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死人睁眼3
章节列表
第三章 死人睁眼3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勤死后第5天,马得天将一个颇为英俊的年青人介绍给王师傅:“杜亦羽法医,市局派来调查这次事情的。”说完又向杜亦羽道:“杜法医你有什么需要,就跟王师傅说好了。”
杜亦羽点了点头,看向王师傅,微微一笑道:“王师傅,我想去看看张勤,陈小铃的尸体,能带我去吗?”
王师傅心里暗暗自叫苦,却也不好当着馆长的面说什么,只得点头说好。
两人出了办公楼,王师傅犹豫半天,还是说道:“杜法医,有几句话,我本来不该多嘴,可我不说,心里又过意不去。”
杜亦羽微微一笑道:“您说吧。”
王师傅看着杜亦羽,只觉得这个总是在笑的人和其它年青人完全不一样。但究竟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出来。王师傅不觉的咳嗽了一声才道:“那陈小铃……唉,你相信僵尸吗?”
杜亦羽挑了挑眉没有说话,他知道对方会继续说下去的。果然,王师傅长叹了一声接道:“我们这行里,有个自古口传的规矩,在给尸体化妆的时候,如果发生尸体睁眼的事情,便一定要停手。而且,那个尸体也要马上烧掉,不然就会变成僵尸…….”王师傅说道这里停了下来看向杜亦羽,却发现对方脸上并没有他预期中的嘲笑。这令他好像是受到了鼓励,于是又接着道:“具体为什么要这样,我也不知道,只是听我师傅说过。所以,我就跟馆长说尽快烧了那具尸体,可他不相信啊!而且,还要坚持给那尸体化妆!我可是不敢,但我也不能辞职,唉……”说到后来,竟然变成了唠叨诉苦。
杜亦羽看着这一脸愁容的老人,说道:“这么说,那陈小铃的尸体睁开眼睛了?”
“可不是!可吓死我了!”王师傅紧张的对杜亦羽道:“杜法医,你相信我的话?”
杜亦羽眼光一闪,微笑道:“这世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不是吗?”
“是啊!是啊!可不是嘛!以前,我也是半信半疑,可现在,我是真信了!唉,我现在一给尸体化妆就觉得害怕,这以后可怎么办啊!?”
杜亦羽见王师傅又要开始唠叨了,忙道:“王师傅,冷藏室还没到吗?”
王师傅一愣,道:“怎么,你还要去看?”
杜亦羽道:“当然了,这可是我的工作啊。”
王师傅吃惊的看了杜亦羽几眼,不知他是年青人胆子大,还是压根就不信自己的话,只得叹了口气道:“拐个弯就到了。”
冷藏室说白了就是停尸间,只是现在殡仪馆为了招揽生意,提高服务。马得天便连各个场所的名字也改了改。按他的话说,停尸间听起来冷冰冰,阴森森的,而冷藏室好歹还有些科学概念在里面,显得高级一些。但是,不管怎么改名,这里永远都有着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氛。也只有这些成天围着尸体打转的人才能在里面泰然处之。
王师傅走到冷藏室的里面,拉开中间的一个抽屉式冷藏柜,杜亦羽看到那上面写着张勤的名字。他走过去,做了几个简单的医学检查,然后目关便停在了张勤的脖子上。王师傅看着杜亦羽的目光,想起那掉落一旁的断手,不觉的后背一阵泛凉,轻声道:“他的脖子……有什么问题吗?”
杜亦羽摇了摇头,拉上尸体袋的拉链道:“没什么,陈小铃的尸体呢?”
王师傅忍不住道:“真的要看吗?”
杜亦羽一笑道:“您要是害怕,就先出去吧。我自己看,放心,不会乱动别的尸体的。”
王师傅连忙摇头道:“这话怎么说的,你是法医,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既然这样”他指了指右面偏上的一个冷藏柜道:“就是那个,第18号。那边有梯子,你如果想把尸体搬出…..你再叫我吧,这里虽然有自动设备,但却并不太好使。”说完便真的转身出去了。
杜亦羽微微一笑,搬过梯子,爬了上去。‘NO18 陈小铃’他缓缓拉开冷藏柜,露出里面的尸体袋。一阵阴冷之气自冷藏柜里飘了出来,比冷藏室内的温度还要低。杜亦羽似乎并不急于动手,只是站在那里,但嘴唇微动,似乎在默念着什么。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吵嚷声,几个人的脚步声径直向冷藏室走来。杜亦羽皱了皱眉,放下正要拉开尸体袋拉链的手,便看到马馆长首先推门进来,然后是一个不认识的中年人,最后是一脸无可奈何的王师傅。只见那个中年人一走进来,便对着杜亦羽大声道:“下来,下来,谁让你动我女儿的尸体的?!”
杜亦羽挑眉看向那个有些发福的男人,这大概就是陈小铃的父亲,那个商界的知名人物陈化鸣吧?他还没有说什么,一旁的马馆长已经陪笑道:“陈总,这是市局下来的法医。”
那陈化鸣丝毫不给马得天面子,怒道:“法医怎么了?法医更是不行!我女儿生的时候漂漂亮亮的,死了也不能由着你们乱来!”
