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画尸人

画尸画皮,画魂入骨,此乃画尸人祖训。为死人整容、化妆不光是为了安慰生者,也是为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死人睁眼1
章节列表
第一章死人睁眼1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勤掀开罩在尸体上的白布,露出一张十七岁少女的面容。少女死于自杀,割腕自杀。因此她的脸色惨白中带着一种干瘪之色,令人看了颇为揪心。张勤只看了一眼,便叹了口气,好好的活着多好,有什么想不开的要自杀呢?
他拿起一块海绵,沾了些热水给冻硬的皮肤解冻,并为少女清洗一下面部。然后,他会以他精湛的化妆技术,令少女的惨白遗容变得祥和,端庄起来。
张勤在殡仪馆工作,他的职责便是为死人整容化妆。是殡仪馆里公认最累、最脏、最不为人理解的岗位。整容化妆使死者遗容端庄、祥和、尊严的呈现在家属面前,令家属哀痛之心灵得到疗抚。按张勤的说法,给活人化妆是个性化服务,而给死人化妆是维修服务;给活人化妆是门艺术,给死人化妆只是一种手艺。只要涂上厚厚的粉底,再对原有的五官加以修补,别让人看了害怕难受就成了。如果碰到死得惨的,则需要先通过缝补、粘贴、拉皮、接骨,填充,安装假器官等手段。比如缺手缺脚的,可以用一些石膏假肢穿在衣服里;脸部塌陷的,则用纱布支起坍塌的面容;嘴部裂开的,则用针缝好,用一种肉色贴纸覆盖,再加上层厚粉。只是这些手法都粗糙的很,毕竟死人是不会再在意自己的美丑的。但经过修整化妆,除非有人去捏死人的脸,扒死人的衣服,或者贴近了使劲看,一般都看不大出来。只是整容的效果以及所用的手法,要看家属出多少钱而定。钱给的多,就算脑袋缺一块都能修得上。
张勤拿起粉饼,准备将一层厚厚的粉底扑在少女脸上。谁知粉底刚刚扑上女尸的额头,少女的眼睛突然睁开了!灰白散乱的瞳孔瞬也部瞬的盯着张勤。张勤手一抖,粉饼掉在了地上。
死人睁眼!张勤狂跳的心里冒出行里尽人皆知的一句话:死人睁眼,丧师收手。这里的丧师是以前行里人对自己职业的一种戏谑的称谓。多少有些自嘲的意味在里面。按古老的规矩,一旦死人睁眼,丧师应立刻停止化妆,用手合上死者的眼帘,再闭目于胸前击掌三次。之后,立刻收拾东西离开尸体旁边,并且尽快火化尸身。否则便会出现可怕的事情。具体是什么后果则流传着许多版本。有的说死尸会复活;有的说会被冤魂缠身,死于非命;有的说会被鬼魂附身,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有的说会引起可怕的瘟疫。
怎么办?!张勤哆哆嗦嗦的将那双诡异的眼睛合上,闭目击掌三次。心里还在嘀咕,下面该怎么办?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以前不知给多少死得很惨的人化妆整容,可却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化还是不化?化吧,他心里实在有些发毛,可不化吧,他刚刚收了家属2000元的好处。最近打牌总是输钱,他实在不愿意把这2000元白白退回去。更何况,如果把家属惹毛了,将他私下收钱的事说出去,那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想到这里,他咬了咬牙,青天白日的,总不会真的闹鬼吧?!
张勤喘了三口气,令自己镇定下来。但当他重新拿起粉饼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还是有些颤抖。他不得已用另外一只手撑在停尸台上,这才能使右手粉饼上沾着的白粉不至于散落得哪里都是。
他双眼紧紧盯着少女的眼睑,紧张而犹豫的将粉饼扑在女尸的脸颊,仅仅是一下,那尸体的双眼又赫然睁开!同时,张勤只觉得手腕一紧,一个冰凉僵硬的东西握住了他!他没有低头查看,直觉的感到一定是女尸的手!那一瞬间,张勤被吓得脑子中一片空白,发疯一样的跳着向后退,同时挣扎着使劲的甩手,希望从那女尸的手里挣脱出来。但那手却死死的攥住他的手腕,用的力大了,喀喳一声,那手竟从割腕得伤痕处断了开来。与此同时,那女尸突然直挺挺的坐了起来。张勤大叫一声,由于惯性坐倒在地上。而他因为被那断手吓坏了,只是举着那只带有女尸断手的手臂,毫无意义的大叫起来,并没有意识到尸体的变化。直到那一声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笑声弥漫在整容室的空气里,张勤才停止了大叫。他像牛一样剧烈的喘气,努力抬起僵硬着脖子,便看到那女尸坐在那里,半扭着身体对着他,惨白的脸上是死鱼一样的双眼,以及那嘴角诡异的笑容。在那一瞬间,张勤只觉得心脏一下便跳到了嗓子眼,整个五脏六腑都因害怕而翻滚着。他本能的想逃走,但腿却打软站不起来,只得坐在那里狼狈的拼命往后挪,全然忘记了自己手上的那只断手。
还没挪出多远,他便撞到了一样东西上,他不敢回头去看,但心里清楚那是另外一个停尸台。他记得那上面放了一具男尸,心里一紧,想要回头看看,但双眼却一刻也不敢放松的盯着前面那不停冷笑着的女尸。好在那男尸似乎没有任何异动。他这才靠在那停尸台的边缘,努力的恢复自己因惊吓而停顿的呼吸。
就在他刚刚喘上一口气的时候,他发现那女尸的视线从他的脸上略微抬高,同时,举起那光秃秃的手腕指着他的身后,笑声更加凄厉!张勤刚刚回复的呼吸又开始急促起来,他只觉得后背一阵发毛,但却全身僵硬,无法回身去看发生了什么。然后,他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胸前蠕动,他头不敢动,只是低下眼神,于是便惊恐的发现那只断手不知何时离开了他的手腕,爬向他的胸口。几乎就在那冰冷的指尖碰触到他的脖子的时候,眼前一个影子一晃,一个面容扭曲的人头倒悬着出现在他的脸前,是那个男尸的头!头下的脖子好像蛇一样伸展盘曲着!那男尸头的嘴角本因交通意外而微微向下斜,而此刻倒过来,下斜的嘴角却形成了一种诡异的笑意。张勤的心脏再也承受不住恐惧带来的压力,只觉胸口一紧,发出了最后的一声惨叫。