思念发出的脑电波。而怨气也是一种有效的指路灯。当残存在尸体上的精神磁场以及生物电捕捉到了最适合的脑电波(死者本身的当然最适合),便会出现起尸的现象…….
王师傅只觉得心里荡起一阵兴奋之情,这卷首语便令他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令他对鬼魂的害怕奇迹般的减轻了一些。
还没来得及细看,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走了进来。那男人身穿白色长袍,面容英俊儒雅,脸上充满自信的神情。王师傅不觉的站了起来,那男人快走两步对王师傅伸出了手道:“鄙人孟久,您就是王意盟先生?”
王师傅连忙边答应着边和孟久握了手,脑子里不觉得冒出了一个词:仙风道骨。
两人坐下后,孟久咳嗽了一声道:“王先生的事情,小赵已经和我说了。您能详细的和我再讲一遍吗?”
王师傅点了点头,便将张勤的死,他的猜测,以及后来在冷藏室里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待王师傅说完,那孟久似乎有些气愤道:“死尸睁眼,丧师收手。这是老祖宗留给我们丧葬一行的教义,决不可随意打破。那个张勤太胆大妄为了!”
王师傅在一旁不住的点头,那孟久又道:“事已至此,却不知我能为您做些什么?”
王师傅忙道:“我们殡仪馆,想请孟大师来给那个尸体化妆入葬。”
孟久哦了一声道:“还要化妆啊?……王师傅,您知道什么是画尸人吗?”
王师傅道:“知道,知道,刚入殡仪馆的时候,我师傅曾经和我说过。”
孟久点了点头道:“那么,你们馆长是否明白我这次去是做什么?”
王师傅一愣道:“这……有关系吗?”
孟久微微一笑道:“当然有关系了!我这里是正规的殡葬公司,不是封建迷信。鬼魂之说,信则有,不信则无。那女尸虽因尸妆而呈现异常,但只要及时烧掉便不会有更多的麻烦。我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王师傅道:“这,我还没和馆长打招呼,因为我实在是没有想到现在还有画尸人。不过,我们馆长也看到那尸变了,我想他没有理由不相信。”
孟久道:“那就好,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请您先和馆长打个招呼。顺便将合同样本以及收费标准带给馆长。如果没有异议,选个日子,我就带着东西和助手过去。先安抚了那个女尸,再商量追悼会以及入葬细节。”
王师傅答应着,从孟久手里接过一堆文件。先前那个接待员小赵又进来给王师傅解释了一下各个条款,把王师傅听得一愣一愣的,只觉的云山雾罩,听到最后还是稀里糊涂的。只是听懂了收费标准,实在是高得吓人。
王师傅拿着那堆文件,照本宣科的给马馆长讲了一遍。然后把从孟久那里拿到的画尸人简介给马得天看了一遍,又把他从师傅那里听来的一些传说讲了讲,最后又将从小赵那里听来的关于孟久的事迹一个不拉的说了一遍,说得马得天背上一阵阵冒凉气,稀里糊涂的便同意了让孟久来画尸。至于费用,反正都是陈化鸣买单,只要能把那女尸平平安安的入葬,再贵也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