杜亦羽看着一旁又是无奈又是苦笑连连的马馆长和王师傅一笑道:“嘘,你这么大声,不怕把死人吵醒吗?”说完,还不忘指了指身前陈小铃的尸体。
后面王师傅连忙呸了三下,哀声道:“我的杜大法医啊,在这种地方,可开不得这种玩笑啊!”
一旁的马馆长虽然不信有鬼,但他终究是坐办公室的人,此时站在这满是尸体的地方,又想起王师傅前些日子的话,也不由得有些不舒服。那陈化鸣似乎是霸道惯了,杜亦羽的话显然激怒了他,只见他三步并两步走到梯子下,又二话不说笨拙的爬了上去,指着杜亦羽的鼻子道:“你给我马上离开!!”
杜亦羽耸耸肩道:“可以,但要在我做完尸检之后。”
陈化鸣恼怒的看着一脸轻松的杜亦羽,手指竟有些哆嗦,还是马馆长又抢着说道:“杜法医,陈总已经和警局的领导谈过了,张勤的案子和陈小姐的遗体没有什么直接联系,而且,张勤的案子也准备结案了。所以,警局已经同意陈总安葬陈小姐了。”
杜亦羽看了一眼那个一脸蛮横的陈化鸣,冷冷一笑道:“既然这样,我可以不管。但……你要找谁来为你女儿整容化妆呢?他吗?”说完指向后面的王师傅。
王师傅暗自叫苦,连忙摆手道:“我最近身体不好,正想请假去看看病……”
“王师傅…….”马馆长吃了一惊,连忙想要打圆场,并劝说逼迫王师傅就范。但陈化鸣已然道:“这不用你担心,这回,我自然会请最好的化妆师来!”
马馆长一听,生怕这踪大买卖跑了连忙道:“我们这里就有全国最好的化妆师!”
陈化鸣鄙夷的看了一眼马得天道:“上次那个张勤,你不就说是最好的吗?”
马馆长连忙解释道:“那个张勤是我们馆最好的。全国最好的化妆师上次正好出差。不过您放心,这次我一定让他亲自上阵!”
马馆长一番话似乎又稳住了那个陈化鸣,一旁的王师傅也松了口气。虽然他们馆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全国最好的化妆师,不过,不管马馆长怎么去折腾,这件事应该是不会硬安在他头上了。
几个人说来说去,终于想起了一旁的杜亦羽。陈化鸣挑衅般的看向那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这令杜亦羽感到有些好笑,这个商界大亨,心眼实在小得可以!他又看了一眼在尸体包,似乎一时三刻不会有什么动静,想了想,右手悄悄在尸体头部上空画了个圈,然后转身下了梯子道:“随你们吧,不过,如果再出什么事你可以来找我。”最后一句是说给王师傅听的,说完便真的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杜亦羽走后,马馆长这才松了口气,对陈化鸣道:“陈总,我们也走吧?”
陈化鸣冷哼一声道:“既然来了,我要再看看我女儿。”
王师傅一听吓了一跳,想也没想就道:“不行!”说完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果然引来了另外两人诧异的眼光。陈化鸣先说道:“有何不行?”
王师傅一愣,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只是怕,却又不敢说。幸亏一旁马馆长及时道:“没什么不行的,王师傅你先出去吧。”
王师傅入伙大赦,赶紧转身离开。谁知他刚刚走到大厅,便听到冷藏室里传来两声惊叫。那叫声直刺他的耳鼓,令他浑身汗毛直竖。然后,他便听到冷藏室的门被撞开了,他神经反射的回过头,便看到连爬带滚的马馆长和满脸惊恐的陈化鸣从冷藏室里跑出来。马馆长和陈化鸣的恐惧传染给了他,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吓得满脑子空白,只是转身就往外跑,生怕什么东西追出来。直到跑到广场,方圆50米内没有一丝阴影,三个人才喘着粗气停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师傅问道:“马馆长,出,出什么事了?”
马馆长用手捋着胸口,脸上依然神色紧张:“炸尸了,炸尸了!” 活了四十多岁,在殡仪馆干了十多年,今天才算知道什么叫做尸变!
王师傅浑身哆嗦了一下,又道:“那,那…….”那了半天却说不出一句话。而一旁的马馆长却一下抓住了他的肩膀,道:“王师傅,那尸体,赶紧烧了!”
王师傅一愣,本想说谁敢去烧啊,但看着马得天的眼神,他咽了口吐沫道:“馆长,我,我可不……”
他话还没说完,只听一旁的陈化鸣依然喊道:“不能烧!”
陈化鸣的声音吓了两人一跳,马馆长陪笑道:“陈总,人死总是要入土为安的。”
陈化鸣固执道:“那是当然!不过,我的女儿一定要安葬得风风光光的!”
马馆长一脸苦相道:“可,刚才您也看到了。为了陈小姐早日安息,我看这繁文缛节的事情就省了吧?”
陈化鸣猛然站起,看向马馆长,咬牙切齿道:“我再加一百万,你来想办法!!”
马馆长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不是个小数目,而且…….他想着是否有划归他私人的可能性。陈化鸣看着马馆长的样子,又道:“当然,除了这一百万,一切费用我来承担。我再为你们进一套新的设备。”
陈化鸣话音方落,马馆长便一下跳起来,握住陈化鸣的手道:“一切交给我吧!”
陈化鸣点了点头,看向冷藏室所在的大楼沉重的叹了口气。临走又塞给王师傅一万多块钱道:“今天的事情,一定要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